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后翼棄兵】Beth其實不是孤兒?編劇悄悄安排給她的隱形家人,你找到了嗎?

Netflix2020年季末的神來一筆,最近剛上映一週就橫掃排行榜的迷你影集【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講述一個孤兒如何展現她的西洋棋超高天賦,一步步走向棋后的奮鬥之路。

今天我想聚焦在「隱形家人」的這個點上,因為最近看的電影都讓我有這份深刻的體會,包括【親愛的房客】、【我的婆婆怎麼這麼可愛】,從不同的故事中看到的血緣真的不是家人唯一的證明。在【后翼棄兵】當中既然用女主角孤兒的身分當開端,那我們就好好來探討一下許多人內心裡的孤兒感,以及我們身邊都有一群失散的隱形家人。

Beth在劇中有血緣或法律上登記的家人都很疏離,生父從小到大只遠遠看過幾次,養父冷漠離去,在Beth的人生路上最緊密,就是這群隱形的家人,這些人與Beth之間沒有任何形式上的認證,卻在情感上支持最深的這群人,才是真正的家人。

隱形爸爸-校工Mr.Shaibel

孤兒的身分讓女主角Beth從小得靠自己,但是在劇裡我們可以看到她有很多的貴人一路上幫助她支持她,從校工Mr.Shaibel,是她精神上的父親,不只教她棋弈陪她下棋,也教會她運動家精神,在Beth被領養離校的那一天,Mr.Shaibel站在門口依依不捨目送他離去,Beth到處參賽奪冠的這些年,Mr.Shaibel蒐集Beth的報導,追蹤Beth的消息,Mr.Shaibel對Beth來說,如同父親與老師,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

Beth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她兩次提到Mr.Shaibel,第一次沒被刊登出來,第二次在蘇聯封后的前一晚接受記者採訪,她特別要求記者要刊登她的棋藝是小時候跟校工William Shaibel學的,還特別說Shaibel的棋藝出眾,是個很厲害的棋手。Beth一直都很感念Mr.Shaibel的幫助,她第一場比賽也是Mr.Shaibel出錢讓她去報名。

隱形媽媽-養母Alma

Alma原本也是個很會彈鋼琴的女人,但因為沒有環境和舞台讓她揮灑,丈夫的心也不在自己身上,所以她借酒澆愁,終日抑鬱。領養了Beth之後,一開始對她來說就是家裡多了一個室友,沒有特別親密的互動,直到被丈夫拋棄那天,她喝得一蹋糊塗哭得唏哩嘩啦,在Beth面前不再掩飾自己的婚姻失敗,帶著哭暈的眼影和眼線,彈著悲傷的鋼琴,叫Beth去加熱冰箱的食物,Beth說她不會弄烤箱,Alma才發現Beth仍是個需要大人照顧的孩子,她說或許我可以試著當一個好媽媽,她察覺身邊還是有人需要她,因此把重心轉向照顧Beth,以媽媽的身分。

Alma雖然是養母,但是她看得出Beth的天賦並且支持她,陪她去參加比賽,幫她跟學校請假,看她出賽,聆聽她的每一局的策略,並且以她為榮。

養母Alma經常鼓勵她參與女生的活動,在Beth青春期時去同學家睡,Alma也只是在電話裡提醒她不要抽菸和喝酒,即使她知道Beth可能早就這麼做了,她給Beth非常大的尊重和信任,我覺得這是一般母親都很難做到的,養母Alma並沒有把Beth當搖錢樹,雖然Beth比賽的獎金確實是她們母女生活所需的收入,但是養母很尊重Beth,她很尊重的詢問Beth可不可以把獎金的10%當作是給她的經紀人佣金,Beth也非常大方的說給你15%吧,養母並沒有私吞Beth的獎金,也沒有居功自傲,母女兩的關係很親密卻也互相給對方空間。

養母到墨西哥與多年的筆友見面,度過好幾個激情的夜晚,也完成她在大庭廣眾下彈琴的願望,Beth很替媽媽開心,因為她擺脫束縛得償所願跟自己的情人在一起,直到情人出差離開墨西哥,養母後來病逝在飯店,可能是因為猛爆性肝炎,突然間就過世了,Beth第二次次失去母親,且在墨西哥的比賽也輸得很慘,但這一次的失敗沒有人媽媽在身邊安慰她,她的痛苦可想而知。

隱形姊姊- Jolene

Beth剛到育幼院的時候,大姊姊Jolene就告訴她鎮定劑晚上吃比較好入睡,兩人在育幼院就是走得比較近的朋友,睡覺的床也在隔壁,當學校不再提供鎮定劑給孩子的時候,那陣子Beth出現上癮症狀,又剛好要去高中跟一群學長下棋對奕,Jolene在Beth出門前趕緊跑來給她兩顆鎮定劑,這對當時很慌很焦慮的Beth來說是超級神救援!Beth被領養那天,Jolene真的是羨慕忌妒恨哪~為什麼連Beth都走了,只剩她還在育幼院。忌妒的心態作祟,她把Beth的西洋棋概論的書藏起來,多年重逢後才還給她。真的很幼稚,但這就是真姊妹會做的事!

在Beth養母過世,養父突然反悔要來收回她的房子,讓她不得不出錢買下房子,生活少了養母的支持,比賽也遇到瓶頸,她沒有去找Benny,也拒絕Harry前來的關心,反而是Jolene直接殺到她家粗暴的敲門,敲開了Beth墮落封閉的心。Jolene是來告訴Beth關於Mr.Shaibel過世的消息,但眼前的Beth看上去很糟,看得出最近過得很不好,好久不見的兩人開始敘舊,更新近況,

Jolene知道Beth把錢拿去買下養父的房子,又拒絕了基督教協會的贊助,現在沒錢去蘇聯參加比賽,Jolene說錢我幫你出,反正你贏了獎金會還給我。Beth說那如果我沒贏呢?Jolene說那也值得,不然你把那件黑色的洋裝或紫色的給我好了,那兩件我都喜歡。

Beth說:你真像我的守護天使。

Jolene說:「去你的,關心你的不是只有Mr.Shaibel好嗎!」原來這幾年每一場Beth的賽事Jolene都有追蹤,她說她會省下冰淇淋的錢去買一本Beth登上封面的西洋棋雜誌,即使她不會下西洋棋。Jolene接著說有段時間我們彼此相依為命,有段時間你是我的精神依靠,我不是天使也不是來拯救你的,我自己都自身難保了,我們不是孤兒,我們還有彼此,我來這裡是因為你需要我,這就是家人會做的事情。

隱形哥哥們-Benny Harry Townes

這三個一個是單戀Beth的Harry,但Beth很明顯對他沒有特別的感情。一個是有過幾次性關係的Benny,但也沒有情感上的羈絆。Beth真正動心過的男人Townes疑似是同性戀,兩人因下棋比賽而認識,但最後Townes當上記者,跟Beth始終維持朋友關係。

Harry雖然一開始被Beth打敗,但是他也是默默關心Beth,在Beth養母過世自己一個人從墨西哥回美國時,Harry協助她處理母親的後事,也搬來跟她一起住,陪她下棋,度過那段艱辛的日子。但Beth始終沒有回應Harry的感情,Harry後來知難而退搬走了,但仍舊默默關心Beth,在她最墮落的時候仍守在她身邊。

Benny棋奕高超,一路引領Beth超越自己日漸精進,Benny陪著Beth準備巴黎對決Borgov的比賽,不過Benny因為Beth從巴黎輸了比賽之後沒回紐約找他,他知道Beth一定會每天跟酒精一起沉淪,但Beth不理會他的忠告,回到自己家裡封閉自我。Beth在巴黎因為宿醉輸了比賽,讓她覺得沒臉去見Benny。Benny因為Beth的任性氣得不再連絡。

但是到了莫斯科總決賽封局的晚上,Benny和Harry還有一些下棋同好聚在一起幫Beth研究對手的棋路,打越洋電話給Beth教她戰略分析,這一段看得好感動,雖然Benny沒有跟Beth一起來蘇聯,但是這些情同兄妹的好友們在美國關心著Beth的狀況,想力挺Beth打敗一直以來很想戰勝的蘇聯選手Borgov。

一直以來似乎是單打獨鬥的Beth,其實在蘇聯出賽的一路上感受到來自四方這些隱形家人的支持,Jolene出旅費,Benny和Harry在美國當他的智囊團,越洋連線研究戰局。Towns在蘇聯採訪陪伴身邊,Beth的封后之路並不孤單。

很多人與有血緣關係的家人處得並不好,或是從小失去了至親,老天爺給我們跟血親家人的緣分個個都不同,以至於現在很多人的內心其實都是孤兒,在自己的家庭內沒有歸屬感,得不到親人的支持和依靠,但是上天也同時給我們許多散落各地的隱形家人,他們跟我們沒有血緣關係,但是一直默默的支持我們愛著我們,需要我們夠聰明智慧去辨識出這些隱形家人,他們可能是鄰居、同學、同事、老闆、主管等等,因為各種緣分認識,在你們精神和心靈上扮演很重要的支柱或是默默陪伴你,無條件支持你,不知道大家是否都找到自己失散的隱形家人呢?在原生家庭得不到的愛就不要執著了,越執著傷害越大,也不用擔心是不是沒有生老二,老大就會在雙親死後孤獨的活在世界上。因為孩子們在這個世界上有隱形的家人,有血緣關係的兄弟姊妹不一定感情很親密。如果你願意去感受和敏銳的覺察,找一找身邊這些隱形家人,有他們在身邊,你我的內心將不再是孤兒,如同Beth一樣,她有一群深愛她關心她在乎她的隱形家人,是她最堅強的後盾。

被遺棄的只是你的身分,並不是人生

后翼棄兵的Beth雖然是孤兒,看起來就如同棄子一樣,被父母遺棄的孩子,但我認為故事中的Beth是非常厲害的棋手,她從小展現的並不是一個任由命運擺佈的棋子,如同她自己講的:「在這64個方格組成的世界裡,我才是主宰。」她被丟棄的只是一個身分,並不是整個人生。在Beth的人生中,她才是下棋的那個人,后翼棄兵的策略特色是有計畫性的布局,生母的自殺車禍雖然讓她失去了母親,但是禍福相依,大家想想看如果Beth在原本跟著生母的環境中,她不會被送到育幼院遇到後來的Mr.Shaibel如此心無旁鶩的跟她研究西洋棋,也不會遇到支持她參加比賽的養母,人生很多的失去換個角度看也是必須的犧牲,這些犧牲是為了成就後面的境遇,沒有一件事情會帶來絕對的快樂或痛苦。有些人生命中遭逢變故離開了某個領域或某段關係,離婚、離職、分手、跟家人關係不好離家出走,有被世界遺棄的感覺,但是希望你可以在那最孤單無助的時候,記得被遺棄的只是你的身分並不是整個人生。在人生的棋局上,只有你才是棋手,下棋的那個人。  

#后翼棄兵 #theQueen'sGamb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