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焦陽溪神傳--兄弟的決定2

「我是水神,有誰可以帶我去找耶穌嗎?」

路過的一頭高大俊美、毛色油亮的單峰駱駝循聲而來,一來就湊著我的頭髮猛聞,又舔了我幾口,牠舔我的時候我的身體會瞬間變成溪水,這現象嚇了我一跳。牠卻不以為意,好像我只是一桶人行的水球,而且牠似乎還很滿意我的水質,不顧我左閃右閃還跑給牠追的奔逃,跟著我一個勁地舔水。

「不要再舔了很噁耶!」我抬高聲量喝斥那頭大駱駝,試圖用手推開牠的頭,但只要牠張口我的身體就變成水的材質,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手在他嘴裡消失了好幾次。就這樣你追我跑了好一會兒,駱駝突然用頭把我頂起來拋到空中。

「喂!啊~」

我頭下腳上地落到了牠的後頸,牠就這樣載著我開始輕快地小跑起來,顛得不得了。

「你要載我嗎?我要找耶穌,你應該是歸他管的沒錯吧!你帶我去找他可以嗎?」我試圖在牠背上坐穩,我的身體比例大概是個兩三歲的小孩那麼大,被顛得想吐。

駱駝越跑越快,開始朝日落的方向狂奔,我必須要死命地揪著他的棕毛才能讓自己不掉下去。經過了一整片漫長的動植物大雜燴森林,在差點迎面撞上一頭犀牛;飛越過一頭大字形睡姿的熊貓;差點踩扁一隻雞;踢飛一隻捲成球的穿山甲;跟一隻從左側飛來的鶴車禍,被藏在闊葉叢下的冬瓜絆到我差點被甩出去之後,我們頭上頂著的天空漸漸從粉嫩天藍轉成絢爛晚霞,再漸層為深不可測的普魯士藍,氣溫也跟著降低轉涼。

「你是要帶我去找耶穌的,對吧?」這是我第三次在劇烈顫動的駱駝背上對牠自問自答。

駱駝無視我的疑問狂奔著,我再一次確認時間,現在已經是中午了,李孟丹正在人仰馬翻的廚房裡清點要出貨的便當。

又跑了一陣,駱駝停在一棵巨大的無花果樹前,開始毫無節制地大啖起樹上的無花果,還側過身來讓我也能搆到果樹。我伸手去摘的時候被樹幹上的一對凶狠的眼神給嚇了一跳,那是一隻臉色極度難看的俄羅斯藍貓,牠的表情像是我們欠了牠幾百萬又在牠家門口撒尿似的。藍貓沒有阻止我們吃無花果,牠在看到我咬了一口之後就輕巧地跳下樹,大搖大擺地走在駱駝前面,駱駝又偷偷多咬了一個果實才慢吞吞地跟上。

接著我們就以極慢的速度在森林裡前進。我坐在駱駝背上吃著無花果,不得不說這裡的水果不論大小、顏色、水分、香氣或口感,每一個都是近乎完美的珍品。我們走了很久,我試圖跟他們對話都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地勢開始微微往下,石頭等無機物質的比例變多,藍貓走的路線都非常崎嶇狹窄,駱駝須要非常小心才能從一棵東方的庭園松樹和一面岩壁中間穿過。

途中我們經過一片大約羽球場大小的圓形空地,地上長著矮小、整齊、鮮豔得刺眼的小草和小花,中間是一株有著墨黑樹幹和超鮮豔樹葉的樹,樹葉是奇特的爪型,每一葉都有著由深到淺極度搶眼漸層和葉脈,花是七彩螢光的刺眼重蕊花瓣包著金絲銀蕊;果實是網球大小的正圓球形,有著一身令人不安的鮮血顏色。

藍貓慢吞吞地搖著尾吧穿過那塊鮮豔無比的空地,班馬跟在後頭。我在經過那棵樹的時候不由自主地感到無比好奇,它就像森林另一端的大白樹一樣,有別於其他地球上的植物,讓人無法不注意到也無法不被吸引。

地上有顆吃了一半的果實,胭紅的果肉正對著我們發出一股鮮血的淡淡鐵銹味和一種聞所未聞的濃郁果香,如果硬要用語言形容,我會說那是慾望和力量的味道,我禁不住好奇朝樹伸手,想摘一棵來嚐看看,但手太短了搆不到。

「這是什麼樹?」

藍貓頭也不回地把我們帶離了那片小空地,沿著地上一條微微閃著魚鱗般粼粼光點的路繼續走向森林深處。

終於,藍貓在一面岩壁的大岩縫前停了下來,牠高傲地坐在那指引我們到此的長型皮蛻上回過頭來,用那跩二八百萬的臉看著我。那岩縫雖然夠一個成人走進去,但對駱駝而言還是太窄小了。

駱駝看到藍貓的動作,立即蹲臥下來讓我下馬,我一下來牠又伸頭過來狂舔我一番。

「唉唷好啦,好了啦謝謝你啦,不要再舔了啦!」我還真希望能有別的方式付這段『車費』。

藍貓一看我下來便又搖著尾巴轉過身去,往岩縫裡走。我跟駱駝道別,跨過那張橫在路口大得嚇人的霓光蛇蛻,跟著藍貓往漆黑的岩縫裡走去。

(待續......)

#小說 #連載 #奇幻 #冒險 #神仙 #拜拜 #鬼 #宗教 #詐騙

https://mirrorfiction.com/book/21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