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羅曼蒂克咖啡館(上)

羅曼蒂克咖啡館

我的咖啡一定要加糖,因為人生已經夠苦了,何必靠愁苦來提神呢?雖然我總是告訴你或妳愛情的現實面,社會的殘酷面,但這一刻,我要跟你們說的,是一則單純美好的悸動。

喜歡聽地下樂團的表演是從上大學後開始的。小雨每個禮拜都往公館的河岸留言跑,下了課從椰林大道出來後,不是直奔宿舍或夜市,而是一個人拖著常常的背影,先去小巷子裡的咖啡館坐著。點一杯拿鐵當作晚餐,讀完教科書的內容,整理完筆記後,就拿出另一本冊子來,並用黑色原子筆寫下當日看到事物所感所念,晚點再回宿舍後打在PCHome的新聞台。

接著,等河岸留言夜晚七點時進場,這次的樂團非常特別,雖然平心而論,音樂上的水準只能說是勉強,但她就喜歡鼓手長髮的樣子。那個鼓手每次都赤裸著上身,一頭捲髮隨著節拍擺動,還有丟鼓棒的那個樣子,簡直帥呆了。

小雨什麼音樂都聽,而且本身還是個古典鋼琴的高手。只是多少個RCM(皇家音樂檢定)十級鋼琴手其實都隱藏在各行各業,小雨也不例外,將來她是要當檢察官的,她告訴自己。

司法組的女生本來就不多,而小雨氣質獨特,在校園裡頗受注目。她一頭黑髮直瀑一瀉及腰,又多以黑衣裝扮為多,本以為這樣的女孩是與粉紅泡泡無緣了。實則不然,有一個男孩始終在那裏注視著她,而她渾然不知。

小雨常去的咖啡館,有一個中文系的男孩也在那裡唸書。他修長的手指常敲打著筆記型電腦,因為他正忙著學校辦的文學獎比賽,總是在咖啡館內絞盡腦汁。只是中文系男孩甫失戀沒多久,他那遠距離的戀人似乎已有新的對象,再次證明距離是愛情最無情的殺手。他嘆口氣,想要忘記那分手的痛。但他也在那天看見小雨淋濕了頭髮,狼狽走進咖啡館來。

"還是照舊?"店長溫暖的詢問小雨。

一杯七十元的熱拿鐵於十分鐘後送到小雨桌上,而他,秉勳,這個男孩的眼神也停在她所散發的氣場裡。

秉勳看著狼狽的小雨正清理自己臉上的雨水,他從包包裡掏出了一疊面紙,有些害羞但又主動的地給了小雨,並對她說:

"或許妳有這個需要。"

小雨抬了頭,望了這個男孩溫柔的眼神,她自己也笑了。

"不好意思,讓你看到我妝花掉的樣子"

小雨那天難得畫了煙燻妝,因為又是那個樂團的演出,而鼓手阿傑承諾,演出結束後要帶她去吃消夜。但如今妝都花了,黑色的眼線如黑色的眼淚般垂掛在腮幫子旁,秉勳瞧見先是有些嚇到,但看著小雨這樣的笑容,秉勳也同樣回與燦爛。

秉勳與小雨就從那一天開始,一起走椰林大道的路,一起來這間咖啡館。兩人很有默契的來咖啡館內寫作業,寫小說,或是看著書。是一種平衡。

而鼓手阿傑也在下雨的那天帶著小雨去吃宵夜,阿傑說小雨不用化妝就很酷,而且樂團最近鍵盤手要離開,阿傑想要找小雨一起練團。

"我很喜歡阿傑,也很愛彈琴,但不知為什麼,總覺得這個決定讓我不安。"小雨對秉勳說。

"啊,沒什麼不好啊,我以後也可以去看妳表演。"其實秉勳有點心酸,因為他隱約知道小雨是喜歡阿傑的,看著小雨帶有愛慕的心情說出對阿傑與樂團的感受,秉勳只能當作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去看。

"可能我不確定這是否會與我的未來牴觸,但又很羨慕著在舞台上的生活,我啊,嚮往自由,所以才會來唸法律系的。"

小雨說。

"我也是崇尚自由,但我唸的是中文系。因為只有思想才有絕對的自由,付諸行動後就受有各種桎梏。"秉勳解釋。

"說到中文系,當年我的國文成績也是全國前一百名呢,所以才會自己開個小小的部落格寫點東西。"小雨驕傲地說。

小雨不知道,她其實開始對秉勳聊起自己,因為秉勳,她才開始與人坦然聊天,以往的她總活在自己的泡沫裡。因為優秀,所以孤僻。因為孤僻,所以寂寞。然而在這樣的生活中周而復始,也不知是因為阿傑還是因為秉勳,開始有了漣漪。

"阿傑,我勸你一句,不要想動小雨的主意,她是我們好不容易找來的鍵盤手,可不要因為你的濫情花心就沒了。"主唱小威提醒阿傑。幾次團練後,小威對於古典音樂底子雄厚的小雨感到十分激賞,不僅和弦使用上充滿變化,也能提供大家在創作與編曲上非常多的點子。但小威也不是笨蛋,他看得出阿傑對小雨的心思,也知道小雨當初也是因為阿傑所以才入團,小威不想因為風流的阿傑就失去一個好的音樂人,所以特別提醒阿傑,別做出對不起樂團的事。

"你不要這樣說我好嗎。我知道分寸在哪。" 阿傑有點不悅。他是對小雨有些意思,但因為小威老是在他面前說這些,這讓阿傑對小雨開始保持距離。

小雨也感受到團裡似乎對她的態度很曖昧。她很喜歡每次去練團的當下,每次練團後都會有很多想法想與阿傑分享,當然也會特別開心地去找秉勳聊天。但阿傑自從她入團後反而總刻意地保持距離,這讓小雨很不解,當初不就是你讓我加入樂團,現在怎麼變得如此冷漠?

秉勳還記得第一次看到小雨的樣子,但這幾個月下來,他與小雨還是維持一樣的默契,小雨卻逐漸的神采奕奕。他把這個變化逐一記錄下來,小雨則是他下部小說的女主角,他心想。

然而,小雨有次竟在舞台化妝室看著阿傑與女歌迷擁吻,她心裡陣陣酸楚,卻選擇逃開。阿傑不是不知道小雨瞧見了他的舉止,但他想讓小雨明白,阿傑不是一個可以認真與她談感情的對象,即使阿傑心裡早留給小雨一個特別的位置。

早在第一次去河岸表演時,那個位置就已經是小雨的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