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這世界需要來點想像力】原創奇幻短篇- 嵐楓林02 -鏡家奇葩

二月十一日,寒末季節,縱使戶外下著飄飄白雪,「鍾磌神寺」前的廣場周圍依然擠滿了人,因為今天正是舉行選拔競賽之日!

「小燁,就照爺爺我教妳的做就對了!」一名看似七十上下的老人,中氣十足、精神奕奕得豎起食指,對著眼前妙齡少女叮嚀道。

「吼唷~爺爺啊!我說過幾百次了,我不想當特使嘛!」說話的女孩頂著一個打薄的香菇頭,遠遠看長得像栗子,頭上右側用有著藍羽吊墜的髮圈綁起一個包髻,身形中等不算纖細,但身上也沒多餘的贅肉,散發著相當中性的氣質。

她,鏡堂燁,出身在歷代負有守護國家秩序安全的名門世家,但她從小的夢想只有四處旅遊見見世面,嚮往嵐楓林以外的國家及世界、不同的人文、不同的食物,說不定還可以找到個真命天子呢~誰要被特使這要命的職位綁得死死?

當堂燁陶醉想著,老人卻長嘆了口氣。

「我多麼歹命啊!家族向來單傳男子,卻在這丫頭身上斷了香火,現在她竟忤逆我!唉唉~棺材都踏進一半了,還要我餘生縮衣節食,過著節儉持家的生活!」老人發揮五子哭墓的功力,就在競賽場入口大聲哀嘆了起來。「唉呀!~我辛苦大半輩子,想不到如今的一點兒要求,孫女都鐵石心腸拒絕~」

堂燁聽了,青筋冒出了好幾條,火大道,「爺爺!」

如果她踏上旅程,那家裡就毫無薪俸供應,但就光爺爺、爸爸兩人當特使所賺的薪俸,已經足以養活他們自己和奶奶、媽媽,還有她一輩子了!爺爺真不知足!

忽然一陣鼓聲大起,一支旗隊揚著大旗跑滿全場,浩浩大陣,氣勢滂沱,這是天刑選拔競賽的開幕儀式。

「糟!開始了!」可惡,都是爺爺啦!

堂燁顧不得鬧脾氣的爺爺,快步跑進競賽場。

堂燁快速鑽過正在表演的旗隊,其中幾個舞旗之人著時被她嚇了一跳。

試場中央是偌大的平台,似乎是為了之後的測驗項目準備的,而平台左右側擺有七張兩兩對稱的試壇為受試者們休息及準備的位置,堂燁掃了一眼,果然只剩一張試壇前沒站人,想必是她的位置。

「小燁~這邊這邊!快點啊~」在她試壇旁邊位置上,一名有著一頭柔順及腰長髮、穿著黃色系亮緞面上衣、飄逸輕紗裙、外貌十分亮眼可人的女子向她招著手。

那是她從小的姊妹淘,日宮司玲。

堂燁朝她一笑,隨即就位。

「還以為妳不來了呢。」司玲見到堂燁,露出柔美的微笑說道。

「哎~~~還不是被揪著耳朵拖著過來了……」堂燁沮喪地像爛泥一樣,一屁股坐在試壇上,雙手托腮。

司玲佯裝懇求樣,笑著說:「那就請妳手下留情囉,小燁!」

堂燁揚起托腮的右手,瀟灑地擺了擺說道:「放心放心~」第一關結束她就準備浪跡天涯去了!

堂燁心想:『我們家目前的神將,未神、丑神是爺爺的契約神將,爸爸的則是辰神、卯神,剩下還有先祖留下來的亥神、戌神、寅神,這7名神將要召喚他們都太簡單了,平常就熟得很,說不定被爺爺交代過我今天要參加試驗,全部都蓄勢待發回應我的召喚。所以,為了在第一關能夠失敗,我要召喚那個在名單上、卻從未出現過的神秘人物,午神!看過要跟他締結契約的結印根本是其他神將的3倍,又繁瑣又費力,如果連爺爺和爸爸都召喚不出來,我當然也不可能辦到啦~』她奸詐地把如意算盤打得嗒嗒響。

等待間她偷偷的觀察了一下候選人們,今年真是百花齊放啊!在大平台對面的,虹列家是名男子,戴著眼鏡,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年紀比她小,約莫15歲左右;赤丹家是個身材火辣、皮膚是完美小麥色的冶豔熟女;海翼家,嗯……她看不出來是男是女,髮型看來是跟司玲一樣的長髮,身材有些高佻;容家的女繼承人非常嬌小,不過臉蛋美得傾城,年紀似乎與她和司玲相仿。反觀跟她在同一排的受試者,除了司玲,另一個是乾宵家男子,從頭到尾一直低著頭,頭巾包起右半邊的臉,完全看不見他的面貌。

一震撼動人心的鼓聲又起,旗隊完美演出贏得不少喝采,很快地,試場安靜了下來,緊張的氣氛足以逼瘋一個人!

一位散發出壓倒性肅穆嚴謹氣息的男人從寺裡走了出來,身旁跟著兩名童樸,未發一語全場竟顯得更加肅穆莊敬。

堂燁的爺爺一見,眸光立即閃過些許異象。「音國師?」心想:『這男人在20年前突然在國王面前嶄露頭角,但身世來歷都不明朗,且身上的氣息顯得與嵐楓林格格不入,真是令人不快啊。』

此時在他身旁出現了一個瘦高的身影,「老爸,情況如何?」

「唉呀,是你啊。嘖嘖,小燁竟說她不想成為特使,唉~」說著,又一臉絕望的看向堂燁,很不巧,堂燁也看到他了,立即皺起臉撇過頭去。

原來高瘦男人就是堂燁的父親。他推了推眼鏡笑道:「呵呵──是很像她會說的話。」

「小燁這孩子,壓根兒不曉得自己蘊藏著多強大的力量,連阿日你啊,都遜她一截唷!」爺爺一掃先前搞怪樣,嚴肅開口。

「是啊,小莉懷孕時,從她身上散發出的強大靈氣,讓我們都誤以為是個男孩,誰知結果跌破大家眼鏡。」 阿日回想起當時,笑道。

小莉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女子,某次的任務歸途中遇上暈倒在路邊的她,日衍將她帶回家療養,兩人一見如故,很快就結為連理。于莉懷孕時,家中上下欣喜若狂,因為在肚子裡的小生命才不滿三個月,就散發出足以讓一般鬼怪敬畏之靈力,力量足以匹敵她爺爺,無庸置疑地,它們確信是個俊俏男孩子,而結果卻出乎大家意料外──竟是如今坐在法壇中,準備接受比賽,清秀而富有靈氣臉孔的堂燁!

阿日見到女兒在法壇中坐立不安,索性大口喝氣,做出及誇大的動作,好緩和自身緊張之感。他不禁失笑道,「不過倒有個地方像極了男孩子──」

爺爺無奈搖頭,顯然他也看到乖孫女的動作了。

音國師含威臉孔扳起,令七位參賽者更加感到窒息,而後他滿意的用中氣渾厚之聲,道。「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天是三十年一次的選拔儀式──選出最具天賦資格的特使──為國效力維護國家和平!」

他說完,立刻引起一陣又一陣廣大的迴響,他臉上露出若有似無的微笑道,「今次試驗──和以往一樣──共為三關──分別是『召喚測驗』、『時神將比試測驗』、『同步率測驗』!現在──第一關──開始!」

試驗每一關開始,都會先由一位審核大會之長老講解規則,而這次也不例外。

一個老態龍鍾,眼神卻銳利逼人的長老,從議審桌前站起,深具內力的洪亮之聲毫不輸給音國師,「現在是規則講解。每人各有三分鐘,召喚出你們最有把握的時神將,失敗者──淘汰!」

雖然她對特使沒興趣,也無心爭奪,但不免還是會被場內緊張至冰點的氣氛給凍僵,她能依稀聽到外圍民眾的交談內容。

「你猜這次特使會是誰?」一名手抱著約四歲女孩兒的婦人問向一旁的丈夫。

「不管是誰,絕對有鏡家。」男人探頭向試場內觀望,試著從眾多後腦勺的縫隙中窺得詳情,「但這次『鏡』家的繼承人是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真是奇了。」

「咦?鏡家向來不都是單傳男子嗎?」婦人也顯得十分疑惑。

「不曉得,幾百年了,總會有一次例外吧!」男人聳肩,隨後道,「不過鏡家派出女孩子,著時讓人失望啊……」女子靈力大多強不過男子,這是嵐風林一種不成文的刻板印象,從眾人反應看來,大多和此人沒什麼兩樣。

銳眼長老,渾厚之聲再度響起,「第一關,開始!」

七名候選人手忙腳亂的結印、念咒,無暇去管對手的進度,只期望自己是最快的一個。登時,「虹列」家候選人,過了近三十秒後,咻唰的一聲,召喚出了他們家族招牌時神將──寅神!

圍觀群眾發出陣陣驚呼,因為歷次賽程中,最先喚出時神將的都是「鏡」家,這次卻換人了!

在場外的爺爺,乾著急的跳腳,「唉唷~這丫頭在做什麼啊!都交代她要召喚『未神』了,這對她來說輕而易舉啊。第一名被拿走了啊……」

 阿日則悠哉輕笑,拍拍他的肩道,「老爸,先別急啦,第一關並不是較量速度,只是看候選人能不能召喚出時神將而已。」

「這我當然知道,可是──」鏡家一直都是三冠王啊!小燁才一瞬間,就把「鏡」家傳奇之一給毀了,他多少有點心痛嘛!

「咦?老爸,你看。」阿日的手指越過老爸的禿頭,指向開始有動作的堂燁。

爺爺一瞄,立即虛軟的向後昏去,好險兒子接住了他。「那是──那是召喚午神將的結印……鏡家沒人喚得出祂,傳說是鏡家初代先祖收服的,至今沒人能夠喚醒祂,更別說是當自身契約神將──小燁到底在做什麼啊!」爺爺崩潰地淚眼汪汪對著專注結印的乖孫女,對著她手舞足蹈,祈求她回頭是岸,可惜堂燁一點電波也沒收到。

銳眼長老的聲音又起,「還有五十秒!」

見其他六名候選者的護法神將一一現身,只剩下她還在結比他們繁複幾十倍的印,而司玲是第二個完成的人,她召喚「日宮家」眾神將中最強勁的時神將,午神──玄穎。一個從小陪著她一同修練過來的神將。

堂燁神情鎮定,看不出慌張之感,殊不知她其實結錯好幾個印,只是故做鎮定而已。

一旁司玲看得提心吊膽,她頭一次見到這麼複雜的結印,不知道她的青梅竹馬到底要召喚哪個強大的神將。。

堂燁興奮地計畫著被淘汰後要先去哪裡旅行,完成了結印,唸出最後的咒文,「掌管雷凰的午神──蒼辛啊!吾以「鏡」家繼承人之名,命令祢回應吾之召請,現身護法───降!!」要是成功,她會有一把新武器,就像司玲有鑲金邊的金綾繡扇,或者像其他繼承者,好多她叫不出名字的東西……反正是一堆千奇百怪的法器啦。

觀賽群眾議論紛紛,談論的不是「虹列」家今年第一關精湛的表現,而是堂燁召喚「鏡」家午神。

「天哪!那可是連她爺爺藍漪都沒輒的、鼎鼎大名的遠古神將啊!」老人暗斥堂燁的行為不自量力,而且看來這名老人是鏡家的鐵粉,連鏡家的隱藏神將都知道。

「我看鏡家這次一世英名就要毀在那個半路冒出的女繼承人手上囉!」一名中年男子也毫不客氣,用輕蔑至極的語氣說著。

「鏡家真有午神嗎?我這把年紀從沒聽說過啊!」另一名老奶奶扯著嗓子說著,引起了一番議論。

銳眼長老說出最後時間,「還有二十秒!」

「小燁……」司玲忍不住擔憂地喊出聲,時間要到了啊!

堂燁正氣凜然的維持最後召喚結印,神情堅定,一點也察覺不到她是故意放棄的。

突然間,飄著白雪、蔚藍天空中,被四面八方聚集而來的烏雲籠罩,速度之快,嚇得有些未見過晴天外氣象的年輕民眾拔腿就跑,雲裡開始出現一道一道刺眼的閃電。

「轟隆──轟隆──!!」

雷鳴聲以極飛快之速陣陣傳來,就像幾百頭獅子吼叫著迎面奔馳而來般,現場審議長老們、音國師、堂燁和六位候選者全都愣住,民眾惴惴不安得互相推擠,似乎為待會兒有什麼危險就立即逃跑做準備。

「不會吧………」阿日抬頭看著天相,臉上和藍漪一樣都有欣喜之色。

「那、那是……」藍漪方才的淚眼頓時一亮,滿載對孫女的驕傲與光榮。

堂燁被眼前景色搞糊塗了,其他六人護法神將都是咻的一下就出現,現在這種打雷閃電的情況……對嗎?

堂燁挑眉之際,一道響雷打在她眼前一公尺處,她被震得跌倒在地──使人折服的威猛震撼力。

她緩緩起身,眼睛眨也不眨得看著漸漸集中在自己眼前的閃電雷擊,剎那間又打出一道閃電,這次形成一雙銀色刀圈,刀圈周圍有著火焰形狀刀鋒,上頭刻著精美銀紋,寫著「蒼辛」,一對刀圈緩緩降落至堂燁手中。

現場無人不驚訝,個個嘴巴都張成大O字形。因為堂燁接下刀圈那一刻,一個留有銀白色長髮,膚色白晰透亮,相貌俊美非凡的神將──午神蒼辛,身穿無袖白衣,接連至腰間後開岔成二並鑲著銀絲細邊,長落至腳踝處,下身裡頭穿著一件雪白褲裝,膝蓋以下褲袖沒入戰靴中,右肩裝有戰甲,額上帶著一圈和堂燁手上刀圈鋒上火焰相符的額飾,漂浮在她面前。

他緩緩睜開雙眸,與堂燁眼神交會的一刻,轟然一個巨聲雷響,一切又恢復了平靜,烏雲一瞬間消散而去,露出幾秒前的蔚藍天空,白雪又顆顆飄下,彷彿剛才的異象不曾出現過。

「時間到!!」銳眼長老喊著,大概只有他沒被方才情況嚇傻吧。

長老宣布下,觀賽民眾傳來震耳欲聾的歡呼與驚呼聲,堂燁一臉不解,爺爺和爸爸有著驚訝和讚許;司玲高興得拍手叫好,她也瞥見其他候選人一臉的矇。

「那女娃──那女娃竟召喚出鏡家午神!?」這句話此起彼落,像是剛發現枇杷膏可以止咳般。「我這輩子沒白活啊!竟然見到了鏡家的午神!」

當然也有許多不平之聲,認為堂燁只是運氣好罷了,不相信一個女孩子家靈力會強過男子。「好狗運而已!接下來的試驗需要神將與召喚者齊心協力,你們看著好了,那小丫頭絕教唆不動這麼強大的午神~」幾名虬髯大漢高聲闊論,才剛說完,就被天外飛來的特大號雪球擊中,當場倒地抽蓄。

無疑地,這是堂燁的爺爺和老爸所為。敢說他們的寶貝孫女、女兒只是好狗運?他們可不認為!

「小鬼,現今為幾年?」蒼辛居高臨下地睨著一雙眼痴呆望著他的堂燁,問道。

他的嗓音十分好聽,但語調態度都相當冰冷。

「楓曆981年。」堂燁毫不掩飾地盯著他看,首先是沒見過這麼美的人,想多看了兩眼,再者是她心中一直期盼著眼前是個幻影。

「……」蒼辛聽後只不著痕跡地吐了口氣,心想:『已經這麼久了嗎?』

-----------------------------------------------------------------------------------------------------

哈囉~咪納桑!波波這邊是不定期更新~(因為本麥忙到炸,有時會忘掉)

如果不想等待,可以先到POPO:https://www.popo.tw/books/718948

已經有完結版的囉~öㅅö

排版比較好看舒服!!敝人拙見……

沒耐心的看倌們,可以在波波等更新~─=≡Σ((( つ•̀ω•́)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