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羅曼蒂克咖啡館(中)

接續【羅曼蒂克咖啡館】

似乎所有的悲劇都走入同一種俗套。而男孩女孩們寧可落入窠臼中傷感著,去體會眼淚滑落臉龐時那當下的激動,認為那就是愛吧,恨吧,或是遺憾吧。

------------
小雨並沒有離開樂團,相反的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只是一個"鍵盤手"。但小威卻察覺到這幾次來練團的小雨她的沉默。即使小雨已經學會在人群中得要適度隱藏自己的情緒,但她的歌,她的旋律,早已出賣了她自己。

"妳是不是知道阿傑交女朋友了?"小威在小雨面前先吞雲吐霧一番,然後才緩緩吐出這幾個字。

"原來那就是他喜歡的類型啊?"小雨漫不經心地表示。

"也不算,但名義上是女朋友,過不就又會換下一個了。"小威意有所指的表示。

"那不是他喜歡的類型,為什麼還可以在一起?"小雨追問。

"男人本來就是性與愛分離的動物,小朋友不要跟我說妳不知道。"小威故意放大音量的說。

"那可能阿傑其實也沒有很喜歡她囉?"小雨突然聲音振奮起來,但又立刻收斂起自己的情緒。

"小朋友,阿傑這種人不是妳可以玩得起的。"小威拍拍小雨的肩膀說。

"阿傑他有時候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所以才會在一不小心就傷害了別人。小雨妳還小,也很單純,妳應該都是第一志願上來的吧?"小威突然有些戲謔的看著小雨。

"是啊,有什麼問題?"小雨不知道為什麼要突然提起唸書這件事。

"那妳肯定不懂放牛班的人在想什麼了。"小威說完後就把菸給熄了,出門牽車去。

而秉勳越來越少見到小雨。咖啡館內少了小雨,就像失去光澤的玫瑰花,沒了生氣。他是喜歡小雨的,而且他告訴自己,就是那種"欣賞的"喜歡。可是越來越不能說服自己,因為他開始想念那些日子他們一起走過的椰林大道,他們可能聽著不同的音樂,但秉勳總能抓住小雨喜歡的東西的頻率。他聽得懂小雨說的話,只可惜小雨似乎都沒有發現,每回眼光灼灼的秉勳,是多麼期待小雨能再多說些什麼,是關於秉勳自己。

暑假就要來了,過了這個夏天,小雨必須要面對的,是要繼續往音樂路前進,還是準備往國家考試的路上,實現她多年的夢想。

所有音樂祭活動也告一個段落,小雨終於有時間約秉勳出來了。老樣子,老咖啡,老位置。兩個人這次面對面,靠著窗,看著外面人潮熙熙攘攘的。

"好久都沒看到你們一起出現,還以為你們吵架了呢。"店長笑盈盈地走來,已經將拿鐵與摩卡都準備好,啊,忘了說,秉勳最愛喝的咖啡是摩卡。

"這世界上大概只有秉勳不會跟我吵架,不過我也不大會跟人吵架就是,反正道不同不相為謀。"小雨聳聳肩。

"有什麼好吵呢,反正我也吵不贏這個法律系的高材生。"秉勳眼裡都是小雨。

"謬論,我說的都是邏輯,不像你,講的都是那些甜蜜的故事,膩的要命。"小雨哈哈笑著。

"小雨妳可不要這樣說,也只有秉勳可以讓妳從冰山美女變成開朗少女好嗎?"店長出聲幫了秉勳一把。

"是嗎?我怎麼不覺得我真的有變開朗?"小雨惆悵了起來。

"那當然,認識妳的那一天,妳對我可是苦笑呢。"秉勳始終都不會忘記那一天的小雨,苦笑著,可是又充滿魅力。

店長離開後,留下兩人絮絮叨叨的聊著最近的變化。小雨問秉勳為何從來都不來舞台找她。秉勳說是忙,實際上是不想看到小雨在舞台上與阿傑的互動。秉勳知道現在樂團的創作都落在小雨肩膀上,阿傑總能在小雨的鋼琴聲中做出最富節拍性的鼓點。有時還會在編曲上特別留給對方做Solo,現在他們這個樂團比起之前來說,音樂性更勝,無疑是阿傑與小雨的功勞。明明是該為小雨高興,但卻說不出口。也無法潑小雨冷水,於是乎乾脆就選擇不說,次次都有各種理由不出席,這讓小雨也很失落。

"秉勳,你是我在大學時候最好的朋友,如果連你都不來現場支持我一下,那還算什麼朋友?"這話一出,秉勳就真的無話可說。

"哪,這是暑假前最後一場活動的票,不要再不來了。暑假我在想我要不要去報個國考補習班,到那時候說不定也無法練團了。"小雨看向遠方。

練團是小雨唯一可以近距離接觸阿傑的機會。她總覺得阿傑對她是不同的。特別有耐心,特別尊重,也特別想要聽她的意見。但為什麼就只有在練團與舞台上才有機會看著她呢?就只有那一次阿傑約了她去吃了消夜,入團之後反而就再也沒有。難道就真的只是想要招我入團?小雨不敢問,怕一問就真的踩空了,到時候就真的得離開阿傑。

"如果妳去補習班的話,我就每天去台北車站陪妳吃晚餐。"秉勳有些高興,如果小雨回歸到現實生活,那麼他自然就有更多機會去與小雨相處,或許小雨就會知道自己對她的心情。

"說真的,我努力了這麼久,就是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成為伸張正義的檢察官。但我很害怕的是,會不會我期待已久的夢想根本就不是我想的那樣?而我自己深深喜歡的生活卻再也回不去了。"小雨非常徬徨。

"那妳就先追夢,先回到現實,之後的事情就再看看吧。"秉勳小心翼翼地說,就怕小雨知道他現在的小心思。

"秉勳,你呢?你也要畢業了,將來想做什麼?"小雨問。

"這次文學獎又沒得,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天生沒有這個細胞,但我又忍不住的想寫故事,可能先考個研究所,然後再繼續寫,這次看看會不會有出版社願意看上我的作品了。"秉勳說。

那個關於小雨的故事,秉勳也還沒寫完,他不知道該是個快樂感人的結束,還是以悲傷離別賺取讀者熱淚,他琢磨著。

"秉勳,你有喜歡過一個人嗎?"小雨問。

"當然,我去年才跟前女友分手啊。"秉勳說。

"是不是越喜歡對方就越怕對方知道自己的心意?可是我突然覺得如果我再不說的話,我會憋死。"小雨嘆了一口氣。

"妳是小雨耶,一身黑的小雨也會有天與粉紅泡泡扯上關係?"秉勳想要這種輕鬆的態度聊起。

"老實說,我不覺得是粉紅泡泡,我只是覺得就算會被拒絕,會被傷害都沒有關係,我就想知道對方的心意,算是一了心願吧。"小雨說。

"妳喜歡阿傑吧?"秉勳沉重的說出口。

"嗯,很喜歡。"小雨低下頭,有些臉紅。

"阿傑說不定也喜歡妳,要不去試試看?"秉勳說出了違心之論。

"如果我被打槍了,陪我去淡水河邊吧。"

"該不會要跳海?"

"當然不是,我想讓不開心隨著日落沉下去,也算是跟過去道別吧。"小雨最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