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聊聊《三生三世枕上書》中不是想學就能學的「族譜效應」!

文 / 柯志遠

56集的《三生三世枕上書》播到了尾聲,對追戲入坑的觀眾來說有種功德圓滿的飽足和不捨,但網路上熱火朝天的討論卻是另一種繁華與歡快:網友自發剪輯的短視頻有「東鳳CP」的吻戲collection、有細數「冰塊臉」東華帝君最「融冰」的經典笑容、有對於一齣戲可以如此頻繁更替「畫風」歎為觀止(從仙境到凡間,從「九重天」到「青丘」到「梵音谷」,情景改了,視覺構圖、光影氛圍甚至角色造型就隨著一變再變,這在古裝劇中可是見所未見的大工程),當然,骨灰級檔次的原著黨俱樂部成員如我,卻津津樂道地討論起來:郭品超的「蘇陌葉」出塵飄逸甚是吸睛,同是「西海二皇子」的身份,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裡劉藝飾演的崑崙墟墨淵座下大弟子「疊風」究竟是不是同一人呢?類似這樣的討論,絲毫不影響追劇的熱度,卻平添了看戲的趣味與黏著,是「三生三世」族譜建構的獨特效應,不是其他的人氣夯劇想學就能學的。

說到膾炙人口強大IP的「族譜效應」,不論東、西方都有家喻戶曉的案例:古龍筆下《武林外史》、《多情劍客無情劍》(就是「小李飛刀」啦)、《邊城浪子》、《天涯明月刀》、《九月鷹飛》本就是一脈傳承的淵源;金庸的《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不論就人物或情節更是一分為二的大河鉅鑄(還衍伸到了《倚天屠龍記》),七集《哈利波特》從《神秘的魔法石》到《死神的聖物》是一個故事起承轉合的續篇開展,到了《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則已經是J.K.羅琳魔幻世界的外擴;托爾金的小說拍成《魔戒三部曲》是驚天動地的大手筆,再來三部《哈比人歷險記》,對於地球上無邊人口的「群體記憶」來說更是因此可以在情感上相信「人類歷史真有這麼一段」;女作家「唐七公子」的著作不算特別多,卻能在寥寥幾本小說裡形塑出了類似境地,這是很令人刮目相看,也著實教人肅然起敬的。

人氣IP橫向構築成「宇宙」的族譜效應所加乘、發酵出的邊際價值無遠弗屆,漫威、DC的動漫宇宙從平面到影像,從人物icon到品目繁多的週邊商品,已經不是一種舉例,甚至是人類次文明發展體系裡濃墨重彩的一筆了;但這種效果的營造,歸本溯源都還是必須從作品的深入人心啟始,「三生三世」的自成宇宙有一大部份來自於核心角色之於讀者印象的刻骨銘心,但人物的份量其光芒其神韻其無法替代,不完全來自於小說的「故事說得好」,更多是因為這個「辨識度」特別高的「神仙世界觀」栩栩如生的「可信度」和「即視感」,人物對白言必稱「四海八荒」、「八荒六合」,舉凡其景緻摩擬、靈獸生態、神仙飛昇的層次規制…,在表相上脫胎《山海經》,在內蘊裡呼應「佛家七苦」,這使得這個宇宙中所見所聞舉手投足自然流露出的,是平庸網路言情寫手無法望其項背的禪意與詩意,這是亮點、賣點,更是「唐七公子」之所以是「唐七公子」的底氣。

「族譜效應」之於故事本身是提鮮的調味,是勾人聚焦的光環,少了這一個元素,並不破壞一個故事單獨閱讀、觀看的完整,多了這一層,卻足以讓人更加津津有味樂而忘返:原來,《枕上書》裡眉目如畫的小鮮肉「精衛鳥」就是《十里桃花》裡膽大包天向白淺求婚不成的「畢方鳥」!原來,小「糯米糰子」抽高長大後變成這樣!原來,「小燕魔君」有個雙胞胎哥哥就是崑崙墟深情的十六弟子「子闌」!《十里桃花》裡迷倒一大票「姐姐粉」的帥哥樹精「迷谷」隨主人白淺嫁入天宮也上了九重天,《枕上書》裡短短一場運起結界保護女仙的戲,即便驚鴻一瞥,也夠讓人熱血沸騰!而「折顏」、「白真」從張智堯、于朦朧換成陳楚河、黃俊捷,不論誰來演,死忠宇宙黨腦海裡浮現的永遠都是小說番外篇裡還是小孩形體的白真怎樣死纏爛打倒追「鳳族上神」折顏那些讓人嘴角上揚的片段;而也就是這樣的族譜魔力,接下來的《三生三世菩提劫》,道貌岸然的墨淵上神是如何跟魔族始祖女神愛恨糾纏?《三生三世步生蓮》裡歡喜冤家連宋跟成玉到底有沒有機會開花結果?雖然都還沒連載完畢,卻已經不斷在累積望穿秋水的詢問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