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雜記 | 辛苦你這一輩子來活一次了-這一刻,死別

名義上的父親離開了,在凌晨。

沒有太過戲劇的悲愴,或許是終於放下了這樣牽扯不清的這一世。

昨日晚上,到了安養院見了「這位」,

算是最後一面吧!我 想。

「嘆氣式呼吸」,是指所有可以呼吸的肌肉都用力地做最後掙扎。護理師說,這是患者最後的關卡。

「他可能沒有意識也無法說話,但是可以聽到你們說話」護理師說,

「你有什麼想要跟她說的嗎?」

我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沒有。」

看著病床上的他,聽著呼嚕呼嚕的呼吸聲,

「辛苦你這一輩子來活一次了。」終究還是輕輕地吐出了這句話。

或許血緣是最難解的結,無法真的放下也無法真的怨恨,

最多,我們只能試著用對彼此傷害最小的方式拉開距離,

或許就會覺得對方好一點(也或許不會)

總是想著,為什麼受傷害的一方需要原諒呢?

而加害的一方,為什麼只要懺悔,就值得被原諒?

甚至,無法獲得受害者的原諒,卻是受害者的錯?

忘了在哪裡看到(可能是蔡康永?)

「你可以不用原諒,但為了自己,你可以放下。」

想想,這樣的自己,算是把過去的恩怨都放下了嗎?

又或者只是「算了!」的得過且過呢?

或許在死者為大的四個字下,這複雜的感覺已經獲得不到解答了吧!

說到「死者為大」,我又想起了曾經聽到的一個論點。

有人說,當你想評論一個人的一生,

千言萬語只換來一句「算了,死者為大。」的時候

或許,這個人是否對於你來說,都是些不甚愉悅的記憶呢?

那位名義上的父親離開了,

想起護理師最後在病床前問我的話,

「你有沒有想問爸爸什麼事情?」

「沒有。」

「那你有沒有想跟爸爸說什麼話?」

「沒有。」

或許有點...冷酷?

但唯一也是最終只想對「這位」說的

卻僅僅只剩下「辛苦你這一輩子來活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