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焦陽溪神傳--愚人的祈禱7

他沒注意到我在動腦,一股腦告訴我他從醒來發現這三個人的影像,就一路看著他們結帳算錢,法師準備道具,坐上卡車,被落石坍塌的路擋住去路,那個法師居然當場掏出手機臨時找了一條別的溪,又重新吹噓了一次這條溪的法力,把李孟丹唬得一愣一愣的。

清元聖君說他一直追蹤到剛才他們又回去廟裡才被穿越的我撞到。

「嗯……,所以如果沒有落石坍塌的話,說不定被叫醒的就是別條溪了,還真是造化弄人。」他替我的出生做了個玄幻的結論。

「是造化弄『神』,我們兩個可是神。」

「是呀,兩個完全不知道自己有這麼厲害的『神』。」

一陣自我調侃過後,我告訴他穿越的方式,我們決定嘗試穿越到一開始的地方去找狐仙,於是我們便一起看了那三人在溪邊裝水的影像,先後結合進李孟丹的位置,進入裝溪水的時空,卻沒有注意到狐仙的粉色光點在我們結合進人界前幾秒就消失了。

五月的中南部天氣已經熱了起來,我們發現自己可以在人界離開李孟丹的身體自由活動,就開始在溪畔四處尋找狐仙的光點,遍尋不著。

我們也發現自己的身體像鬼一樣可以穿過樹木和石頭,穿過的同時身體會有一個很奇怪的感覺,清元說是癢,我倒覺得像聽到指甲刮黑板時的痠麻。

沒過多久,我又再次聽到自己被喚醒時的禱文,李孟丹的聲音再一次在腦海嗡嗡響起。

「你有聽到嗎?」

「聽到什麼?」

「……沒事。」

法師與母子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我們還是找不到狐仙或任何離開這時空的出口,焦急的感受湧上胸口,我們似乎被困在這個過去的時空裡了,如果一直出不去,也不知道李孟丹會相信我們多久,如果她發現這一切法力和業障什麼的都是那個法師在瞎掰,那我們兩個又會如何?

越想越擔心,我向清元提出分頭尋找狐仙的想法,對自己提出結合進這個時空的餿主意感到無比丟臉和緊張,清元倒是很冷靜。

「狐仙姊姊!狐仙姊姊妳在哪?」我忍不住大喊,卻只聽到大自然的水聲風聲,我忍著痠麻的古怪感覺穿越了很多橫生的樹枝,想順著水源飛到上游。

對,我還發現自己可以飛,但到了一定的距離就飛不上去了,好像被一個透明的玻璃罩照著一樣,有個隱形的結界限制了我們的行動。

不久,那三人乘坐的車子發動,我突然被吸往車子的方向,一瞬間來到了卡車旁邊。不只是我,清元也是,才分頭沒多久又莫名其妙地『被見面』,他看我的表情也是滿臉的問號。

來不及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車子移動,我們像兩隻風箏一樣被隱形的線拉在車子後頭。

「這是怎樣?為什麼我們會被車子吸住?」

「我不知道,我只比你早了不到兩個小時出生。」清元也是一臉錯愕。

「好吧!至少知道他們是要回廟裡去,看等一下能不能再從廟裡出來。」

我們趁他們中途臨停時爬上卡車,接下來一個多小時,隨著山路蜿蜒,我們嘗試回憶灰彩次元卻結合不回去;嘗試回憶他們在廟裡求籤也無法進入那個時空;突發奇想地試圖變成狐仙的『信徒』向她祈求也沒有音訊。

我們兩『兄弟』一路想方設法也一路都沒辦法,就這樣跟著他們回了廟裡,也還是找不到任何光點能夠出去。只能看著法師對男孩示範燒符水,告誡他們喝符水要配合行善。又賣了兩盒要價不斐的煙供香跟原木香盒,說是要點煙施捨給孤魂野鬼積陰德等等。原本還在哭窮的李孟丹面對這個舌燦蓮花的法師,毫無招架之力地乖乖給荷包瘦了身。

(待續......)

#小說 #長篇 #連載 #宗教詐騙 #神明 #拜拜 #符咒 #奇幻 #河神 #狐仙 #騙錢 #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