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電影心得】🥨 小偷家族 Shoplifters

2020|日本|FUJI|120

隨著《寄生上流》在今年的奧斯卡上一舉拿下最佳導演和最佳影片的大獎,前幾年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又開始被討論,同樣得到坎城影展最佳影片金棕櫚獎的殊榮,同樣描寫下級階層的生活,兩部電影的風格卻大相徑庭,對我來說主要闡述的核心要旨也有所不同。

電影由拍攝講述人物境遇及表現人性關懷的是枝裕和執導,由中川雅也和安藤櫻領銜主演,其他重要的演員還有樹木希林和松岡茉優(近期上映《蜂蜜與遠雷》的女主角)等,講述一個在東京都的貧困家庭如何面對生活,進而揭露日本諸多的社會問題,以及回到人本身又該帶著什麼樣的認知與態度在這樣的環境中生存。

劇情描述由中川野也飾演的治是一個建築工地的臨時工,大多數時候卻都仰賴偷竊維生,和小兒子翔太之間時常互作掩護,到各處進行偷竊。安藤櫻則飾演治的妻子信代,同樣只能在洗衣店兼職,沒有穩定的收入。松岡優茉飾演的長女則在色情場所提供服務來養活自己。一家人的最主要收入來源是奶奶每個月領取的已去世丈夫的退休金,才能免強過活。
然而如此辛苦生活的他們,卻因為意外發現被家暴的小女孩而決定收養她,不僅如此更各自盡心盡力去給小女孩最好的照顧。一家六口即便貧窮,但在小小的能夠遮風避雨的家中,享受著彼此最緊密的家人關係。
他們沒有像《寄生上流》一樣,有一個依附上流階層的機會,他們的偷竊行為卑劣,但沒有阻止其中散發出人性的善良光輝。

其中,信代在被捕之後與警官之間的一段對話是全片最讓我感到深深的沈痛情緒的地方。當警官有些刻薄地說「孩子都是需要母親的吧?」,信代問 「生下孩子就自然成為母親了嗎?」明明有些母親沒有盡到應有的責任,甚至做出對小孩構成重大傷害的舉動,明明有些無法生育的女子願意用更多的時間和精神去疼愛小孩,究竟什麼樣的人才有資格被稱為母親。電影前半部,小女孩玲玲來到家中,信代抱著她說:「真正愛妳的人不會打妳,會像這樣緊緊抱著妳」我想這句話除了是她渴望身為人母的真情流露外,也是對自己的過往遭遇,不論是與母親還是前夫,得到的痛苦的領悟。
這段話我認為也能表現出他們一家彼此之間毫無血緣關係,卻相互吸引與聚集,提供彼此原生家庭無法帶來的屬於家人間的親密感。

電影中還有不少沒有交代清楚,很值得觀者進一步思考的地方,如翔太為什麼沒有想要回到原生父母身邊,亞紀為什麼寧可困苦地在風化場所工作也要蹺家離開原先的生活(甚至用妹妹的名字當作花名)等,其實都透露了日本,也可以說是現代都市中的社會問題。是枝裕和的表現手法溫潤,並不如奉俊昊來的強烈,卻有相同力度的表現問題的嚴重性與議題的需要被重視程度,以及間接的對應出我們所一般認可的上級與正義有多麽冷淡、苛刻和荒謬。

《小偷家族》有日本文學作品的清新秀麗,那些卑鄙惡劣的生活也能像冬日的暖陽般和煦照人,是在《寄生上流》之前(較早上映)和之後(重新被注意)都直得一看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