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光是相愛,就已經很難很難。

親愛的竹本小姐:

越南河粉一直都是我最愛吃的異國料理,住家附近所有的越式料理我都吃遍了,但最近愛上一間店,它是那種很台式、越南人吃到會覺得「這是在開什麼國際玩笑」的河粉。

我好像特別鍾愛這樣的存在,明明該是某個樣,偏偏卻不是,但一點也不輸它原本該有的樣子,甚至讓你沒有辦法責備它。

其實我這陣子過得很糟,工作不穩定,在網路又被推上風口浪尖,你知道我是個鄉愿的人,我寧可迎合所有人,也不願意顯得突出。

那天原本該是和你快樂玩耍的日子——確實仍舊還是,但當我再度打開手機,事情就已經發生了。

更糟的是我們還鬧了不愉快。

那天一邊騎車一邊哭的時候,我的眼睛已經看不到前面,我期望你積極的做些什麼,譬如霸氣的要我停車,然後把我摟進懷裡,可是你什麼都沒有做。
我知道是因為你不知所措,你是那麼的溫潤,像一塊讓人舒心的石頭,但當我內心大喊著「快做些什麼啊,混蛋!」而你聽不到的時候,我還是受傷了。

更後來我們還為了演唱會的門票鬧脾氣,至今從來沒有吵過架的我們,因為彼此都不是尖銳的人,在那次仍然沒有吵架,可是有什麼仍舊無聲的破裂了,我開始在想,我們不只磨合期來了,連結局好像都來了。

欸,我可能快分手了。我面無表情的和朋友說著。
那時刻我確實是無感的,對於自己此生第一段感情不到半年就要落幕,我不知道該有什麼感覺,或者是說,我認為這是必經的終點,只是提早到達了而已。

我從來不敢去想未來,我是個愛面子的人,當你說著未來要怎樣的時候,我都想著分手後再想起這些,會有多諷刺、多難堪;或許我們也都曾做過和別人一輩子一起生活的夢,但哪一個有可能成真呢?
你也像愛我一樣愛過別人吧,後來不也分開了,我憑什麼認為我們可以是特例呢。

其實那天和好之後,我在想著,我們度過了一個難關,但前方還有千千萬萬個,更難、更深的關,一想到此,我就不想再前進了。
為什麼我們不能停留在此刻呢?
我這問題像個生在地球卻抵抗地心引力的人,想要一直在高空待著,拒絕終要墜落的事實,還逼問著為什麼;或許根本沒有為什麼,就像你不會去問宇宙的存在是為什麼。

此刻我坐在台式越南河粉店,快要把一碗河粉吃完了,這封信也該到了結尾,我想和你說:
昨晚在打給你之前,我發了很久的呆,才決定好要和你繼續努力下去——請原諒我是個無法當下就釋懷的人,就算我們已經和好好幾天了,那種「我們還愛彼此嗎?我們還適合嗎?」的問句仍不斷纏繞變得脆弱而小心翼翼的這段關係。

我不太確定傷痕有沒有辦法復原,或者是留了疤的關係到底會怎樣,可是昨晚我看見陳雪的《同婚十年》擺在我的書櫃,你知道的,我很喜歡陳雪——我們曾開玩笑說過,每個女同志都喜歡陳雪。

我想起他說,分手是不急於現在的,在分開之前,先給自己一點時間想清楚,想好了再分也不遲。
然後又想及單身了二十幾年,我根據經驗法則得出的一個結論:兩個人要真心相愛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至今仍不知道我們符不符合我當時說的「真心相愛」,但已經是我此生最靠近它的時候了,我曾經絕望大喊「相愛怎麼可以這麼難!」我不希望過去的我穿越時空來痛扁自己,所以,再試試吧,分手不急於此刻,何況相愛真的好難。

下次你來找我的時候,我再帶你來吃越南河粉吧;我向來是要加一大堆檸檬才願意吃的人,可是這家例外。
多希望我們也成為彼此人生中的例外。

#戀愛 #愛情 #信 #手寫 #手寫字 #手寫文字 #寫作 #寫字 #日記 #越南河粉 #陳雪 #同婚十年 #日常笨笨 #談戀愛 #失戀 #分手 #相愛容易相處難 #放閃 #love #relationship #breakup #writing #written #handwriting #handwritten #quotes #book #unsplash #lesb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