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羅曼蒂克咖啡館(下)

接續 【羅曼蒂克咖啡館】
小雨順利地考上司法官,接下來有將近一年的時間要去司法官訓練所受訓。她的新聞台還是開著,抒發她對新聞的見解,有時會放上一小段鋼琴的創作,不過新聞台很快就沒落,她慢慢的把東西也移到了臉書上,只是忙碌的訓練所時光根本沒有辦法再去經營社群網站,每天都在考試,她覺得快瘋了。

"秉勳,你好嗎?碩士論文到底寫完了沒?我這禮拜放假,要不要去老地方?"小雨傳了簡訊問秉勳。

"不了,我要陪女朋友。她最近鬧情緒,我可能要帶她去吃飯看電影什麼之類。"秉勳回了她。沒錯,秉勳交了女朋友,是所上的學姊。秉勳談了個姊弟戀,小雨知道的時候內心不知道怎麼說,該為他開心吧,但又說不上來。

"好吧,那你玩得愉快,我自己找樂子去。"小雨不是一個會破壞別人感情的人,因為她不知道該如何定義秉勳這個人,很好的朋友,很好的兄弟,還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但一年前秉勳吻過她的唇,她還清楚記得。

小雨最後沒有對阿傑告白。因為阿傑去當兵了。小雨其實很生氣,為什麼阿傑都不跟她說他要去當兵的事,連最後好好地跟他道別的機會都沒有。鼓手沒了,鍵盤手也沒了,小威只好暫時解散,也有可能是永遠解散。對於未來的事情總是瞬息萬變,很難預料。但阿傑寫了一首歌給小雨,小威並沒有拿出來給小雨看,小威知道這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他不想讓這個浪子毀了小雨的一輩子。

於是小雨心無懸念的投入國家考試,秉勳也信守承諾的每晚陪她吃飯,甚至騎車送她回宿舍。小雨本就個心性敏慧的人,考試對她並無難事,但有天秉勳不知怎地,可能是喝了點酒,非要小雨陪著。在Pub裡,秉勳突然內心脆弱,對小雨說出心裡話。

"這是我寫給妳的故事。"秉勳將稿件印出後,厚厚的十五張A4的紙,在編織的一個感傷的愛情小說。

"女孩子是我吧?"小雨說。她閱讀的當下就能感受到秉勳對她強烈的愛意,她有點動容到想哭。

"沒想到有一天,我會是你筆下的人物"。閱畢後她吁了一口氣。

"不只如此,妳也是我心裡很重要的人。"

"小雨,我不能對妳說愛,但我絕對是喜歡妳的。"藉著酒意,秉勳說出來了,帶著哭音。

"謝謝,你對我也很重要。"小雨只能這麼說。

"我花了一段時間走出女友劈腿的傷痛,因為妳的出現讓我在這段時間沒有這麼絕望。至少,妳很特別,特別到我無法去正視自己每天都很想見到妳的心情,雖然我知道妳愛的另有其人。"秉勳說。

"我也不敢說我愛阿傑,我對他一點也不了解,怎麼能說愛呢。我很感謝你這樣說我,秉勳,因為你,我才開始學著跟人相處吧。以前我都我行我素的。你是第一個直接跟我接觸的人。"小雨答道。

兩個人聊著,梳理著,慢慢秉勳有些茫了,夜裡也沒了公車,兩人就徒步從中山南路走回羅斯福路,秉勳一時之間克制不住自己,就攬著小雨的腰,在中正紀念堂前的大中至正匾額下親吻了她。小雨沒有拒絕。那是小雨的初吻,她雖瞪大了眼,但卻任由秉勳的雙唇壓了下來,不知怎麼的他們的舌尖碰觸了彼此,纏綿了一會,小雨也順著情緒牽引,可能也是不勝酒力,就讓秉勳將自己的慾望帶了上來。

可小雨最後還是哭著對他說,對不起。她沒有準備好成為任何人的誰,她只想當小雨而已。

秉勳後來在研究所認識了大一屆的學姊。學姊非常溫柔且善良,非常照顧秉勳,一段時間相處後,秉勳也不想讓對方覺得自己在利用她忘記小雨,索性就對學姊告白,兩人交往後在所上當然就成了大家注目的焦點。

再過幾個月,小雨就要從司法官訓練所結訓了。在分發崗位之前,她想要好好的去墾丁輕鬆一段時間,再也不能約秉勳了,她想。自己難道對秉勳沒有一絲情意嗎?當然是有的。

"秉勳看起來是最跟妳般配的人,且他可以帶給妳溫暖與幸福。"小雨有次一個人回到咖啡店時,店長曾經這麼說。

"可是愛情要找的對象,也許是要找會讓自己受傷的,然後舔著傷口後才會成為更好的自己。"店長說的這一番話,深深烙在小雨心中。

在墾丁的音樂祭裡,小雨到處晃著。這裡有人哈著菸,男女親暱的碰觸對方,有人抽著大麻,處在虛無飄渺的氛圍當中,還有人準備登場前調著吉他的音,有人戴著耳機聽著自己的創作。

那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小雨眼前,只是黝黑了些,精瘦了些,阿傑也在其中一個團內,依舊是鼓手,主唱換成是個女子。小雨看了表演單上,他們這團演唱的歌曲名稱是"雨我為舞",音樂前奏一下,阿傑熟練著將切分音符的節拍精準地打在鼓皮,女子慵懶地唱著.....

我愛著妳的血液,有雨的香氣
在芬芳當中飄散的妳的呼吸

我愛著妳的長髮,有雨的氤氳
在搖曳之中睥睨著妳的身影

啊,妳在妳的世界滋潤著妳的大地
啊,我卻乾涸著渴望著妳的憐憫
啊,妳已在風中逐漸遠離
啊,為何我還在這裡逐漸死去

一起跳舞,一起跳舞吧
一起墮落,一起沉淪吧

一起跳舞,一起跳舞吧
一起悲傷,一起告別吧

我愛著妳的眼神,有霧的迷離
在崇拜當中感受著妳的忽遠忽近

我愛著妳的肢體,有冰的孤寂
在絕望之中璀璨著淚的水晶

啊,妳在妳的世界滋潤著妳的大地
啊,我卻乾涸著渴望著妳的憐憫
啊,妳已在風中逐漸遠離
啊,為何我還在這裡逐漸死去

一起跳舞,一起跳舞吧
一起墮落,一起沉淪吧

一起跳舞,一起跳舞吧
一起悲傷,一起告別吧

阿傑看到了小雨,在音樂停止時,將鼓棒丟給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