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蛋捲早點報: 邪惡雙胞胎,校車上的死亡筆記本,肥胖星期四

昨天是波蘭的「肥胖星期四」,有沒有人也在這天吃了療癒身心的炸物呢?以前實在太熱愛吃炸物,早餐可以一個人大啃2根麥當勞炸雞腿,也可以一個人嗑完鹹酥雞店的大包甜不辣,甜點來份雞排也沒問題。上了高中,加上願意坐下來好好讀書的機會增加了(以前實在不愛念書),發現自己的小腹正在以有點不妙的態勢往前凸進,於是我就戒炸了,現在吃炸物的次數可以用年分來計算,把「吃過才發現是炸的,然後就不吃了」也算進去,可能一年不會超過5次。雖然現在看到炸物就想吃的熱情已不再,但骨子裡還是這些垃圾食物愛好者,就像是第二邪惡人格般的存在。

小學我總是搭16號校車回家,車上成員除了成天嘰喳不停的50位左右的小學生,還有一位校車阿姨,總是以「說話就要簽名、明天把簽名板子送到學務處」的邪惡小遊戲暗示大家閉嘴,還以為是死亡筆記本之類的,大家都很怕被簽名,自然就會安靜下來。

另外還有兩位輪班的校車伯伯,其中一位我總是暗自稱他「雙胞胎老公公」,他心情好的時候,會開到中和附近的一家專賣傳統炸甜點的路邊攤,大方地請全車吃他們家的炸點心,而且包括校車阿姨在內,每個人都是「雙胞胎+甜甜圈」的套餐,這回憶早已離我頗遙遠,很多小學的事情我也沒記得多少,但就是這一個片段印象深刻,而且跟我同車的還有我很喜歡的男生(幹嘛偷告白哈哈哈哈)。台灣的炸甜甜圈根本可以打趴日式和美式的花俏甜甜圈,我到現在還記的當初的那個味道。鬆軟的麵包與輕輕鋪上的糖粉,只要這樣就很好吃了。而雙胞胎這樣的炸麵包,包裹的麵衣和糖粉比甜甜圈多,所以論香氣與外皮酥脆程度都是更上一層樓,咬下去就能感受到油從中爆出的爽快感,糖粉和麵包則在激烈爆破後,擔任舒緩情緒的腳色。這回憶真是邪惡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