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5

TV series Review 《拉契特:黯衣天使》

鮮明的對峙,炙熱與冷傲的窒息式操作

猶如要你體會同時在寒冬與烈日的交手下生存,而你的感受只會無比錯愕,進而瘋癲式地踏入這荒謬的地域,是真正著實地令人荒謬可笑。

本集即是對比下的完全化產物,論角色傳遞的氣質,角色彼此存在著的關係,空間色彩上搭配著情緒性或事件性的轉變,它都有著烙印式且急轉直下的印象。

角色與角色間,爭鋒

導演刻意且愚拙地把每位角色塑造的令人深刻且個性化,讓彼此在鮮明對比的主題下而有了應證。或許是因為時代性的影響下,在看見劇中女性的展現則有較多的感觸。

米德麗,透過動機而開始逐步洞悉存在於這角色上的標籤特質,細思縝密的,理性的,像是一套流程且無差錯的機台,卻從每個步驟間的縫隙中瞧見寄生於角色上的脆弱、不堪一擊。那即是對理想的偏執,這裡的理想不須存在著大量百分比,「星火即可燎原」。當米德麗試著與男人發生關係並假想情境進而來確認些什麼時,內心深處的當代性取向病毒就已不斷分裂增生,進而吞噬,於是她即成了魅力的病毒。

格溫多琳,感覺是世界上僅存的發自內心正義魔人,正義指的是儘管在不對的時期政治下還能看見本質的狀態,勇於面對自我,如此之高尚般的存在,讓墮落而產生的魅力在她身上則不著痕跡,但儘管如此也無法泯除她帶給人的鮮明感受。

巴克特護士,起初對於外界總是持以不屑一顧的態度,但一乍看即是能全盤了解且操弄的可笑天真女孩。確實,她身上的某種愚拙展現了魅力,那荒謬卻不失真實性的魅力。

之所以能建構在這百般無聊的劇情之上還能有著烙印式的感受,我想則是讓角色不斷地處於一個高峰碰撞期的階段,讓彼此有著些微又或是極巨化的差異關係,並在不斷地溝通下產生脈絡。脈絡則衍發出劇情之外的另一場劇情,相形之下,則更為有趣。

在試著寫出更為簡述式的角色分析時,還是無法屈就,於是就又來回修改了內容。對於角色所帶給人的感受實在令人為之著迷,遠超於這荒謬的劇情式設定,因此我又將更多私人情感放置於此。

“出自試著剖析紀錄的我”

#拉契特#黯衣天使#影集#荒謬#異色#Netfl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