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韓劇「哲仁王后」……fan club anti fan ....

無圖……

她還在沉迷分析平民美食湯飯的魅力時,一抬頭看著對面的哲宗,他臉色一變。

剛剛還口是心非幸褔的把那碗湯飯吃完的人,突然安靜無聲了起來。

而隔壁的一桌在高談闊論如今的時局,快要逼死人了,而當今的王,不知在做什麼?一點都不為百姓著想,其中一個人應道:「當然是一起貪污,把好處都中飽私囊去了」

她看著他的面色一沉,他反手提著酒起身往那桌走去,她原以為他是想去幹架的還有點小緊張,沒想到他居然一屁股坐下,幫那些傢伙倒酒,跟著他們一起批評取笑自己。

她看著他說著自己是假兩班,全身上下除了衣服是和族譜外,其他什麼都沒有。

她有些意外的,看著他跟那些批評他的人談笑風生。

看來是我小看了他,她想著,嘴角揚起一抹讚揚的笑意。

只是再看著,他的虛偽笑容已然掩去,劍眉下的雙眸突地幽暗起來,那談笑風生的面容已不復見,臉色冷肅著,寒著一張臉,而雙眉緊鎖著、嘴唇抿的老緊。

有人說著:「怎會讓一個謀逆家族成員來當王呢?爺爺、親爹、兄長全都被以謀逆罪處死,讓一個代代孫孫都是逆賊家族的人當王,這像話嗎?」

她只看見他低下頭,眼神閃過一絲憂傷,嘴角有一絲勾起,似乎也在嘲笑著自己,臉色更顯沉重。

她不知為何,看著這樣的他,讓她的心擰疼了起來。

另一個又說著:「人家讓他當王,他就去當了?這不是寄生在殺了自己家族的金氏上嗎?真是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

她當真聽不下去了,忽地雙手拍桌,將披頭長裙,一把扯下,放在椅子上,嘴裏念道:「你們也說的太過份了吧!」

起身前往那些自以是的傢伙那裏。

「要罵誰是你們的自由,但罵到人家的家人,這也未免太過份了吧?」一邊說著一邊霸氣的把一隻腳大力蹬在涼亭上。

「惡帖也有不能超過的界線」

哲宗聽到這句話,似是有話想說,但還沒說出,被中殿的氣勢給嚇到了。

因為她還在連珠炮似的射出她的彈藥,似有不死傷不罷休的態勢。

「還有你們以為王那個位置很好當嗎?一不小心便會被毒殺掉腦袋的」

「你們以為王很好做嗎?」她充滿怒意加重語氣的說道。

右手還撐在自己的腿上,虛張著聲勢。

他試著要去拉她的手,要她別再說了,但她揮開他,不理會他。

「妳是王的代理人嗎?從王宮來的嗎?妳到底是誰?」

他又試著要阻止她,但不意外的,他的中殿完全不理他。

「我」

「我是……」她高聲回答說

他放棄了,他低垂雙眼,以為她要說出她是當朝那個讓人厭惡的王的老婆。

「我是王的fan club」

此話一出,眾人傻眼,fan club???

「粉絲俱樂部?」他瞪大了眼睛充滿疑問說…

「黑粉也是粉」她自言自語的說。

「反正,如果你們膽敢再罵到人家的家人,給我試看看!」還一邊說著一邊用食指掃過那兩人。

「到時后我一定………」她做勢要翻了那飯桌上的飯菜,所有人連忙阻止她。

他急忙起身把她給拉走,再留在此地,這女人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臨走還不忘給酒母道歉結賬,跟拿走她的長裙。

他邊拉走她邊想著,看著她杏眼圓睜,一臉氣乎乎的幫自己辯護的樣子,讓他的心一下從刺骨的寒冬中暖和了起來。

是的,他想著,她就是那燦爛如火、似一抹冬日難得看見的暖陽,溫暖他全身。

還有,等等得問她fanclub究竟是什麼意思。

笑意的花朵又卒不及防的開滿他的臉上。

#哲仁王后

#金正賢

#申惠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