1 / 1

有一天,我們都會改變ー「怪胎」

我們都會改變,就連愛情也是。

陳柏青是一名強迫症(OCD: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患者,他有著自己的一套固定生活模式,每每出門都必須穿雨衣來隔絕外在的髒空氣,所有的動作都必須完成至自己的標準。某天他在超市遇見了和他相同的女孩陳靜,一樣的OCD、一樣的潔癖。這兩個被視為「怪胎」的人,愛上彼此開始一起生活。

在名為愛情的世界裡,我們都有一些強迫症,而這些強迫往往來自自身的不成熟。

台灣的作品裡面鮮少出現如此有「當代愛情」感的作品。連明毅這次全程使用IPHONE拍攝除了顯示當代的科技和現代,也從方框裡建構出OCD的世界,規矩端正並且高標準。

四方型的畫面裡,陳柏青與陳靜出現時的場面無疑是置中且舒服的,然而在大銀幕上時,觀影者卻能感受到一種無形的壓迫,甚至感受到狹隘的焦慮。這是OCD的世界。我們在了解為什麼這兩個人是怪胎之前,必須先進入他們的世界。

這個世界裡面有強迫症的「剛剛好」,同時也就是愛情的樣子。

除了實驗型的拍攝外,顏色的飽和度和運用展現了愛情世界的色彩化、衝突化。

陳柏青是藍色的,陳靜是紅色的。《艾蜜莉的異想世界》(2001)裡也能看見如此鮮明地顏色(紅、綠、黃等)運用。顏色取代了言語的存在。回到這部作品來看,陳柏青和陳靜每日的對話幾乎一樣,然而顏色卻能表達未說出來的情感。

紅色可能是愛情,藍色可能是憂鬱。當藍色遇見紅色的時候,成了最衝突的樣子。

陳靜和陳柏青是「高級同路人」,他們都一樣,擁有OCD、無止境的要求與標準,甚至一起去看醫生。但是當他們睡前依靠在對方身旁時,卻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如果有一天我們其中一個人改變了怎麼辦?那麼改變的那個人就會再得一種OCD,他會唸著「我永遠不會變」。

於是紅色和藍色相撞了。陳柏青和陳靜的世界裡有了不協調的情感:糾結。

我愛你的時候什麼要求都做得到,不愛的時候什麼都會改變。

作品裡有許多兩個人一起努力克服OCD的挑戰,乍看之下這好像是一種療程。不過再深入一點會發現這就是愛情的樣子。兩個人做一樣的事情、看著對方跟自己一樣搞笑、害怕,時間久了就也習慣了這些看似「永恆不變」的日常。

最值得也最精彩的地方來自於突如其來的改變。

不管是視角的擴展還是顏色的紊亂,都指向了一種「成長」必須不得不面對的改變。兩個人的世界若是一直在一個正方形裡面生活,大概就會像《東京愛情故事2020(東京ラブストーリー2020)》裡リカ去紐約的前晚向完治吼著的那句話一樣吧,愛情就像一杯水一樣,可是現在已經灑出來了

強迫症的消失像是愛情裡的成長。或許不是只有方形的世界裡面才能看見幸福的可能。

畫面打開了,陳柏青與陳靜共同生活的屋子明亮了起來。

我相信某些強迫症都還存在著,但是消失的那些症狀卻使他們能夠擁有更成熟的愛。

到處都有陳柏青與陳靜,因為一句「你懂我」,我們才能在一起。然而當我們要走向真正的幸福時,必須在這個世界裡感受無為地快樂和自由。

どんな時でも、二人は指で描く「愛」という言葉。

本片將於2020年8月7日全台上映。更多請上:怪胎8/7同病相愛

全片皆使用IPHONE XS MAX拍攝。(照片來源:怪胎

#怪胎 #廖明毅 #林柏宏 #謝欣穎 #國片 #電影 #iphone #愛情 #奇幻 #寫實 #movie #taiwan 

----------------------------------------------------------------------------------------

各項邀約以及喜歡我的文章請追蹤:akimokalih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