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誌我們的異色青春》中篇小說 連載中

1 / 1

<濫觴>

某一瞬間,當萬物墜趨罔無,存有乃純靜閃現。-Maurice Blanchot

直到今天,隸永學長的社群網站,依然留著這一則貼文。

儘管,這麼多的日子都已經過去了。

我終於提起手敲下鍵盤,緩緩輸入留言。

游標閃爍……

<楔子>

對於青春,我聽過一種說法,所謂:「韶華似春,而願其長久。」

但人們卻疏忘掉,三月桃花淫雨侵……年輕,果真如詞語般妍絢且值得懷念?

當質疑自身的瞳孔,醉迷往昔所折射的美麗,被放大的虛像,該如何詮釋青春的真實?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我是徐靖蘭。

青春對我來說不是一季的春,而是一泓難見底細的深潭。

雜沓的輿論,錯綜的傳聞,或跟隨心情的讚美與貶損,走廊間趨近趨遠的嘲諷和嘻笑……

總在靜寂的寒水裡漫延,暗湧,流淌……。虛虛實實又無可遏止地,環拓泛泛的語漪,

它彷彿寒浸的侵襲,有時,我無法抗拒。

猝不防的,總令我聯想起,學校校游泳池裡的那股涼意……

第一章<落水>

嘩咚一聲……

我真的來不及反應,隱約聽見身後有微細的腳步聲時,一切已經太遲了。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我的上背驟受一道推力,身體立刻失衡,重心前蕩。

須臾間只驚覺,游泳池的水猛然沖捂住鼻腔,黏膜澀酸的痛楚烈泛。

無預警落水的衝擊,使我的手臂跟面頰吃痛,特別是下頜骨的觸裂感直竄牙根,在牙齦裡脹漫。

凜寒的池水,在口腔中不斷湧浸,消毒氯的氣味充盈在齒顎間,連舌頭也感覺苦窒。

更糟糕的是,沒有氧氣……

我無法呼吸……缺氧使腹部的壓力逐漸聚升,

我眉心一蹙,緊閉著雙眼,池水的溫度彷若霜凍,與我的體溫較勁著。

我用左手,慌亂僵硬的捂住口鼻,右手下意識的掐住自己緊繃的脖子 ,

我是廣告,請往下繼續閱讀

雙腳奮力地踢扭,軀幹不受所控的折晃,體內膨脹一股臨界的勒壓跟絕望,

我就快要溺斃……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