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原創故事】危險關係 - 侯爵夫人的名冊 Chapter 2

 「哼。」夫人發出輕蔑的悶哼,接著甩開摺扇,擋開他的視線,不願與他再有任何交集。貴族女子常用這樣動作,來阻隔令人厭煩的事物。

  問題是,瓦爾蒙子爵怎可能輕易放棄。

  「聽說,梵丁男爵夫人曾過受過夫人指導,不費吹灰之力,才得以讓梵丁男爵癡迷如斯,連眼前發生何事都還沒看清,人已經在教堂,對神父說出『我願意』的誓詞。我萬分好奇,夫人究竟是用了甚麼樣的魔法,能讓一個歷經風霜的老男人,簡簡單單地舉起白旗投降?」

  「你這是在恭維我嗎,爵爺?」侯爵夫人露出諷刺的微笑。

  「當然,我對夫人萬分敬佩,」子爵又行了個誇張的屈膝禮,「我猜想,在夫人看來,男人與女人之戰,男人註定要落敗。」

  「不……」夫人發出一聲長嘆,良久未語。

  化妝舞會還在繼續。

  酒酣耳熱的男女賓客果然在面具的遮掩下,紛紛顯露本性,肢體動作變得越來越大膽,幾位男士的手不安分地在女伴身上遊走,受撩撥的女子不自覺地發出咯咯笑聲。

  就如人們所說,華爾滋是求偶的舞蹈。

  「這世上一切規則都是由男人訂立的,包括財產法,父親的財富,兒子優先繼承,女兒和母親只能仰賴兒子的善意,」侯爵夫人凝望著透出七彩光暈的水晶吊燈,像是在對自己說:「女人如果想要甚麼,就一定得拿重要的物事去換,即使日後梵丁男爵夫人成功繼承丈夫的財產,她仍舊是輸了,因為她是用自己最珍貴的青春和愛情,換得了男人只要生為男性,就可以自然獲得的東西。」

  「而身為女性,只要像您一樣,輕搖摺扇,露出迷人的微笑,男人就會爭先恐後地拜倒在裙下,並心甘情願奉上自己的全副身家,若是這樣算輸,我還真想當個輸家,不過,話說回來,」子爵收起輕挑的態度,正色問道:「您不會是為了要證明女人是輸家,才調教提利夫人手下的那些女孩兒吧?」

  冰冷的目光疾射向他。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侯爵夫人冷冷地說回答,「不過我想,這段毫無機智的對話可以結束了。」

  「喔,不,親愛的夫人,先別下定論,」子爵的臉上堆滿笑意,在夫人身前屈下單膝,「說實話,我想和您作個交易。」

  「就憑你?」諷刺的微笑自她臉上掠過,「聲名狼藉、揮霍無度又債台高築的瓦爾蒙子爵啊,你有甚麼籌碼能跟我交易?」

  「那麼,改說成是提議吧,一個對您和那些年輕女孩兒而言,十分有利的提議。」

  「是嗎?」她嗤笑了幾聲,「好吧,反正這場舞會是越來越無聊了,我就聽聽你的笑話也無妨。」

  「首先,我們得找個不會遭人竊聽的地方。」他低聲說。

  「好吧,這場舞會也夠無聊的,我就看看還有甚麼能讓我再無聊一些,」侯爵夫人慵懶地起身,「我記得,男爵的書房就在走道右側的第二間。」

  說完後,便逕自步向廊道。

  他明白,這是要他不要太快跟上,至少要在心裡數到三十。

  畢竟,他們即將討論的是禁忌的話題。

  千萬不能招來別人注視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