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我們的自由

嬰兒赤裸的、光滑的,從子宮裡來到世上,

「歡迎光臨。」我在心裡說。

他們尚未,建立帳號密碼;

被定義、被檢視、被規範、被建議。

身高體重、性別、出生天數。

我們忘了回頭看自己是個嬰兒時的自由,

還來不及想起來,就被風氣滾滾洪流跟著走。

妳想起來了嗎?

當時妳只是那個手上什麼都沒有的嬰兒,

時間再往後拉,

妳是那個對心愛的玩具愛不釋手的孩子,

很自由,不考慮時間的流走,不考慮數字。

然而現在我們被自己規範住了,

當然我們必須讓自己成為一個舉止得宜的大人,

但是我們往往過頭了,在做所有決定時,

不去想多一點自由的空間的可能了。

-------------------------------------------------------

大兒子有滿嚴重的鼻炎,只要免疫力稍微下降,感冒、接著永無止境的鼻涕就找上門。今年上小班之後,我一直膽戰心驚,只要睡覺時他開始鼻塞,我就知道,接下來一兩個禮拜,我必須多一份工作,隨時幫他擤鼻涕。

鼻炎鼻涕的小孩要怎麼去上學?

學校沒有拒絕生病的小孩,一開始我讓他帶著藥去學校,老師會幫忙餵藥。

一個教室三十個小朋友,每個都戴著口罩,大兒子的鼻涕都流到嘴巴了,老師也不會看到。幼兒園一個接著一個的任務步驟,讓他完全無法主動去擤鼻涕,直到真的受不了才自己拿衛生紙胡亂擦。病況嚴重一點的那幾天,我去接他下課時,口罩一拿下來看到的都是一張慘不忍睹的花臉,被乾的濕的鼻涕攻佔。

我完全不怪老師啊!老師怎麼可能一直去關心你的鼻涕現在留出來了沒,老師可能自己都忙到忘了去上廁所。

我到現在才真的看清楚我們的自由。

我當時就是告訴自己,我希望大兒子不要因為生病而錯過和班上共同的學習、活動、作息習慣,何況他一生病就是一星期起跳,也不是請假三天就會好。所以我一直是希望他即使鼻炎,依然持續去學校的。

這樣去學校當然有狀況,鼻涕佔滿鼻子,只能用嘴巴呼吸,戴著口罩,嘴巴呼吸,開始恍惚。吃東西時更困難,鼻子無法使用,嘴巴要咀嚼又要呼吸,更加無法專注。

這個過程,我理應是看不到的,因為我不在他的教室裡。但是我想像得到,因為他是我兒子,我的同理心幫我鼻涕鼻塞了一遍,去經歷他上課的一天,所以我明白那是什麼感覺。

可是老師只看到一個不專心吃飯的小孩。老師和我們反應了這件事。

後來我就在想,我應該不要執著於,認為替他請假是件不好的事。我執著於希望他一切如常,可是什麼對小孩才是好的呢?

這幾天天氣這麼好,於是我們請了幾天假,一邊幫他擤鼻涕,一邊曬太陽,流汗運動,真心希望,生病快快好。

去學校與否

醒著或睡著與否

在家或出門與否

吃東西或餓著與否

我想我們有更多自由的空間。

#育兒的自由

#媽媽的方向感

#我們能做得更正確

#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