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一個關於shots的小短篇。

喝酒的時候,我從不喝shots。可能是以前曾經喝掛差點被帶走過,導致我對於shots有陰影。

直到一個多月前,踏進了這家酒吧。沒有酒單的調酒像下了毒般令人著迷,因為你總是期待下一杯是什麼。調酒師幽默的談吐、讓人放鬆的空間,是一個完美的秘密基地。

今晚,一個人獨佔了吧台位,喝完一杯酒後,調酒師端上了一杯shots,示意招待的,一起乾吧!我盯著那杯顯然不是純shots而是經過特別調製的shots有些猶豫,畢竟之前喝掛的是純shots,調過的會不會和之前不同?

我搖搖頭,告訴他我不喝shots。
「這杯不會讓你掛,你的酒量我知道。」調酒師露出了令人安心的笑容。

我只用了一秒衡量我的酒量以及他衝康我的可能性,下一秒就拿起那杯酒和他敲了杯。

厚,但順口。我訝異得說不出話,他從我的表情猜測到了結果,帶著得意的笑容。
「告訴我為何你不喝shots?」也僅此一杯shots,看樣子的確不是想讓我掛。轉眼他端上了我剛點好的第二杯調酒。
「因為覺得會喝掛。很危險。」
「那是你覺得。我的shots可跟以前你喝過的不同。」
「真假啊?我怎麼知道會不會掛,搞不好等一下後勁上來我就掛了。」我皮笑肉不笑地回答。
「好,那你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證明給你看。」他眼尾帶著閃耀的自信光芒,好像我激起了他的挑戰心。
「怎麼證明?」
「到時候就知道了。」
往後的一個月,除了出差的三四天以外,我幾乎天天去那間酒吧。而他每次總會端上一杯不同的shots給我。有時候他會在我喝之前和我解釋裡面的成分跟濃度;有時候則是等我喝完之後,他要我說說覺得裡面放了什麼酒;更多時候他和我一起敲杯共享短暫的歡樂時光。

如果隔天我休假,他便會端上兩杯,從來不會更多。但可以肯定的是,我真的從來沒有因為他的shots醉過,頂多就是喝嗨了回家秒睡而已。不禁讓我懷疑以前自己喝過的酒是有多爛⋯⋯就連有一次,他端上的其實是威士忌純shots,從前喝威士忌必吐必宿醉的我,竟也完全沒事。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剛剛好」了吧。

一個月後,一個微雨的夜晚,我照舊在差不多的時間推開了酒吧的門,坐進他早已幫我預留好的吧台位置,滿心期待著他今天要變什麼把戲給我。
「我要離開了。」他端上了第一杯調酒,雲淡風輕地說出這句話。
「離開?你要去哪?」我驚地差點沒灑出酒來,情緒到點但說出口的回答倒是冷靜。
「有要做的事。」他沒說白,我也沒多問,畢竟是他的個人隱私。
「可是以後我就喝不到你調的酒了。」我有些沮喪,但我能對他感到沮喪的只能有這件事。
「今天不喝shots。」他牛頭不對馬嘴地回了這句話。
「為什麼?你都要走了還不讓我多喝點。」 「你可以喝shots的,我們已經證明了。」
「我只能喝你調的啊!」估計其他調酒師弄出來的東西還是會讓我掛。
「你其實從一開始就可以喝,但你卻說你喝不了,現在又說我調的就可以了?為什麼?我給你的和其他人並沒有不同。」
「什麼跟什麼⋯⋯的確是因為你,我才可以喝shots的啊!我一開始不敢喝,也跟你說過了是因為我怕跟以前一樣喝掛啊!」
「你很清楚自己酒量在哪裡的⋯⋯只是你因為之前的一次經驗覺得懼怕,所以覺得自己喝不了,但其實沒有。那為什麼你卻覺得只有我調的你才能喝?」他的一番話,讓我五雷轟頂。

因為我答不出來,讓我克服恐懼的,是你調的酒,還是你這個人。

夢醒了,還是一個人,坐在熟悉的吧台位上,眼前放著一杯shots,和一個月前他端給我的第一杯一模一樣,只是吧台內早已空無一人。
—————— 《後記》——————
酒吧確實存在着,但我當然不可能連續一個月去。而調酒師與shots,只是從另一件事,得出的一個靈感而已。

更多花蓮好吃好玩、健身、短篇小說
🔍 IG: m.w618

#storytellermi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