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泛著綠光的小正太(下)

    我以為自己反應夠平淡,小正太就不會再弄我了,結果沒想到晚上去補習班才是重頭戲。

    在補習班吃完晚餐後,我們有半小時的晚休時間,老師會把教室的燈都關起來,讓教室裡的學生好好睡覺。

    我也跟旁邊的阿又還有後面的同學說聲晚安,趴下去的時候,我不是面朝桌上,因為怕自己睡得太安穩等下會起不來。

    所以當我趴下來睜開眼睛時,看到自己的大腿……

    ……上趴著、小正太。

    它就這樣仰著頭無神地往上看,在黑暗裡襯著周遭的綠光更為驚悚,恐怖指數簡直報表了!

    噢!操!

    我猛然吸進一口氣不敢呼出來,就怕自己控制不住尖叫聲。

    但控制住嘴巴卻控制不住反射神經,我立刻彈起來,桌子不小心震動了下,連椅子也小小的往後撞。

    旁邊的阿又才剛趴下去沒多久,也被我這舉動吵醒,她轉頭小聲地問著:「怎麼了?」

    就在我還在猶豫要不要把實情說出來時,後面同學也悄悄地起來。

    暫且先稱這個女生為小芷。

    「妳們怎麼還沒睡?」小芷面向我們趴下來,幾乎是用氣音在說話。

    我雙手合十向小芷道歉著:「拍謝我吵到妳了嗎?」

    小芷擺了擺手,柔聲說道:「沒有啦。我只是突然有點頭痛。」

    聽她這麼說,我忍不住看向旁邊幽幽與我對視的小正太,正在糾結要不要把真相說出來。

    小芷也是一個感應得到的人,她的反應就是頭痛頭暈。

    但我還是心存僥倖,覺得不會那麼巧,所以我故作輕鬆地問著:「是身體不舒服嗎?還是快感冒了?」

    小芷皺起眉搖了搖頭,她看向我道:「我覺得是不乾淨的那種……妳有沒有看到什麼?」

    有,就在旁邊涼涼地注視著我們。

    我默默點了點頭,挑比較不嚴重的情況說。「嗯……是我這邊的關係,害妳頭痛,拍謝。」

    「……它跟著妳?」小芷有些遲疑的問著。

    在我頷首之後,阿又接著問:「這樣會不會對妳不好?」

    我勉強笑了笑道:「沒事沒事,它跟著幾天就會膩了。」

    之後晚休我們還是有睡到一點,我是直接閉目養神,以免又被什麼不乾淨的給嚇到。

    休息時間結束後,老師便發下一張考卷讓我們考試,考完互相改考卷後,老師便開始檢討。

    如果課堂上檢討完還是不懂的,都能再額外出去教室問老師。

    我就是那個還不敢在課堂上舉手問問題的人,所以沒多久我就拿著考卷出去教室,只是等到我進來後,班上同學幾乎全部同時抬頭看我,那眼神總覺得有點一言難盡。

    我被看得渾身不自在,只想趕快回座位問阿又她們。

    「那個、剛才我出去以後怎麼了?」

    小芷跟阿又同時湊近我,說話的聲音甚至比晚休時還要小聲。

    「妳剛才出去沒多久,教室冷氣突然就關了。」

    ……

    我乾笑著安撫:「那個是巧合啦……可能教室冷氣突然故障了。」

    「可是後來冷氣又突然自己打開了,都沒有人去動……」

    呃……

    「而且剛才就我們這區坐的地方電燈一閃一閃的,超恐怖的!!」

    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一句辯解的話都說不出來。

    「妳被跟真的沒事嗎?」小芷擔心地看著我,她揉了揉太陽穴似乎想緩解些什麼。「我剛才頭也一直在痛。」

    我原本以為都不要說,就不會牽連到她們,結果還是嚇到她們了。

    我有些愧疚地低下頭,用氣音說著:「嗯……這次的很陰。」

    阿又好像倒吸一口氣沒說話,而反應過來的小芷焦急地出聲。

    「那妳要去處理啊──不然這樣對妳不好。」

    我點了點頭,也下定決心了──準備送小正太「強制離開」。

    我請一位高人幫我驅逐掉小正太,過程中有點不舒服但我還是忍下來。看著小正太可愛的臉孔都扭曲了,我不禁嘆了一口氣,不算同情、畢竟他做這麼多害我的事情,只是有些感慨到底發生什麼事讓這麼小的小孩滿腹怨氣。

    只是這時候也不便去探討。

    「快走吧。到另一邊喝孟婆湯,你就會忘記這些不開心的事了。」

    小正太先是惡狠狠地瞪著我,似乎覺得我怎麼有膽這樣處理。只是後來它又低下頭,訥訥地開口,那童聲不再含有其他情緒,卻反倒顯得悲涼。

    「如果可以忘記就好了。」

    在那一瞬間我有些心軟,小正太的本質好像不壞,只是不知道遭遇了什麼事情。

    「不管遭遇什麼事情,它還是壞的,它並沒有控制好自己。」高人似乎看出我的心情,淡淡地說著:「妳不用覺得怎樣,妳沒插手處理是對的。」

    我仰望著逐漸透明的小正太,沒再多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小正太徹底離開了。

    不知道它離開前是不是還懷著怨氣,畢竟我從頭到尾都不想幫忙。

    只是我由衷地希望,如果他還有下輩子,希望能好好做一個小孩子,不要再陰沉著臉嚇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