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5

穿越時空的家書—《星際效應》(Interstellar)

Cooper:「我永遠都是妳的鬼。」

Murphy:「你說過等我們再見面時,我們可能是同一個年紀,現在我到了你離開的年紀,所以你該回來了⋯⋯」

-

有人說,世界上最公平的是太陽,因為太陽二十四小時從不間斷,明亮溫暖,陽光普照。

但我卻認為,世界上最公平的,其實是時間。它才是萬物再如何興盛強大,終將歸為光塵的命運。

諾蘭是個相當會用「時間」變魔術的導演,在他的電影裡,時間總是千變萬化。

它是《全面啟動》裡潛意識崩塌的危樓、是《記憶拼圖》裡記憶的錯置、是《敦克爾克大行動》裡分秒的急迫。

他更擅長用科幻的故事講述時間,但若要探討時間,絕對脫離不開情感——愛情、親情、友情。

情感在時間裡這麼脆弱,但卻堅強耀眼。

《星際效應》講得就是穿越時空的愛的故事。

在《星際效應》裡,飾演男主角Cooper的馬修麥康納上了太空船後,終於收到女兒和兒子傳輸上來的,總共23年的影像。

但是外太空的每分每秒,都是地球上時間的好幾年,所以Cooper看到的畫面,是自己的孩子以飛快的速度成長。

他錯過兒子畢業,錯過他戀愛、成家生子,錯過未曾謀面的孫女的死亡,然後看著兒子對他心灰意冷,目睹女兒對他失望透頂,但他像寂冷的宇宙,什麼都不能回應,只能一次又一次因為錯過孩子的生活而痛哭。

這一幕令相當多觀眾看得心碎,也呼應了安海瑟薇在電影中所說的:「時間可以伸長、壓縮,可是我們就是不能讓時間回頭。」

-

好萊塢在拍片期間為了保密,有個習慣,是替電影取上代碼。

當時《星際效應》在好萊塢的代碼又叫作《佛羅拉的信》,而導演諾蘭的女兒,好巧不巧就叫做佛羅拉。

這部電影其實就是諾蘭寫給女兒的一封情書。

它的意思是:「我走上電影這條路,必定錯過妳的時間,但是我相信我對妳的愛是能超越時間與空間的。」

像是電影中Cooper墜入時間的黑洞,在空間化的時空裡,拚命給年幼的女兒傳遞虛無的密碼,雖然他無法出聲,但他堅信女兒一定能夠解讀出他所給的訊息。

-

既然電影講的是時間,那麼漢茲季默的配樂裡,當然也有時間的成份。

在這部電影裡,漢茲季默幾乎用了同一個旋律在好幾個場次裡,但每一段出來的時候,都能感覺到情緒的不同。我們能聽到溫暖的、聽到有管風琴合音的宇宙浩瀚感的、也有時鐘滴答聲的焦慮感。

時鐘的滴噠聲一直能令人感到不安,它能襯托安靜與孤獨,也能表述時間流逝的急迫,你知道時間不斷從皮膚上流過。

如下面這段影片,這是Cooper一行人來到充滿水的星球的配樂,但他們卻得趕在水淹上來前逃離星球,我們能聽見時間滴答滴答的推移,跟著角色緊張起來。

-

漢茲季默的音樂和諾蘭的影像敘述搭配得太過美好,成就了父愛的內斂與溫柔,融入於宇宙與星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