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影評】戀戀風塵---既濃又淡的生命力

當名字已經夠吸引人的同時,對此片會寄與什麼厚望?

當然侯孝賢並未讓我們失望

我不知道這名字是朱天文想的還是侯孝賢,這對朱天文來說,應該不是難事。在中文字的美感排列上,朱天文已臻化境,並提供了人們一種對於品味、中國字的嚮往以及一種情懷的美好想像。

片中濃郁流出的台灣古典情懷是朱天文、吳念真跟侯孝賢的美麗堅持,一種對於人生於世的濃厚生命力體悟,

隨處可見的人民聚首樹下泡茶聊天、老人無聊獨坐家門口碎碎念、媽媽教訓小孩子別偷吃牙膏跟味素.....等都在在表現出台灣人的生命力跟生活實現。

若說李安以臥虎藏龍將傳統中國之精髓推上國際舞台,侯孝賢就是精準抓住台灣躍動生命力的夢想實現家。他以一種不卑不亢的中庸角度精確地擢取台灣人的生活核心,深刻地體驗生活後的濃厚美感呈現,再平凡不過的事物在他的調度下都表現出令人難以忘懷的心悸;堪稱"以鏡頭挖鑿人心的異能者"。(這是我自己的妄語)

侯孝賢的片通常都沒什麼了不起的劇情,因為以鏡頭說故事是他的強項,每個鏡頭流洩出的情感是一種大家所有台灣人共同經歷過的深刻體驗,但並不俗,而是具有一種說不出的情愫,就像你跟那個女孩在夜市分開後,說不出的惆悵就縈繞你心的那種說不出。

本片強調一種台灣人獨有的頑強生命力,一種為了前途為了美好人生練就的堅強耐力以及樂觀哲學,我們會想像阿公的人生是怎麼過來的,然後以他為榜樣或借鏡,那同時也是一種美麗想像跟生存力量,像內力一樣活在我們的心中、肚中,轉化成我們生活下去的動力。

片中演到主角當兵時遇到的大陸漁船中的夫婦跟長輩,當國軍請他們菸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了夜譚十記跟棋王、樹王、孩子王,分別是大陸的作家馬識遠跟阿城所著,

"菸"在他們的生活跟社交中佔了極大地位,我是不知道菸對他們來說是否為一生活的出口,我知的是那是一種不可或缺的媒介,跟社交禮儀、生存不可分離的媒介;請菸並不為什麼,因為每個人都這樣作。

侯導用謙遜的鏡頭語言訴說極中生命躍動的故事,火車過山洞的樹影及極純樸的男女側影構成一幅幅超級動人的美感畫面,流瀉出極具品味跟耽美的豐美情愫,我亦於胸臆充塞滿滿之濃厚情感,不管是對這片土地還是台灣人的精神,很有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