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嗚~小小社畜の月經噩夢

「水電費」

尋常的周末晚上,從客廳的凌亂桌面忽然掉下來兩張卡紙。

平常我根本不會注意桌上到底擺了些甚麼鬼,因為那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兒大部分都不是我的,大部分啦。

出於純粹的好奇心,我將它倆從地上拾起。

然後我才發現水電費已經欠了兩期,繼續裝死的話三天後即將被停水停電。

幹 「為什麼都沒繳啊?」我問旁邊的那個傢伙。

她只回我一個茫然的眼神。

我想這就是一種生活吧。
遠離家鄉、追尋自由的小小代價,就是要隨時注意默默闖進生活的各種屎尿。

這也沒辦法,帳單又不會講話,它只是默默地躺在桌上發臭,等著某天有人發覺空氣似乎開始充滿嗆鼻異味,才會忽然驚覺這坨大便的存在。

我想往後的無數日子大抵如此,沒人會隨時提醒你何時該拉屎或者何時該放尿,對於這些無時無刻都充斥在日常中的狗屁,該早些時候習慣才是。

好啦,這坨屎老實說也沒特別臭。

明天,要去繳水電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