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漂洋過海遇見你_第十四章 2035年過年探親

華航班機降落地面中,伴隨著空中小姐甜美的聲音,約翰和傑瑞拿下架上的行李,福哥、悅彤、撒母耳、潔西卡和大衛貝肯費爾德慢慢起身,接過行李。

這是兩人婚後第一次到台灣探親,90多歲的大衛精神很好,滿面紅光,他牽著重孫子撒母耳和重孫女潔西卡走在前方,約翰悅彤在中間,傑瑞和福哥殿後。

步出第一航廈後,戴墨鏡的男子咧嘴而笑,他是紀大叔的兒子亘宣,是悅彤從小在教會就認識的人,幾人寒暄後上了福斯銀色廂型車T6.1,車子從桃園國際機場慢慢開向台北市萬芳區。

過了一個鐘頭後,伴隨下午4:00的冬日陽光,廂型車抵達一間美輪美奐的教會,車停妥後,大衛牽著撒母耳下車,教會門口有好幾個少年少女,都是這裡住戶的孩子,他們歡迎撒母耳和潔西卡的加入,少年們帶他到籃球場看籃球賽,一群人嘻嘻哈哈地走掉了。

大衛撐著登山杖,和教會出門迎接他們的長老用中文聊天,福哥跟在老爺身後,傑瑞跟在散步的約翰夫妻身邊。

「美國是不是很厲害啊?」

「紐約是不是真的有蜘蛛人?」

「你們是不是因為喝牛奶而長得這麼高?」

………各種神奇的問題,孩子們嘰嘰喳喳地詢問從美國來的人,好像愛麗絲仙境來的人物,他們長的好看,衣著也跟他們不一樣。

撒母耳沉著的一一回答,潔西卡偶爾插嘴,一片和樂融融。等到打籃球時,少年們發現撒母耳是個很厲害的球員,他不一定是隊伍中最顯眼的,但是總會在緊要關頭擔任神隊友,比賽結束時另一隊的隊長—孩子王李宥丞說「你很厲害!以後來台灣,我們再來比賽!」兩個少年互相拍肩。

「那是當然的!哥哥最厲害了!他籃球、游泳都是我們學校最厲害的,沒什麼哥哥辦不到的事情!」潔西卡驕傲的和大家說,哥哥聰明又強大,從小就是她的英雄。

「哪有…你說的這麼誇張…」撒母耳摸了摸鼻子。

「你們看!他臉紅了啦!」另一個少年江炫恆說道。

「該不會是害羞吧?」炫恆的妹妹炫雅嘻嘻笑道。

「我才沒有!」撒母耳大叫,引來大家的調侃和大笑。

冬日夕陽溫和的灑在少年少女們身上,白雲飄過。

一樓大廳,兩個老者面對面而坐。

大衛和夏長老對坐,桌上有鐵觀音。

「很謝謝你們照顧她。梁家發生意外後,悅彤有段時間很憤怒難過,有天她偷偷跑出住的地方,拿了一把刀,還好我女兒發現她的舉動。問她時,她只說她要殺了對方,因為對方真的太過分,後來我們討論後,決定讓她出國,但是我們當時也很忐忑,不知道這樣決定好不好?還好,她遇到了你們,感謝主!」

「她其實是個很單純、重感情的孩子,打從見到她的那刻起,我就知道她喜歡約翰,但是我不干涉他們之間的事情。因為我覺得年輕人的事該他們自己面對,約翰一開始愛的是別人,我看她很難過,我也不跟約翰說甚麼,我只在她哭著跑來找我時,跟她說她如果不懂得真正的去愛一個人,那麼她就算嫁給了約翰,也不會開心,我要她學會長大,即使過程痛苦,因為這就是人生。」

「還好她碰到的人是你們,就我看來,其實也很少人能真正做到放手讓年輕人去碰壁,但是又支持他們的決定。」

「人到了一個年紀…總會思考吧,最後明白愈是想抓住的,愈是留不住,世間的每種感情、東西都是如此。」

「悅悅!」舒雅和星砂在咖啡廳裡,抱著自家好友,看到好友幸福的模樣,這兩個好閨蜜比誰都開心,當初因為初出社會打拼,兩人根本無法到紐約親眼見證那場婚禮,多少有些遺憾,但看來她們的好友真的很幸福,這樣就好了。

「我們去別桌工作,妳們好好聊。」約翰親了親悅彤的額頭後,和傑瑞去了隔壁桌。

「真的人好好啊!難怪妳這麼死心塌地的跟著他。」星砂呵呵笑。

「別顧著說我…妳呢?和理科男怎樣啊?」

「當然是很好啊,孩子今天和阿嬤在動物園玩,不然妳以為我為甚麼能逃離家庭?我們應該是要問舒雅吧?」兩人的眼睛射向舒雅,她往後縮了一下。

「就…就…跟豪哥剛開始交往三個月啊!」

「當了多少年人家兄弟,終於開竅了!」

「喂!」

「七年兄弟,那結婚還要七年囉?」

「喂!講話尊重點!」

三個女人在那裏唇槍舌戰,傑瑞想還好這咖啡廳小而美,今天剛好只有他們一家,不然小夫人和她朋友一定會被其他客人討厭吧。

幾小時候,時間來到晚上9:00,一家人進入台北香格里拉飯店尊榮套房。

「哇!」潔西卡和撒母耳跑到窗戶前俯瞰台北市的夜景,悅彤走到他們身後,指著台北101、美麗華摩天輪給他們看,約翰吩咐福哥照顧好爺爺後,陪著他們走到另一間尊榮客房,今晚傑瑞、福哥跟爺爺住,而他們一家住這個房間。

「哥哥!我們一起去游泳池!」

潔西卡拉著撒母耳打開行李,挑出泳衣。

「爸爸媽媽也要一起去嗎?」

「我陪你們去,讓媽媽放鬆一晚。」

「親愛的,謝謝你。你們要小心玩水喔,不要讓爸爸太累,還有潔西卡…」

「知道啦!我們要注意禮貌,這裡不是家裡,要顧到其他泳客,不可以玩太瘋…」

等約翰和孩子們離開後,她打了個呵欠,去芳療室放鬆,就在要抵達房間前,碰到了認識的人。

「艾莉!晚安,真沒想到妳也來這裡!」

「嗯…法蘭克帶我回家看長輩,他奶奶覺得我…」艾莉吞吞吐吐,看來有難言之隱,悅彤觀察了一下說,「不如我們去咖啡廳點個水果酒,聊聊吧!」

「這怎麼好意思?妳不是本來要做芳療?」

「真的沒關係,那可以明天做的,我們去吧…嗯…在幾樓呢…」兩個女子慢慢晃至電梯前。

「奶奶!我真的想娶她!艾莉人很好,也很俐落聰明,我想跟她在一起!」法蘭克在房裡大聲講電話。

「台灣的女生你就這麼看不上,之前托你照顧的愷兒不好嗎?台北最前途無量的小提琴家,茱莉亞音樂學院畢業,又漂亮又有氣質,你怎麼不喜歡她呢?跑去喜歡一個沒什麼錢的窮探員黑人女孩…」奶奶開始耳提面命,法蘭克愈聽愈傻眼。

「奶奶!」法蘭克大叫,奶奶停了一瞬,好像終於開始好好聽孫子講話了。

「奶奶,愛一個人無關乎她的錢財、膚色、家庭背景,我知道因為爸爸娶了媽媽不合您意,您總希望我喜歡台灣女孩,可是這不是我可以選擇的。我進入最好的大學,進入FBI時,我知道您不開心,怕我陷入危險,可是這是我的人生,您不能替我決定,尤其是…」

「喂?喂!奶奶…」法蘭克咒罵了一聲,往後坐在椅子上,都求婚成功了,果然奶奶這關還是最難過的,周圍很多美國同事勸他不要管阿,結婚還不是不關奶奶的事,畢竟婚後也住在不同國家。可是他還是想得到她的祝福,不只是因為他愛奶奶,更是因為他愛艾莉,如果奶奶都不認可艾莉,以後每次返台探親一定很尷尬的,唉。

「喔…原來是這樣…」

「我該怎麼做?我知道法蘭克很愛我,但是奶奶的認可和祝福對他來說也很重要…」

「艾莉…我想,我不是妳,我們情況也不同,我無法給妳最佳建議。但是我想說的是,既然決定攜手步入家庭,即使有困難,也不要害怕排斥,妳就有禮貌溫和的對待她。我知道對獨立聰明的妳來說,奶奶的很多話都不合時宜,可是婚姻最奇妙的一個點是,看起來妳嫁的是法蘭克,可是最根本的還是兩個家庭的結合,家庭講究的不是道理,是愛。」

「我…我不懂…」艾莉苦惱地吃著面前的下酒菜。

「有一天,妳會懂得。」悅彤拿了面紙給面前流淚的女子。

「艾莉!」法蘭克來到她們身邊,欲言又止。

「好好支持對方,加油,法蘭克,好好照顧她的感受,跟奶奶持續溫和理性的溝通。艾莉,相信他,相信一切會變好,我先走一步了,你們看,我老公和孩子已經在廳口等我了,再見。」

法蘭克坐下,兩人眺望窗外夜景,他招了手,叫來雞翅和紅酒,今晚,好好對話,今後無論如何,一起攜手前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