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焦陽溪神傳--A咖大神4

就在他們給張氏上香時,一齣小小的鬧劇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好幾個中壯年的長輩對著一個約莫大學生模樣的年輕女孩厲聲喝斥著,因為她拒絕拿香拜拜,女孩的表情活像是準備被送上火刑架的貞節烈女,又堅決,又害怕。

「這是妳的阿祖捏!小時候抱過妳的,沒有他就沒有妳耶!一整年才來一次給他老人家問候一下妳都不願意嗎?」禿頭的男性長輩拉高聲量叫道。

女孩沉默著,一句話也不說。

「好啦講就講你小聲一點,」一旁的短髮女性長輩拉了拉禿頭男的短袖,轉頭勸女孩說「怎麼突然不拜拜了?之前不是好好的嗎?」

女孩挺直身體,依然靜默著。

「妳要跟我們講呀!妳到底是對自己的祖先有什麼不滿?妳阿祖跟阿公阿嬤,跟我們,全部的人生妳養妳送妳到台北唸書,底做錯什麼了讓妳拿支香拜一下都不肯?」禿頭長輩壓低了聲音也依然嚷嚷著。

女孩看著地板,咬著牙根什麼也不說。旁邊的其他孩子們識相地拿著香龜縮在一塊,有個比較小的孩子還特別對著塔位刻意前後搖動手上的香。

「妳是不是有跑去教會什麼的?」短髮女長輩問。

一滴眼淚從女孩臉上滑落,她依然拒絕做任何解釋或溝通。

「是嗎?在台北嗎?妳是去唸書的不好好唸書跑到教會幹嘛?我們花錢讓妳去讀書不是讓妳去信教的耶!妳什麼不信去信一個外國人的教做什麼?是他們把妳養大的還是阿祖跟我們把妳養大的?」

女孩的像是下定了決心要把牙根咬碎四的質勾勾地瞪著地板,她似乎認定了開口解釋什麼都不會有效,索性便放棄溝通。

「講話呀!妳講一下到底給妳自己的親人拜一下是會怎樣?會下地獄嗎?忘恩負義就不會下地獄嗎?」禿頭男不依不饒地繼續他的老派情緒勒索「妳是去哪個教會?你把牧師的電話拿來,我來問他。」

李孟丹被這戲劇化的一幕吸引了注意,表情像是聽到鄰居家有人得癌症,扁著嘴巴睜大眼睛,不停用餘光偷瞄那女孩。女孩的軟皮包包上正好有個小小的十字架圖案,接著我就在那包包上看到一小團特別像太陽的暖色光點。真不愧是我們博愛的李孟丹,什麼都信什麼都不奇怪。

「妳看得到那個女生包包上的光點嗎?」我指著基督徒女孩問狐仙。

「看得到,妳看他們隔壁塔那個抱小孩的年輕辣媽,那是我的人。」狐仙說。「不過我不記得她和她的案子了,可能是別的狐仙接的吧。」

「還有別的狐仙?」

「嗯呀!我是被分靈出來的,就像土地公也有無數個土地公,但是我們是同一個存在,也同時是分開的個體,其他狐仙收到什麼訊息我都可以收得到查得到。」

「那不會資訊太多錯亂嗎?」

「嗯……,我是覺得還好,其他分靈的訊息很像看新聞那樣看過去而已。會相信我的人來求的東西差不多就那幾樣,他們也覺得我差不多就只能做那幾種事情,所以很單純。」

「有不單純的嗎?」

「哈哈!多得很呢!像他們基督教是一神就什麼都得管。」狐仙朝著正在受難的基督徒女孩點點頭說。「啊對了,在你或清元還沒有做大以前,遇到基督教或伊斯蘭教的光點都不要結合比較好,在我們的次元看到他們也閃遠一點比較保險。」

我一點疑惑地看向她。

「一神的神靈比祖先團還要排外很多,而且……。」狐仙欲言又止「總之你們先閃遠一點比較保險。」

(待續......)

#小說 #連載 #奇幻 #冒險 #神仙 #拜拜 #鬼 #宗教 #詐騙

https://mirrorfiction.com/book/21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