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8

騙~



幾天前,歌友會的成員之一小軍,在line敲女人「劉華說,妳到處跟人借錢,也沒有留下字據,是不是打算賴債?」

女人讀完,先是一頭霧水,但隨後就弄懂了,她有萬箭穿心之感;「那匯款帳號是?金額?可以提供?讓我確認一下,多少總是要付出利息吧?」

女人套話技術一流,小軍提供了數位歌友的連串的匯款或轉帳單據。

是上個月吧,前夫突然來訪,開口要錢未遂,臨行搶走了女人的手機,當時,她就料到會有事發生⋯但千算萬算,沒料到是這款。

前度婚姻的失敗,是因為前夫經營餐飲業失利,為了調頭寸,背地裡,以她的名義來會、跟會,最後是倒會,這?人間還有標會這玩意啊?

女人一昧的類不食人間煙火,讓她囧很大,最後背負190萬的債務;分手後,淨身出戶,一個女兒歸女人。

一份朝九晚五的人事文書工作,不足以讓女人扛起家計,女人無計可施之下,透過報端分類小廣告,轉戰摸摸茶室賺外快。

42歲的她,有背影殺手之稱,那意味臉蛋普通,可身材曼妙;在這裡,女人學會各款服務的勾魂術,懂得如何取悅男人,在各種花招裡,也學會察言觀色,陪跳舞陪旅遊陪聊天,也陪人飆歌,賣藝不賣身。

失去婚姻的一年半載裡,女人月入10萬的薪資,節衣縮食度日,女人眼看著自己要站起來了,不免喜形於色;但前夫這一出手,卻再度讓自己打回原形,回到原點。

這天,在滿布玫瑰飄香的咖啡廳裡,女人柔情似水對歌友會的成員們說,「那個賴帳號是我的沒錯,但你們提供的匯款或轉帳單據,對應者?並不是我,你們的借款落入他人的口袋,基於銀行個資法,銀行對口無法奉告,只能證明非本人取得,所以到底是?我也不認識耶,目前已經報警處理。警網可望不日破案。」

女人面不改色的正色說完這些話後,表示要上班去了,説罷,她優雅的買單離去。

一票歌友會們都傻了,阿軍說,「要怪我們轉帳前,沒有確認一下。」

劉華說,「就3萬而已,誰會想到啊?她看起來本來就很缺錢花,離婚了,拖著女兒⋯好心幫她耶。」

咖啡廳外,白雲飛過,彩虹舞過;萬物皆有本,只有借出去的鈔票不肯回頭。而良家婦女與江湖混跡的女人,兩者差別就在這裡~後者認定,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啦!

東窗事發後,女人封鎖+刪除line上的歌友會成員,輕輕唱起「分手快樂」沒有人會珍惜得手後的獵物,尤其是一次性的獵物。

女人搬家了,為女兒轉換學校,現在可以說她是城市女獵人,或者說女騙子更恰當;金錢是她的附加價值,她流竄在各縣市的歌友會,她不再相信愛情,也不再需要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