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當患難不見真情:我被車撞,男友人間蒸發二十分鐘

有一句俗語:「患難見真情。」當你遭逢意外的時候,最親密的愛人的「真情」卻不符合你的期待,要怎樣面對?我真的遇到了。

被車撞,男友卻消失整整二十分鐘

就在一個星期以前,我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車撞,還好只有輕傷,當下我傳了訊息給男友:「我被車撞」「叫警察」「可能瘀青」。

沒多久,他看到了,回我:「蛤!!那你有事嗎?」之後就過了二十分鐘,等到我再次看到他的訊息、接到他的電話,已經是二十分鐘以後。

在這之間,我和肇事者一起站在微冷的路口,等待半夜執勤卻迷路的警察趕過來,然後坐上救護車,在救護車上迷迷糊糊、一愣一愣地,醫護人員不斷詢問我的狀況,問我有沒有吃晚餐,我説:「我記不太起來。」

驗傷確認:手臂瘀青,還好連一點點骨折也沒有,可是我的心靈被撞得粉身碎骨,尤對男朋友的信任,好像當場被狠狠撞死在路口,橫死在寒風街頭,鮮血內臟屍塊流淌一地,不安全感傾巢而出。

一開始我還沒有發現,就像靈魂也不會知道自己已經死了一樣,我在事後的電話中詳細詢問男友:為何過了那麼久才打電話來關心我。

他說他那時處在一個一直讓他想要快點結束的會議,是一個他們班畢業製作的討論,夜深了,同學們應該要回去了,他們卻一直沒有結論,而他迫切想要一個結論。

他用「焦頭爛額」形容他的處境。

他想要好好處理完手邊的事情再來處理我這邊的事情,沒有想到會議卻拖得比想像還要久。

在當下,我很有理智、理性耐心地說:「我想要你關心我。」

他卻說,只要是他覺得對方在處理問題,就不要再處理問題的期間打給他,徒增打擾。

但是我是差點會死的那種,在路口被車撞誒?

我們又甜言蜜語了一陣子,隔天當我跟朋友提起,他們才驚呼,太扯了。朋友就像陰間使者,鄭重、客觀地和我說:你的愛情信任發生嚴重車禍,死亡。

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和男友升起新一波爭吵。

男友終於承認錯了,我很快又耐不住寂寞而和好,但在相約見面的那一天,我爽約了。因為在兩天的徹夜未眠後,想到要見面,一陣羞恥感灌溉我全身,我的自尊在吶喊。

這件車禍當下被忽略的感受,一直喚起我心底最深的傷痛:那種「我不被在乎」「我是次要的」「我不被愛」的感受。

過去我信任自己的另一半會把我放在第一位,在車禍這種生死交關的關頭,信任在那天被狠狠撕裂,我反覆設身處地往男友的處境著想,工作壓力、同儕壓力、極度理性的直男思考方式……等等,我還是無法原諒他。

因為無論多重要的場合,聽到心愛的人發生意外,我都會急切想要和他聯絡,確認他的存在與安好,是掛心的,是被上司罵、丟了工作,也會一直盤旋腦袋的掛心,而不是沒有溫度的 To Do List 中一個待辦事項而已。

你在那個不經考慮的當下拋棄了我,把我當成次要項目,要我怎麼能再相信你? 

我拒接你的電話、不回你的訊息,因為

我只要先拋棄你,你就不會再拋棄我了。

見面深談之後,我提議暫時分開七天。

暫時分開的第二天,在被老闆飆罵、大量工作轟炸之後,沒有在捷運車廂上向你傳送兔兔貼圖,沒有跟你討拍、討抱抱。想起老闆污辱我的話語,我氣得在夜班的馬路上大罵髒話,嚇到一旁的路人,卻忍住對你的依賴不打給你。

我會在荒廢已久的社群帳號發文、刷存在感,和久未聯絡的點頭之交傾訴心事,以前都是最先講給你聽的。

我原本滿懷憤怒,不下數次,即將拿起電話,想對你大吼:「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你怎麼可以不夠愛我?」但我還是忍住了。

今天是我們暫時分開的第四天凌晨,看到手機裡和你一起的合照,我突然沒有感覺了,沒有哭,沒有很後悔與憤怒,我想釐清我自己的心情,所以打了這篇文章。

我並沒有像你說的,因為糾結這件事情、糾結你愛不愛我,而哭哭啼啼、無法工作,我承認我有稍微頹廢了一下,抱著鯊魚布偶睡醒哭、哭完睡,這樣過了幾天,但我意識到:我還活著。

過去愛得如膠似漆、沒見到面就像不能呼吸的感受不見了,我不像你說的,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人,而是我就算自己一個人,也可以活。

依賴你的症狀,是去年憂鬱症的時候慣養起的。

我很感謝你陪我度過那段暴瘦、想死的黑暗時期,讓我依靠著你,把快樂一磅一磅長回來,把笑容拉回臉上,過去一年多以來的瑣碎細節、愛與相處,就要因為這一次的單一事件,全一筆勾消嗎?

我想,不會一筆勾消的,因為愛不是交易、不是輸贏,只是需要時間、空間,破碎的信任很難修補完整,原諒是艱難的,未必能走完。

幾天之後,暫時分開的七天將要期滿,我會怎麼做?

我只知道,我找不到童話故事中的白馬王子,除了自己之外,沒有人可以解救我於水深火熱之中,我要自己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