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我從失戀那頭遠道而來」EP1 失戀的過程像是走在隧道裡

失戀的當下會誕生一團能跟你當時情感同步更新的聚合物,從此之後它有一段歲月都被我拖曳著,我花了很長的時間都還是無法萃取出裡面的成分,與分離出參半的雜質,只是那一段有著聚合物相伴的日子裡,往往都是它傳遞強烈的情感給我,而虛弱的我只能接收,而那些情緒讓我更加地虛弱。

在聚合物從天而降之後,我發現我的道路開始出現路障,而好不容易撥開路障之後前方原來是一條隧道,我背著那一團聚合物逐漸相容進我的體內成為我的駝峰,我佝僂前進,而裡頭深邃蜿蜒的隧道讓我非常不安。

我花了好幾月的時間才明白原來只有心碎的人才會走進隧道裡,而我目前還在隧道中,前方依然沒有看見任何出口的光點。我有點認命了,走了很久很久還是沒有預見一點點可以探出頭大口呼吸的契機。心碎會不斷分裂,後碰在了一起相乘出更多的心碎。

我想起了分手的第一天。

我一定不會想到這一次是走向「毫無翻案」可能的結局,大片正式落幕了,對自己來說,歹戲拖棚的劇情是編劇的捨不得,捨不得放下情感的重擔,因為會心痛,因為不願受傷,每每被「舊戲重拍」的劇情搞得心力交瘁時,「分手吧」同時含雜著負氣與解脫的渴望,但能繼續交往下去就像不願意放棄急救的可能,就算垂死也是正在掙扎的生命。

但我們真的分手了,在電話即將要掛下的前幾秒鐘,在這之前一切都非常寂靜,我屏氣凝神地恐懼著即將要接住分手後帶來的一聲爆破與巨響。

Cover: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