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6

老派的浪漫-特香齋西餐廳

似乎每件事物,染上一些過往的色彩,就產生了難以重現唯有懷想的限定美感。像向晚的落日餘暉,不分西東,映得眼前大地都一片迷濛橙黃,暖進人們心底,安然而美好。但卻僅僅是一瞬,接著黑夜就要來臨。奮力求愛的戀情,是如火燒一般的赤紅,恣意揮灑的青春淘氣,是像春筍一樣的鮮綠,而這些花花綠綠一旦成為過去,不管如何的明豔,就都成了斑駁的褐黃色。年輕人,一瞬就老了,在我們還走得踉蹌的時候。

然後我們總忍不住地回頭望,像一隻貓兒舔舐自己毛髮,低頭沈吟重新梳理記憶和歷史,再望向遠方。整理之後,在思考什麼呢?懷舊,是個那樣複雜的情感,那樣的秘密和私人,以至於我們什麼都不說了,只能淺淺地說老派的浪漫會勾人。

在街角,我偶然看見特香齋西餐廳的老舊招牌掛在板橋老城區的二樓,心想這名字取得真是不合時,特別老派,特別有味道,便臨時起意改去這裡用餐。它落在二樓,走上不算寬敞的樓梯,是歐洲雕花圓柱式的扶梯,牆上用了不少木頭貼面,頭頂吊著鑲金邊的白色圓盤燈,看來不是很華麗但亦頗有莊重的感覺。餐廳大門是扇自動門,門上貼著土黃色老式字體的特香齋三個大字,門是現代化的,字是有歷史感的,剛踏入餐廳我便覺得很有意思。進到用餐區後,古典歐風的裝潢更是抓住了我的眼,一盞盞燭台式吊燈懸在貼著浮雕壁條的天花板上,四面八方掛著歐洲風情畫,長桌軟椅玻璃杯,還有一整面高牆的老唱盤和播放設備。侍者們各個著正裝,不疾不徐地為顧客領座、倒水、講述菜單。優雅而自持自重是這家店給我的第一印象,後來方才知道在一九八零年代,當時的影視明星和文壇名人皆會到這裡聚會,當時還引進了最時髦的烤箱和音響,可說是獨領風騷。

我一會兒把玩窗邊的新鮮粉紅玫瑰,一會兒研究它桌上擺著的小燭台,侍者先上了杯冰涼的紅莓色雞尾酒,嚐來既酸既甜,明明沒有多少酒精,但我卻覺得沈醉萬分。大概陳舊也是種濃酒,風韻隨時間層疊,讓人眷戀不想清醒過來。再上的南瓜濃湯,料多實在,有蟹肉絲,有鮮蝦,有扇貝,豐富的鮮味以溫暖的溫度包覆著食客的身心。沙拉盤更是絲毫不馬虎,一道四品,擺盤精緻,口味奇巧。生菜捲成碗缽形,填入粒粒飽滿的大堅果,再淋上濃稠醬汁,有脆硬的口感,有滑順的水分,也有馥郁的香氣,十分合宜。一旁燻鮭魚捲與橙汁蘿蔔,利用果香將煙燻味凸顯出來,像是在一片混沌裡找到一束明白的光,二者搭配相益得彰,味美香甜,讓我印象很深。另一旁是火腿夾馬鈴薯泥,薯泥綿密味輕,火腿紮實味重,一同吃下,讓人忍不住想再多吃。沙拉盤裡最後一個是芋泥脆餅,造型像是蝴蝶的半邊翅膀,很是精巧,吃下後感受到的是一陣清甜與麵粉香。沙拉盤後接著是主餐、餐後甜點、飲品,完整一套餐,樣樣都在水平上。

現代女孩食量小,一般光吃完沙拉盤就已覺得有飽足感了。但若只追求飽足,未免可惜,在特香齋你能看街景,能品美食,能聽清柔曼妙的音樂,能感受一回老式的浪漫情懷。這樣的西餐廳,風味經典,菜品可以視作經過幾代人的掏選,滋味鐵定是不差的,而更重要的是匆忙忙的人們能否緩一緩,有幾分懷舊的閒情。我喜歡在這樣的餐廳裡,喝杯茶,慢悠悠地吃頓飯,也不用特別說什麼話,知曉這樣情懷的人自然會知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