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小說創作][對不起,就當我未曾存在]第六章:質問與委託

完成手術之後,里諾走出手術室,杰也隨後跟了上去。

本來以為里諾會因為手術成功而開心,但是他的表情卻很沉重。

「竟然會一度忘記救助別人的心情。」

里諾說著,舉起自己的雙手,力量已漸漸散去。

在這時,他又想起夏羅。

明明應該反省因為夏羅離去而頹廢的自己。

「可是你想起來了,為了救別人而拼命,這就是你。」杰拍拍他的背。

里諾的心裡很清楚,他喜歡自已身為醫生的工作,再次踏入手術室之後,他更加肯定,也不想再錯失任何醫治他人的機會。

但是這就表示他沒辦法用全力尋找夏羅。

在理想與自己深愛的人之間,他選擇不出來。

「讓他想想吧,杰。」

他們倆轉頭,是院長,從遠處朝著他們倆走來。

「今天的手術仍一樣精采,過來吧,有話跟你說。」

里諾轉頭看看院長。

院長應該是最無法諒解他冒然辭職的人,到底會跟他說什麼,一時之間踏不出腳步。

「不會是壞事啦!」杰推了他一把。

看著神經大條的杰,反而卻成為了里諾最大的助力。

因為他得到踏向未來的力量。

「我過去了。」里諾久違的露出笑容。

才在里諾離開不久,戴芙就出現了,張望四周找他。

發現里諾不在,便有些不甘願的向杰打聽里諾的去處。

「柯提斯先生在哪?」

杰端詳了她一陣子,剛剛忙著準備手術沒來得及知道她的來歷。

「還不知道妳是誰,我先自我介紹,我是杰,是位外科醫生。」

他熱情的伸出手,但得到的卻是冷漠的眼神。

「戴芙.米斯特。」

戴芙伸出手回握他,帶著營業式的笑容,全身散發危險又神秘的味道。

但是杰不怕,也決心找出這女孩的身分,不想里諾再被怪女人拐走。

卻殊不知在眼前的這女孩對他隱瞞真相,才是對他真正的仁慈。

里諾隨著院長走進了他的辦公室,莊嚴的黑色辦公桌整理得井然有序,伴著簡單配色的擺飾。

「坐吧!」

院長伸出手指著沙發,順手按下咖啡機的按鈕。待里諾坐下後,咖啡香也滿溢了整個房間。

「院長,我很抱歉…」

里諾如坐針氈,雖然知道現在說什麼也沒用。

「我不是為了責備你才叫你來。」

院長將咖啡推到他的面前輕鬆地坐下,並啜了一口咖啡。

「叫一位離職醫生進手術室已經破了我的原則,但是這麼做只是為了一件事。」

里諾看著院長認真的神情啜了一口咖啡。

「為了什麼?」

「希望你能救我被困在國家監獄的好友。」

國家監獄!?

院長起身拿出裝滿資料的牛皮紙袋。

里諾翻看資料卻吸收不進腦袋,腦中只重複著黑服男子的話。

『她是國家監獄編號第1017。』

此時腦中又浮現了夏羅隱藏著一切的藍色雙眼。

怎麼這麼巧,就如同命中注定,夏羅是不是還期望著自己找到她?

她在向自己求救嗎?

「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很困惑,但是我認為能幫他的只有你。」

院長的聲音使里諾在一片混亂的思緒中驚醒過來。

他從資料中抽出友人的照片指給里諾看。

「若夫.史瓦恩。他是資深的心理醫生兼諮商師,為了研究犯罪心理而到國家監獄。但最近有些不對勁…」

這時里諾也了解,院長不惜放棄原則,將他叫回醫院,一方面是為了今天病危的病人,也是為了喚醒自己想要救助他人的心,以幫助他受困的好友。

「史瓦恩先生發生了什麼事?」

「他受傷了。」

院長拿出好友寄來的信件與照片,但是照片裡的傷口並不嚴重。

「我懷疑他是自殘,看他傷口不尋常的方向就知道。」

里諾看著他的傷口,想起夏羅也曾經受過這樣的傷,雖然只是小傷,卻含著某種說不出口的恐懼。

「他可能藉由傷口在對我求救,你也知道這種地方不是隨便就能進去的。當然他也可以放棄研究離開,但是他似乎有不能出來的難言之隱。」

里諾看著照片思考了一陣子。

「所以你希望我做什麼?」

辦公室瞬間陷入沉默,院長嘆息了一聲,打破了這冰冷的寧靜。

「其實我也不知道,但是相信見到他之後,一定能幫到他。」

院長將資料收回牛皮紙袋推向里諾。

里諾看著資料,不知道為什麼,強烈的預感此行暗藏著危險,卻不能不走這趟,即使這是開啟地獄的一扇門。

此行不僅能確認史瓦恩先生的安危,說不定還能證實黑服男子話中的真偽,找到夏羅真實身分的線索。

「我不能保證此行是否能幫到史瓦恩先生,但是我會盡力。」

里諾收下了資料,也從餘光瞥見了院長放心的神情。

在里諾走出辦公室前,他停在門前轉回頭看向院長。

「為什麼要委託我?」

「不知道,直覺而已。」院長只是聳聳肩。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