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焦陽溪神傳--老祖宗5

        啪!那是一種立著的紙卡被人用指頭彈倒在地的聲音,我不偏不倚摔在玉女身上。

「你跑去哪裡了?」我掙扎著站起來,清元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對不起,」我拉起玉女,挺身舒了一口好不容易的長氣才轉頭用唇語對清元說「喪事。」

四合院的主廳裡,王會跟垂老的李糧仁還在,王修已經不知去向。玉女起身後徑直往右側的走廊走了進去。

「我們以為你回溪谷去了。」王會說。

「沒有,不好意思,我跑錯地方被卡住一時回不來,現在晚上了嗎?」

「對。」

「不好意思,可以告訴我你們談得怎麼樣了嗎?」

「我們決定讓你們幫忙託夢,方法我們教給清元了,現在在等李孟丹睡覺。」

「了解……那…我也可以加入嗎?」

「可以,不過一次只需要一個人,所以如果今天不行的話明天換你試試看。…等一下……」王會臉色一沉,看了看玉女平常站的位置若有所思「你今天是跑到我的喪事去了嗎?」

「……嗯,對,真不好意思。」我鞠躬道歉「我無意冒犯。」

「沒關係……。」王會搖搖頭陷入沉思,清元了給我一個詢問的眼神,我輕輕搖搖頭示意他不要現在問,一旁的李糧仁也摸不著頭緒,我們三人就這樣面面相覷了許久。

王會打破沉默:「其實我們在得榮接觸簽賭的時候就有在關切這一家,因為這背後的牽扯很複雜,所以不太方便出手,結果伯耘這個傻小孩就把風聲走漏了。」得榮一臉微醺地在一個黑道模樣的男子身旁簽下賭票,和伯耘在學校跟同學像是在互嗆的畫面隨著他的說明進入我的腦海。

「我們也沒有想到會演變成這樣,但是可以從我們這邊去改動人界的事情真的很有限,所以到現在那些死小孩也還是不停找機會欺負伯耘,這些你們應該都知道了。」他繼續說「所以我們商量完覺得小朋友還是轉學最好。」

「可是我記得李孟丹說錢不夠轉學。」我說。此時玉女又拖了一張木凳子進入主廳,放到清元旁邊,並一把我抱到凳子上放好「謝謝。」

「那是因為孟丹想把伯耘轉去的是市區的明星學區蘭港國中那邊,伯耘現在的成績轉去那裡的話比較有機會直接上蘭中。結果對方開價說如果要轉到他們的戶口要四十萬。」

「借個戶口要四十萬?」我很驚訝。

「獅子大開口唷~」李糧仁搖頭嘆道。

「沒辦法,很多小孩成績不夠好的家長都想靠轉戶口讓小孩進名校,因為這樣房地產也被亂炒一通,一堆笨蛋。」王會頓了一下繼續說到「不過那不是我們現在要講的,孟丹根本不知道她小孩上課都在幹嘛。我們伯耘是滿聰明的沒錯,但是他下課都在看漫畫,上課也都在課本亂畫圖,根本沒在管功課。所以我們討論過,這個小朋友這個成績一樣要拚蘭中或其他一線高中話,與其花錢轉戶口轉學,給他去學畫畫以後考美術班還比較實在一點。」

王會接著說道:「轉到一樣在油口的茂霖或隔壁大正的金亞國中都很近,還有一年,那個前跟時間給小孩學畫畫綽綽有餘,又不用現在就開始每天往市區通勤……。唉唷……她都沒用心在看小孩的。」

「哼!我們孟丹沒在用心,啊你們得榮咧?每天下班就看電視就有在用心?」李糧仁馬上跳起來反駁。

「哎呀好啦,親家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在跟他們說討論的結果而已。」

「所以我們要去托夢告訴她你們的建議嗎?」我問。

「這確實是你們比較能做的事,因為你們比較新,通常是新的神靈或很大牌的神才比較容易託夢。又正好我們王、李兩家已經好幾年都沒有人過逝,所以給你們機會學託夢,不過不是你們跟她說話,我們會安排帶消息的人。」王會說。

我看向清元,他對我點點頭表示他已經答應過這個條件。

「你們只要負責把她在夢裡的意識帶過來就好。」

「……了解。」

「先老實跟你們說了,這件事成功的機率很小,而且會隨著使用它的次數越來越難成功。如果失敗,你們有可能又被困在人界一陣子,或者最嚴重是被困在做夢者的夢和潛意識裡,那就真的很危險,出不來就算了,在裡面還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王會誠懇而嚴肅地說著,他的誠懇讓我不禁寒毛直豎。

(待續....)

#小說 #連載 #鬼 #河神 #奇幻 #冒險 #神明 #拜拜 #詐騙 #託夢 #解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