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

1 / 1

#200408
「一直到現在,每每想起跟他最後一次約會的那個晚上,都覺得那時候的我,穿著從來沒穿過的無袖洋裝,因為穿新鞋走一整天、還必須追著他走,而痛到不行的腳跟,就覺得自己好尷尬、好侷促。」
⠀⠀⠀⠀⠀⠀⠀⠀⠀⠀⠀⠀
「雖然我很勇敢的問了他,是不是不喜歡我了,可是我又好膽小的怕他真的離開我。」
⠀⠀⠀⠀⠀⠀⠀⠀⠀⠀⠀⠀
我真的好可憐噢。希子最後這麼說。
⠀⠀⠀⠀⠀⠀⠀⠀⠀⠀⠀⠀
/
希子是個規矩的女生,有著一顆善良的心臟。
《陌路之戀》裡有這麼一句話:「她太好了,但當她好到連上帝都珍惜的時候,撒旦便會覬覦她。」
⠀⠀⠀⠀⠀⠀⠀⠀⠀⠀⠀⠀
希子便是這樣,她的靈魂太清徹,流著堅韌的血液,善良一直是基準而非選擇。
她總是一個人承接對方無謂給予的昧暗和自私,直到再也承受不了的希子快要變成透明的時候,才溫吞地向對方畫出界線、彆扭地露出一點都不尖銳的犄角保護自己。
⠀⠀⠀⠀⠀⠀⠀⠀⠀⠀⠀⠀
於是乎那年本應聒噪甜膩的夏日,硬生生地被消磨成稠苦的糖漿,怎樣都咽不下去。
那是希子的初戀,她就這麼眼睜睜地望著男孩把鳳凰花開的季節都活成了萬物凋零的冬日,親手殺死了本屬於他們之間的爛漫煙火,捻熄她的白晝和月光。
⠀⠀⠀⠀⠀⠀⠀⠀⠀⠀⠀⠀
/
希子還是很常夢見他。
男孩在夢裡的樣子總是很美好,一如當年身穿制服時的青蔥歲月,溫柔的總讓希子忍不住想去觸碰他、美好的讓希子想再抱一抱他。
⠀⠀⠀⠀⠀⠀⠀⠀⠀⠀⠀⠀
希子並不是太寂寞才頻頻想起男孩,她已經有了新的愛人了,那個人很愛她,只是那不一樣,還是不一樣。那個名叫初戀的男孩像是刻在心上的印子,並不會隨著時間老去,而是成為淡淡的疤痕,很偶爾的時候仍舊會隱隱作痛,流連在無數漆黑夜晚、伴著希子入睡。
⠀⠀⠀⠀⠀⠀⠀⠀⠀⠀⠀⠀
/
「慢動作繾綣膠捲,重播默片,定格一瞬間,我們在告別的演唱會,說好不再見。」
⠀⠀⠀⠀⠀⠀⠀⠀⠀⠀⠀⠀
希子曾在KTV裡唱著這段〈情歌〉,唱著唱著忽然就哭了,毫無預警地。眼睛流出來的都是破碎的記憶,心臟再也容納不下的過去,伴隨著哽咽的歌聲流淌在音符和字句間。
⠀⠀⠀⠀⠀⠀⠀⠀⠀⠀⠀⠀
那就這樣吧、不如就這樣吧,親愛的男孩。
就讓十八歲的我們在那段馥郁純膩的日子裡流浪,往後不管是朝曦或夜暮,快樂或憂傷,你都無須再來我的夢裡拜訪,這裡永遠不會有你想要的自由、也沒有你嚮往的恣意。
⠀⠀⠀⠀⠀⠀⠀⠀⠀⠀⠀⠀
你的多情和冷漠再也傷害不到我了,真好。

Instagram:_fearless__ever

#陳繁齊 #脆弱練習 #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