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失戀讀書寫作會議 寫作導引 | 相信


#讀書談感情
#失戀這麼好的情緒不拿來創作太可惜了


蕭伯納說:「蠢蛋盡信師者傳授的所有道理,自豪地將其標榜為科學或道德,一如他們父執輩,也曾盲目地視之為神聖天啟。」他討論的是「相信」。

文藝復興後,人陷入到一個懷疑論的思考體系中,尤其在工業革命後科學越來越發達的時代,漸漸相信眼見為憑。

眼睛有可能會錯視,更何況量子力學出現後指出古典力學中的問題,最後確認「不確定性原理」:沒有辦法確認電子在軌域上確切位置,只能給出電子在某個位置出現的可能性。此後,科學上也沒辦法有一個像模型恆久不變的存在在物質世界中。但人心還是會對永恆嚮往,這也就是永動機騙局會一再出現吸人眼球的原因。

關於人之間的事,眼睛所見的未必是真實,必須了解前因後果,卻也有可能是剪不斷理還亂。就像是強尼戴普和前妻安柏赫德家暴事件,風向轉過數次,最後毀了兩個人的名聲與事業,可信度為零掀起戰火的八掛小報《太陽報》卻得以置身事外,值得嗎?

物質沒有真正能夠相信的,人事也未必能相信,那我們還能相信什麼?

我覺得能相信自己。

從小我就是一個很容易相信別人的人,然後就會常常被騙。而被前夫騙八年這件事深深的打擊我,我非常認真地反省自己「相信」他人這件事。

首先,我採取的方式是一種防衛心態,我誰都不相信,像刺蝟一樣攻擊所有接近我的人。因為我不相信有人會真心的全然為我好,我覺得所有人都有自利的一面。這段時間的我,活得很不快樂,處在驚弓之鳥的狀態,好反擊他人。

過一段時間後,我思考到因為是人,人會犯錯、會有自私自利很正常,我也會犯錯、我也會自私自利。所以我能用較寬容的態度對待周圍的人,這時候我比較舒服一點。

再來,我接觸的人變多,還是一樣容易相信人,但被騙的時間會縮短,因為我有警覺,一再驗證這人騙我,我會避開與其相處。練習絕交不出惡聲。

後來,我一樣熱血、易被感動,發現別人有時候的鼓吹只是出於自利因素,我能接受和理解他人,但我選擇不隨之起舞,我開始活得自在。

最後,我覺得很可惜,怎麼就找不到活得很真誠的人,我反省應該是因為我不是一個真誠的人,慢慢地我就學習做一個真誠的人,也就找到這樣處世的人。我了解到想要別人如何對自己,就必須先那樣對別人。

找不到值得相信的人嗎?
那可以選擇做一個值得他人相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