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小說創作][血色宅邸]第十一章:瑪丹

瑪丹披著黑色的斗篷,走在黑夜的路上。

潔白的月大得哀傷,瑪丹知道雅之搞砸了,她給的任務太過殘忍。

雅之卻想不通,一直以來,對自己最殘忍的就是他自己。

瑪丹直直走到卡蜜拉的宅邸門前,漆黑的門大開,一股血腥味撲面而來,是雅之的味道。

「唉,果然失敗了。」她說。

瑪丹撥撥劉海,解開髮圈,金黃的秀髮飄散,大剌剌地走進血色宅邸。

卡蜜拉坐在大廳的深處,手上抱著昏睡過去的雅之,她毫不避諱地衝著瑪丹笑著。

「妳來啦。」

卡蜜拉手上把玩著雅之的頭髮。

瑪丹看著她,沒有說話,冷靜的走進宅邸,緩緩的逼近卡蜜拉,她停在離他們三公尺的位置。

「差不多該把兒子還給我了吧。」

瑪丹冷靜地說,但是卡蜜拉絲毫沒有理睬她,仍是專心地把玩著他的頭髮。

「妳的兒子?」卡蜜拉過了一陣子才抬頭。

「他頂多只能算是妳的『玩具』吧?」卡蜜拉輕蔑地笑著,「還是西爾德的『替代品』?」

「妳!」

面對瑪丹的怒視,卡蜜拉仍是一派輕鬆。

「妳生氣啦?」卡蜜拉終於停下把玩他的頭髮,「因為我搶走了妳的玩具嗎?」

「卡.蜜.拉!」

瑪丹憤怒的衝去抓住卡蜜拉的劉海,但是卡蜜拉卻仍是不屑地笑著。

「教唆他殺我的人也是妳吧。」卡蜜拉直直抬頭看她。

「恐怕今天的神職者,也是妳的計畫一環。」

瑪丹憤怒的看著她,手抓的更緊,卡蜜拉卻不打算停口。

「為了合理地殺我,好讓他繼續偽裝下去。」

「看來妳是真的很想死,卡蜜拉。」瑪丹的雙眼在月光的映照下異常的鮮紅。

「惹毛我,妳已經有覺悟了吧?」

「嘻嘻,那就試試看。」

血紅的戰爭在純淨的月光下顯的醜惡,兩位吸血鬼的嘶吼。

為了各自的,最深層的慾望。

雅之漸漸從昏迷中清醒過來,是熟悉的氣味,他躺著的是自己閣樓的床鋪。

『我怎麼回來的?』

他心中自問著,忽然聞到了一陣濃濃的血腥味,他轉頭過去,瑪丹坐在他的床邊。血液浸染了他淨白的被單。

「媽媽,妳怎麼了?」

他慌張地扶住瑪丹的雙肩,血雖流著,但是癒合的速度也很快。

「不礙事。」她說著。

「現在的情形,已經發展到最惡劣的情況了。」

瑪丹握住他的手,吃力的看著他。

「只有一個方法能救你,我一直不想這麼做。」她停頓了一下。

「喝下我的血,讓你變成吸血鬼。」

雅之驚訝地看著她,說不出一句話。

「我知道你一定很埋怨我,為什麼現在才說。」

瑪丹輕輕躺下,頭枕著雅之的手。

「因為這樣子,你就不會再依賴我了。」

雅之默默的看著她,他的心情很複雜。

這的確是比離開這座島更好的選擇,一切都能夠迎刃而解。

雅之深吸了一口氣,深黑的雙瞳澄淨。

「對不起,媽媽,我沒辦法這麼做。」

雅之悲傷地看著她。

「即使是如此,我仍然無法跟妳們一樣,就算身體起了變化,我的心還是人類。」

「聽我的話…」瑪丹捏了他的手。

「沒辦法,媽媽。已經不行了,身為人類的我,已經無法在這座島上待下去了。」

他們陷入了沉默,雅之看不見她藏在劉海下的表情。

是不是在哭呢?

他這時也發現了,這是媽媽第一次沒有將頭髮紮起來,她這個樣子,看起來好陌生。

瑪丹停止了出血,在破碎的白色禮服下,露出了白皙的皮膚。

「哼,區區的人類。」

瑪丹抬起了頭,神情冰冷。

雅之不禁往後坐了一步,她從未這樣對他說話。

「驚訝嗎?雅之。」瑪丹靜靜地說,「你從來沒有好奇過嗎,自己從哪邊來的?」

「什、什麼意思?」

雅之驚懼地看著她,眼前的她不是他所熟悉的瑪丹。

「這是復仇。」她說著。

「你的父母犯下了無可饒恕的錯,把你帶來這裡,讓你自願成為吸血鬼,即是我的復仇。」

雅之回不出話,只是看著她。

「他們殺了西爾德。」

瑪丹的聲音很冷、很冰,怨恨的旋渦襲捲了他們兩個,帶向了那一切的開端,19年前的那件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