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鬼經驗] 關於我的靈異體質-租屋4「神明」




(接續上文:[鬼經驗] 關於我的靈異體質-租屋3「詭異女人」https://bit.ly/3bumFgX



我來補完租屋處的最後一篇了,

這一次的文我前前後後寫了蠻久,很多東西我有跳過,一來是記憶有些糢糊,

二來是這最後發生的事情實在是有點玄,要不是發生在我身上,

可能連我自己也不會相信。大家就當個故事看看吧。

這篇應該是短期內寫的最後一篇文了,最近的身體狀況不是太好,且一直去回想這些事情,而且轉換成文字寫下來比我想像中的難很多..

——正文開始——

上篇故事寫到,當時我因為出車禍所以住進醫院,

住院後又時不時夢到那詭異笑容的女人,

出院後,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身體跟精神狀況每況愈下,

一直覺得自己的精神跟注意力無法集中,有點像是你喝的小醉之後,

有點清醒有點茫,腦袋裡像是有一團漿糊,任何事情都是模糢糊糊的,

只是這種像喝醉的感覺持續了好久好久..。

也因為這樣,我工作上的表現也可想而知,不過我在情況惡化之前,

就以健康理由向當時的公司請辭了。

當時小楊也隱隱約約感覺到我的狀況,可能因為當時我常覺得很累,

下班回家到也是早早就睡了,吃也吃不多,記得那一陣子瘦了蠻多。

小楊也有試著問我發生了什麼事,但當時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身體狀況這麼差,

去看醫生診斷也說沒有生病,只說可能是壓力大導致精神不好,

(以科學的角度來看,依照當時的失眠情況,我想也是會有很大程度的影響)

只跟小楊說可能卡到不乾淨的,也撿了一些比較不可怕的故事跟他說(就是前幾集裡提到的)。

離職前,我先跟家母說了自身的情況,她也沒特別說什麼,

只是淡淡的要我先回南部的家住一陣子吧,

還好這個租屋處並沒有租期合約,跟小楊稍微說了一下,

幾天後我就將東西整裡好,搬離了那個充滿奇怪靈動故事的租屋處。



回到南部的家後,我休息了一個月,而前集所提到會出現在夢裡的詭異女人,

偶爾還是會夢到幾次,在夢裡還是一樣的情景,祂詭異的笑著,

兩個眼睛依然像黑洞,直直的盯著我不發一語,也沒有動作,就是靜靜地看著我,

我依然常在半夜裡驚醒,失眠依舊。

在休息期間,也是很多大廟小廟都去拜過了,但上述的情況還是會出現,

我的身體狀況也沒有比較好轉,還是感覺昏昏沉沉的,也容易生病發燒。



又過了一個月,因為總是無所事事,在家裡悶的發慌,

所以就跑到家裡附近的一間便利商店去打工,心想當時的身體狀況應付打工應該還行。

(雖然後來證明便利商店真的是很難的一份打工...)

那間便利商店是在一條大馬路的邊上,白天時因為附近有觀光區,人來人往倒是蠻熱鬧的,

但一到晚上除了附近的居民,跟開車路過的散客會進來買東西,

基本上外面的路上是沒什麼人跟車的。

(那一年的打工時光,也是遇到很多有趣的「飄」,之後有機會再聊好了)



某一天打工下班後,我回到家裡洗完澡坐在電腦前玩著電腦,

一位過去學生時代的朋友,一直以來我們都還有在聯絡聊天,

回南部後也還是有三不五時關心我最近過的如何,就簡稱他為A吧,

忽然沒頭沒尾的傳來訊息(大致上的意思,中間的閒聊就略過了)

A:「欸XXX你在幹嘛?」

我:「沒幹嘛阿,剛下班在玩電腦」

A:「有件事跟你說,但可能有點可怕」

我:「???啥」

A:「你記得我說過我偶爾會感應到朋友周遭的狀況對吧」

我:「記得阿,你該不會看到我吧」

A:「嗯...對」

———補充———

這位朋友我從以前也知道他是有這種體質的朋友,但我們不會互相聊這一塊,

直到那一次的對話之後,我們才真的會互相討論,他的情況跟我又不太一樣,

嚴格說起來他比我「嚴重」很多,他的說法是說他可以看到「實體」的飄,

而且飄是會認真騷擾他的那種,從以前同班時他就常常請假沒上課,

後來才知道他請假不是因為生病,而是因為被飄影響而無法上課之類的...

————

我:「你看到我什麼?」

A:「你房間牆壁是不是黃色的?」

我:「...!對」

接著他便指出幾項我房間的擺設特徵,也都是正確的,但他從來沒有來過我南部的家,

家裡房間我也從來沒有把照片PO上網什麼的,照理說是不會有人知道的。

我:「你在台北穿越看到我房間也是很遠」 那時我還在嘖嘖稱奇他這個「超能力」

A:「然後....你最近是不是有被跟還是有沒有覺得哪裡怪怪的?」

我:「...你怎麼知道?」我忽然緊張了起來

A:「因為你房間有一個女生」

我:「哈哈你確定不是我女朋友?」我假裝鎮定的回答

A:「嗯,因為那應該不是人...」

我:「…好,我知道了」

那時我已經百分之百的相信他,因為直覺聯想到台北租屋處的那些徵兆,

還有夢裡的女人,所以草草的跟他結束對話,

跑下樓去坐在客廳看電視,那天我也是在客廳睡了一夜...。



過了幾天,對他跟我說「房間有飄」這件事一直耿耿於懷,

之前卡到陰的猜測好像也得到驗證.

某一次休假,我開車到鄰近縣市的一間大廟,又誠心誠意的拜了一回,

也跟主神說明了我現在的狀況,希望神明能夠幫助我,畢竟這一年來也真是很不好過。

又過了幾天,下班回到家裡,坐在電腦前打開電腦,沒多久,那位A朋友又傳訊息給我。

A:「你最近是不是有去拜拜!?」

我:「對阿,你又知道了??」

A:「我不想讓你覺得我是瘋子,但我些想法要跟你說,你聽了心情可能會不好」

我:「好你說」

A:「我不知道是誰要我跟你說,但不是我的意思,我只是轉達」

我:「好」

(以下是原文,我當時有把對話保存下來,只修了標點符號跟錯字)

A:「就是你現在的狀況,大概會持續一陣子,甚至可能30歲才會好轉,你的運氣一直都很不好部份是你還有很多要還的沒有還,你會常常被打擊,會問自己活著為了什麼,然後你也卡到陰了,但無法處理,那是你本來就要還的,你必須做些事情才能改善,但還是要看你自己意願要不要做,做與不做改變的是運氣,當然也不會是一夕之間」

A:「我想辦法用你看的懂得方式講了」

我:「什麼意思?我要做什麼?」

A:「很煩,我的頭都麻了,祂一直要我和你說,可是我說你不喜歡接觸這些,但祂說你遲早要面對也會接觸,就是神明這類的」

A:「就是,要你去廟裡求你要念佛,修行」

A:「可是這本來就很...不科學啊我自己也知道...本來想說不要跟你說」

我:「所以我要修行?我要怎麼修行??我只是一般人阿」

A:「祂說你有去找過祂」

我當時心理想可能是前幾天去拜的大廟,但還是一頭霧水,當時心中真的是覺得一切都太離奇,

後面還有很冗長的文字就不貼了,總之後來在交談中確認了是我去拜拜的關係,

神明也透過A跟我說了一些方法,去廟裡「修行」,

方法跟過程我就不詳述了,畢竟這真的是很民俗宗教,寫多了可能也會被質疑真假,

僅是將我遇到的事情記錄下來,大家就當個故事看看就好。

————

隔天我立刻請了假,照著「神明」跟我說的方法跟步驟,

到廟裡去求籤,求神明讓我跟著祂修行等等的,

後來的日子,我便遵照修行的方法,每天日復一日的去做,

大約過了三個月,確實有明顯感覺身體變得比較輕鬆了,

常夢到的詭異女人也漸漸不再夢到,

也不確定什麼時候祂就沒有再出現在夢裡,身體也不再疲累跟出現莫名其妙的傷了。

不過在那個時期的最後,有一個夢”或許”是關於業障的,我個人覺得蠻玄,

再次強調只是我自己的經驗,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對我來說是真的有發生過就是。

「夢裡我站在一個像是寺廟的大殿中央,我在大殿裡走來走去,沒有看到像廟裡的任何神明尊像供奉著,走著走著忽然看到一個長長的走廊,深不見底的感覺,末端透著閃爍的藍光,我向著光走向前,走沒多久,看到一個女生的黑影型態站在遠處的邊上,當下我就知道是祂了,就是一直以來出現在我夢裡的那個詭異笑容的女生,但那一次我已經沒有看到他的表情了,就僅僅是一團黑影,祂看了我一下,就往深處的藍光走去,然後消失。」

我記得的夢只到這邊了,說是解讀為業障其實也沒有什麼根據,

不過像一般的夢都會模糢糊糊的,而且很快就忘記對吧?

但唯獨這個長走廊的夢,我是一醒來腦中就有一個想法是

「阿,我要還的事情那麼多阿?」,就是很明確的感覺,

或許只是我自己的幻想吧...?

不過這個夢,我直到現在還是會夢到就是了,

在夢裡,我一直都是在那個發著藍光、深不見底的長走廊走著,無止盡的走著。

——後記——

幾年後,我跟A聊到當時發生的事情,他說其實關於神明透過他要跟我轉達這件事,

跟我說完的隔天他就沒有印象了,

是因為線上對話有記錄他才隱約記得。

然後我又問他記得有隔空看到我房間的那段記憶嗎?

A:「當然記得阿!那個畫面很噁欸」

我:「很噁?」

A:「很噁阿,那個女生當時是站在你旁邊欸」

我:「你說我坐在電腦前玩電腦,然後你說的女生站在我旁邊!?」

A:「對阿,而且他一臉沒血色的惡狠狠的盯著你看,我當時沒跟你說嗎?」

….
..
.

(文完)















原文網址:https://bit.ly/3bABf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