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露絲小姐笑鬧日常—做臉篇】

想著年關將至,出門走春就該亮麗登場,一時興起便試做了#藻針煥膚 ,期待有嫩白的肌膚。

未料做完藻針後皮膚比想像中來得乾癢,臉部也有脫屑的狀況,肌膚也有點反黑,雖知是變美的副作用,但乾癢著實難耐,晚飯過後我便不停對務實好朋友啊啊叫。

我:「我的臉真的很癢,你有看到我脫皮嗎?」

務實好朋友:「有。」

我:「那你為什麼不說?」

想著如果對方把自己的狀態說出來,也是關心的一種表現,殊不知他竟回答…
「因為妳有講過啦!」

乍聽之下挺有道理的,卻當場為之氣結。

過了好一陣,我又開始bb叫。

我:「你有發現我反黑嗎?有嗎?」

然後把自己的臉湊到務實好朋友的眼前,逼迫他仔細看看我的膚況。

他說:「沒有呀,我覺得很可愛。」

好不容易弭平的怒火又燃起了,我按捺性子再問...

「你是眼睛有濾鏡嗎?」
「對呀!」

「對呀!」
「對呀!」
「對呀!」

霎時之間只覺腦袋轟轟作響,一時之間竟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不夠關心我,還是求生欲旺盛。

「你不要用好學生的臉看我!」最後我受不了對他大喊。

務實好朋友仍舊無辜地用小狗般的雙眼凝視著我,反倒顯得像是我的不是了。

只能說有個不敏感的理工直男先生,也許真的有好處吧?至少他可以冷靜面對我對他拋出的議題。但我卻越想越不對勁,平常我臉上長顆痘痘他都會耳提面命,不斷提醒我得擦藥...那今天這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