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4

📚📑📝:《後真相》、《放屁》| 唾棄真相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漠視

既不闡述真相也不掩蓋事實,那就是放屁

《放屁》2019

似乎近年來「後真相」一詞瘋狂被媒體濫用,每到了選舉期間在網路搜尋後真相的人會突然暴增,接下來便會看到許多政治操作的內容。不過後真相到底是甚麼?又是如何人們接收資訊的方式?在《後真相》這一本書裡,作者的解釋為:

為了現實的政治附屬目的,認為感覺比事實重要

每到選舉時的政治證件永遠都會造成正反方選民的情緒宣洩出口,純粹的討厭、純粹的喜歡都會成為批鬥焦點;《快思慢想》(Think Fast And Slow)提到人們在面對決策時,情緒大腦所掌控的「第一系統」便成為大腦的方向盤。所以事實上,我們並不是沒有用大腦思考,而是我們用錯大腦的部位在思考。

.

  • 是甚麼原因排斥了理性討論呢?

如果你曾質疑為甚麼中國很多人始終會覺得台灣是他們的,那你估計沒有看過中國官方的小學課本;我的媽媽是中國人,我曾經也會跟她爭執類似的地盤問題,然而有次看到我的表妹的小學課本,上面寫著斗大的一行字

.

《祖國的寶島:台灣》

.

而這就是中國小學生的教材。跟台灣的說法有相當大的區別,因此我們並不需要爭論,因為打自小時候我們所看到的世界就不一樣了,我們也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世界就是現實,然而這兩種現實卻有著南轅北轍的想法。這是傳統的說服手法之一,透過教育、印刷文本來傳達某種理念。

.

但是走入現代,網路功能的擴增,後真相的製造並不需要幾年的時間;透過網路,也許幾天就能達到。想像一下,我們周遭所看到、摸到、聞到的東西對你而言都是真的,對吧?

.

你怎麼知道?

就像在駭客任務裡的Neo,他如果是在母體(matrix)內醒來,他該如何知道、辨別自己其實是在母體當中;又如果,這個母體就是為個人打造的話,在其生活的人將會自然地接受這世界是「真的」,這感覺就像「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而這是所謂的過濾氣泡(filtered bubble,所有我們接收到的資訊都被過濾且量身打造的,而這也就是我們所生活的資訊社會。

.

一旦我們習慣看到眼前被設計過的資訊,我們自然而然就會相信這就是世界運行的方式;網路社群集結想法一置的人群,把苗頭指向反方大力批判。我們很不解明明事實擺在眼前,為甚麼他們不相信?;同時,他們也覺得明明事實就不是那樣,我們為甚麼要相信?(還記得2020總統大選時,台灣社會颳起的韓流嗎?我認為那是個很棒的例子)

後真相的社會當中,出現了一種奇特的言語 —「放屁」

.

有人說謊話、有人說真話;他們玩的是相同遊戲的對立兩端。儘管一端是被「真」的權威所指引,另一端則被否定的權威指引,兩端卻都是各自根據他們對「真」的理解作回應。然而放屁的人根本就忽視這兩者的要求。這種人不像說謊者那樣抗拒真的權威、反對事實,他根本就不在意事實;就影響力而言,放屁遠比說謊嚴重,是真實更大的敵人。

.

在檯面上的公眾人物、名嘴最常做這樣的事。一番譁眾取寵的表演之後,他們並沒有發表同意或是反對,更糟的是,甚至連他們的意見也是殘破不堪、站不住腳。而這就是放屁的功效,不是討論公共事務

.

而是製造話題

一如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 (Hannah Arendt)所說

說服群眾的不是事實,甚至也不是捏造的事實,而是公然蔑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