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鐵窗》下

#原創小說 #驚悚類 #短文

只見一片漆黑的影子裡,好像有一支細細長長、更深更黑的影子不停戳弄我的鐵窗。而就在它的戳弄之下,一包東西從鐵窗上面掉了下去。然後又繼續有重物掉落的聲音傳出。

我瞬間放下心裡的大石笑了出來。原來只是有人在上面丟東西而已,我還以為是小偷勒!

得知真相的我終於沉沉睡去,不在想那些根本不存在的怪物。

幾日後,當我經過大廳時聽見管理員伯伯說旁邊的巷弄裡很臭,是不是有老鼠死在那裡?又過了一天,大樓外面出現了兩輛很帥的警察車。我好奇地想聽,可是卻被大人給趕走了。

當天我在家裡等著父母下班回家,也希望他們可以從他們身上打聽到一些關於警察車出現的消息。為了讓空蕩蕩的房子有點聲音,我還把客廳的電視開到最大聲然後回我房間玩著機器人。這時候我隱隱約約聽見門鈴響了。

「是吳叔叔嗎?」我探出頭朝著大門喊著,但對方沒有應答,只是繼續按著門鈴。可能是我的聲音被電視播報新聞的聲音給蓋住了吧?

「到底是誰啊?是林媽媽媽?還是剛剛的警察?」

我拖著鞋子不耐煩地走過去,尤其是對方像機器人一樣不停規律的按著門鈴真的很吵!我立刻打開大門,眼前站著一位皮膚很蒼白的大哥哥。他看起來人很好,臉上掛著一抹禮貌的微笑。他看了我後面的客廳一眼後微笑問道:「哈囉!你自己在家嗎?」

「對阿…你是誰?」我有些戒備的把門關上一點。

他又笑了笑。「我是住在對面的,剛剛我在曬襪子不小心掉下來了…」

「襪子?你掉在哪裡?」

「在你房間的鐵窗上。」他困擾的嘆口氣。「我原本想用棍子撈,但又怕直接掉到巷子裡…不好意思小弟弟,可以麻煩你幫我撿嗎?」

「哦…那你在門口等我!」

我把門關上以後快速上了鎖,確定安全以後才走回我的房間裡。我推開窗戶往上看,卻沒有看見鐵窗上有掛著襪子。於是我又往下看,沒想到小巷弄裡面佔滿了警察。他們彎著腰檢查地上的小黑袋,然後一包一包的傳遞出去。

我突然想到一件怪事。

那個大哥哥怎麼知道這裡是我的房間?而且他剛剛說棍子…我突然想起那天在量牆壁距離的時候上面快速收回的那隻手,綠色的袖子跟大哥哥身上穿的好像…

還沒來得及多想,腦袋突然受到重擊的我就這麼再也醒不來了。

警察收集完所有黑袋以後開始向兩棟大樓的管理員問起住戶名單,尤其是住在丟棄黑袋上方的那一排住戶。剛好這時候男孩的爸爸媽媽下班回家碰上了警察,他們接受了警察的偵訊被帶往大廳裡附設的一間小房間內。而其他警察聽聞這棟大樓裡除了男孩父母以外,另外兩位姓吳及姓林的人家剛好都外出不在後,決定從隔壁大樓開始搜索。

這剛剛好給他足夠的時間。

足夠把小孩切成一塊又一塊,雖然他房裡生鏽的鐵窗不能往外開,但沒有關係,小孩骨架小,要切成能從鐵窗往外丟的大小也不難。

客廳裡傳來的新聞插播,報導的正是他們這裡的新聞。只聽見口齒清晰的主播分享著最新消息:

「為您插播一則消息,警方居然在大樓的小巷弄內發現一袋又一袋分裝的屍塊。警方推測兇手疑似是行兇後將屍塊帶來這裡丟棄,目前正在積極偵查中…」

警方正在隔壁棟裡做偵訊,他們在訪查一位老婆婆時偶然聽見窗外有東西落下的聲音。他們問老婆婆之前有沒有聽過?可無奈老婆婆重聽,連他們說的話也聽不太清楚。

她說平常照顧自己起居的是自己的孫子,笑笑地說自己孫子是世界上最乖的人,她正在編織的綠色毛衣便是要送給孫子的。

警察結束了訪談,這時候一名穿著綠色毛衣的男子剛好迎了上來。「啊!警察先生您們還沒走真是太好了!」他慌慌張張地說。

「怎麼了?」

「是這樣的我剛下班回來,路過巷子的時候好像看見對面的一戶人家在丟黑袋…隨地丟垃圾是不對的,希望警察先生幫我去跟對面溝通一下。」

丟黑袋?警察立刻警覺起來,叫上同事馬上趕往另外一棟,卻在搜查中發現男孩家中的一灘尚未乾涸的血跡。

-END

第一次在這裡寫作,希望大家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