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影子-4


連載-影子-4

應當是情侶一同共進午餐的浪漫時光,最後慘死在20分鐘的電話交談裡,死狀悽慘,死因不明。
相愛的人走到這一步,或許兩個人都在等對方開口提分手,拖延是他選擇的戰術,想把這壞人的身分丟給我來承受,我呢,領會他的涵義,只是我還無法建立好一個人生活的心情,雖然我一個人看電影逛街吃飯早已是稀鬆平常,但還是與沒有男友的狀態下的那種一個人截然不同。

前者,我在孤單的腳步裡期待著他的加入。

後者,我在寂寞的影子中看見自己黯淡的走著。

新生南路上,有著一排的餐廳。我東挑西揀的,最後還是選擇一家焗烤義大利麵。想起來,A也是喜歡吃焗烤的食物,常常面對著琳瑯滿目的餐廳,最後都會臣服在焗烤濃郁的奶香裡。也許今天我們要一起吃飯的話,也會選擇吃這樣的餐廳吧,我忖度著菜單,幻想著可能會點的情侶套餐。只是餐廳門前的鈴鐺聲敲醒了這樣的夢,苦澀的是一人分飾兩角,甜蜜的對白卻不過是單薄的聲線。

飯畢,一個人走在台大的校園裡。走到他們的籃球場,星期天,這裡總是有很多高中生來這裡尬籃球,三隊三的鬥牛,空氣中充斥著年輕的氣息。
突然....
「大姐!」

「啊」我被嚇到的大叫一聲,回過頭看見A(+)或者說與A神似的臉龐,不知怎麼的,我心酸了一秒。

定睛一看是A(+),滑板少年,我從他的熱情與笑容裡確認,這次不必非要貼近才能感受二者的不同。

「來看我打球唷?我們每個星期天下午都會在這裡唷!」

滑板少年這次不溜滑板,運著球小跑步的走來,他留著刺刺的短髮,鵝蛋頭的臉型煞是好看。

「好ㄚ,反正我也沒事。」我順口的答著。

慵懶的午後,在沒有稿壓的情況下,享受一下這樣悠閒,也是挺不賴的。

決定坐在場邊看滑板少年那一組人馬衝鋒陷陣,屢戰屢勝,在休息的同時,他也會過來跟我說幾句話,問我會不會無聊,想不想喝飲料。

其實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看比賽,最近的一次,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是A還在唸大學時,學校系隊間的比賽。我不和其他女生一樣在場邊瘋狂的尖叫著加油,往往我都是在樓上俯視,看他縱橫全場的奔馳,心裡頭會油生ㄧ種滿足感與優越感,瞧!那個厲害的男人,他是愛我的!

五點了,A(+)汗水淋漓的跑出場邊,瘋狂的猛灌一大瓶的礦泉水,然後再轉過身的大叫:

「哇!好爽」

「哈」

我開心的笑了。這是這幾天來第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

於是他陪我一起回家。我們散步走回我住的社區,他說他不是住在這附近。只因打工的地方在此,不然應該是不會出現在這裡的。

沿路上他啦啦咂咂的說了很多學校的糗事,他爛到不行的英文,還有打工的點點滴滴。

而我只有一直不停的笑,不停的笑,我也不知道我是真的想笑,還是用笑來掩飾些什麼。

笑到流出眼淚來,他才緊張的說:

「哎呀!我本來是想說下午看到你眼睛腫腫的,一定是又哭了啦,所以才想辦法講笑話逗你笑,好像過頭啦,妳又哭了,這....不要哭了....」

天哪!

這句話不說還好,一說出口,笑容頓失,而淚水奪框的速度,有排山倒海的氣勢。
A`嚇傻了,不知道該怎麼辦的他,慌了手腳,突然他像是想起什麼一樣的,再次的把我擁入懷裡,讓我好好的哭個夠。

現在回想那時剛剛運動完的他,胸口是溼的,淡淡的汗水味,有點急促的呼吸,還有清楚感受到胸口砰砰跳的律動,有他的,也有我的。
不同上次的,上次是完全的認錯人,這次,我認知到抱住我的人,是A(+),不是A。

「大姐,可以跟妳要電話嗎?」

我仰著頭抵到他的下巴,正好看著一雙顫抖的唇說出那句話。

連載-影子-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