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小說創作][血色宅邸]第十二章:愚行

瑪丹真的忍不住了,對於西爾德的遲遲未歸。

他之前說,因為想要再次好好研究人類,所以離開島。

但是關於人類的研究應該早在一百年前就結束了,到底還有什麼好研究的?

瑪丹冷冷地站了起身,走出了宅邸的門外。

她仰著頭,在空氣中靜靜一聞,眼神顯露著悲傷。

「去找他吧。」

瑪丹乘上了船,無論在暴風中、在狂雨中,還是在烈日下,她都不間斷地趕著路。

最後,她在遙遠的土地上,找到了西爾德,已經是夕陽西下。

他坐在樹上,看著走出教堂的人類女孩。

瑪丹馬上理解在他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驚訝於自己異常地冷靜。

「妳來了。」

西爾德轉頭看向瑪丹,表情充滿歉意,像是知道她會來找他一樣。

「對不起,瑪丹。」

無來由的就是一句道歉,瑪丹閃躲他的表情。

太卑鄙了,他這樣說,要她怎麼對他生氣。

對西爾德所犯下的錯…喜歡上一個人類女孩。

「瑪丹,我是知道的。」西爾德從樹上下來走到她的面前。

「我知道這是一個沒有結果的愛戀。」

瑪丹望著他,沒有說話。

「可是,我卻停不下來。」

面對他的坦白,瑪丹流下了淚,原諒,也說不上原諒。

只是,太愛太愛他了,愛到能感受到他心底的悲傷。

「瑪丹,既然妳來了,是不是能夠傾聽我最後的請求。」

「什麼請求?」

西爾德伸手抹去瑪丹的淚水,走上前抱緊了她,充滿歉意的擁抱。

「讓我見她一面,向她說出我的心意。」

西爾德的聲音充滿顫抖,因為他知道,這對瑪丹而言,是多麼殘酷的要求。

「她已經結婚,而且生下了一個孩子,所以一定不會接受我。但是,我卻只能由她親口說出的拒絕來死心。」

「我真的是一個很過分的傢伙,是不是?」

西爾德鬆開手,望著瑪丹,她也只是看著他。

悲傷,已經超越了悲傷。

他的罪太沉重,沉重的只能由他自己來解開。

「我會等你,在這裡等你。」

這是瑪丹的答案,溫柔又包容。

西爾德跪了下來吻了她的手,瑪丹似乎聽到他輕聲的道謝。

最後,他走了。

只剩瑪丹一人無力地靠在樹邊。

傍晚,女孩在屋裡來回踱步,不時停下看看自己的孩子。

真的要執行計畫嗎?她不禁感到猶豫。

叩叩。

輕輕的敲門聲敲醒了女孩,她緊張地開了門。

「你是…?」她對門外的西爾德問。

她其實沒見過西爾德,因為他只是在暗地裡注視著她。

「抱歉嚇到妳,妳應該覺得很突兀吧。」

他第一次在這麼近的地方看著她,他低下頭,掩飾自己的緊張。

「我來這裡,只是想跟妳說,其實我一直看著妳。」

「咦?」

女孩握著門把,紅了臉頰。

「因為我喜歡妳。」

面對西爾德的坦率,女孩怦然心動,但是她也很快恢復了理智。

「我、我結婚了,對不起。」

對著她的委婉拒絕,西爾德溫柔的一笑。

「我知道,所以來跟妳道別,和對妳的心意。」

西爾德面對她,悲傷的嘆了一口氣,便要轉身離去,女孩為他的動作感到驚訝。

「等、等一下,就只是這樣?」

「什麼意思?」

忽然,西爾德的背感到一陣刺痛,噴出了血,他茫然的轉頭,刺傷他的是女孩的丈夫。

「你、你這個妖怪,離我的妻子遠一點!」

他看見西爾德轉頭看他的表情,驚懼地大退幾步,失去支撐的西爾德,應聲倒在地上。

「不、不要,他並不是壞人。」

女孩跑向她的丈夫,把他拉遠,但他仍是恐懼地繼續向西爾德咆嘯。

「妳知不知道,他是吸血鬼,只想吸妳的血!難道妳被他迷惑了嗎?」

「不是,他要走了,不會傷害我!」

聽著他們的爭吵,西爾德悲慘地在地上掙扎著。

「不行,光這樣他不會死,聖水呢,在妳身上的聖水呢?」

「不要!」

他搶去女孩身上藏著的透明瓶子,顫抖地拔開木塞。

「去、去死吧!」

「啊啊啊啊啊!!!」

聖水殘酷的潑濺在西爾德的身上,伴隨著他痛苦的嚎叫。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女孩只能不斷地道歉。

西爾德躺在地上,看著女孩充滿淚水的表情。

真是太可笑了,一切真是太可笑了。

事到如今,怎樣都無所謂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