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我所鍾愛的歌手/白安

忽然回頭聽了白安,她是我第一位喜歡的歌手。已經三四年沒有聽了。這兩天忽然回頭聽了:從第一張專輯開始聽。和當年初識的光景很不一樣,聽見的聲音,喜歡的曲子也不一樣。還是很棒的,我以為我已經不再愛她了。可是這一次聽,忽然有了一種理解,對舊時光的我有一種理解:我還是我。像是一種血緣傳承(遺傳),不可逃避的組成。白安的聲音與聲音背後的印象,人格,對我有一種本命式的吸引力(誘惑力)。其實我覺得她變了很多;但就像我變了很多,可是今天發現血緣還是不變的。她的第一張專輯,到第三張,有巨大的轉變。第一張專輯的封面寫著:還沒準備好世故。但到了第三張專輯:她已經準備好了。這些年月磨掉她聲響的稜角,變得圓融起來。就好像從第一張專輯開始,到第二張,她本有機會成為麥田捕手;可是,終還是要回家,進入妥協的屋宇。世故並不是惡,她還是一個會唱歌的人,她的聲音裡還是有情;只是不再年輕了。可以正確地說:不再「實驗」了。「麥田捕手」和「接下來是什麼」這兩張專輯對我來說都是有餘韻的,而其餘韻正是存在著「未至最完整的狀態」,你不會說她是一位「大家」。可是正因為她不是一位大家才能稱作「年輕」。有一顆年輕的實驗的心。然而到第三張專輯她所說的語言都是「已經存在的語言」,不可思議的「主流(雷同)」。也不是說她過去就有多不主流,但是她的歌很明顯有一種白安特有的味道,你一聽就知道是她的歌了(不只是唱腔)。但坦白說第三張專輯你就算說是別人寫給她唱的我都信(但當然我不會這麼說。這麼說都有點傷人。我覺得她也是猶豫的。)

今天在聽「尋找精靈」的時候忽然很寧靜,仔細地分辨了一下歌詞。(我是很少聽歌詞的,畢竟音樂的語言是聲音。)
come to search my heart.
come to bring the light.
在曲的首段和末段,我覺得是有很不一樣的意境的。
首段是直觀的,請探索我吧;而探索我也是為我帶來燈光(明亮)。其實light同時具有「光」和「輕盈」的解釋是很棒的:為我帶來光,就彷佛身心靈都變得輕盈,飄了起來。
曲子中段唱到:嘗你嘗過的悲傷,愛你愛過的信仰。
這是我趨向你,和首段的趨向是相反的,是你不過來,於是我走過去了(或者該說我走不過去,只能在原地思念。)。
末段的 search my heart 的指向性和前面是不一樣了,光線是「遞回去」的。「帶來光」如果與歌曲前面的「是否就此能體會,你依賴的那一道牆」對照,就能有一種理解:也想成為能帶給你光的人(讓你依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