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長篇小說/《鏡子裡的人》之三

 

▲ 前一篇:《鏡子裡的人》之二

 

/3

⋯⋯她回想起來,

她們那天早上各自離開旅館。小麥先回到家裡沐浴、洗漱。等到她已經洗完,坐在床頭吹髮的時候,小安才推開房門,拖著一身狼狽──小安竟然沒有化妝!這當然是可以的,她也不是第一次看見,她們畢竟同一屋簷下,也有了幾個月。可是小安還穿著昨晚那一身艷麗⋯⋯那一身艷麗,她的容顏與之相比不免顯得樸實,還稱不上拙;小安是拙不了的。可是,小麥從沒有想過小安會用得上「樸」這一字眼,那對她來說就是拙了。

小安洗了很久,沖水聲中有一些不規律的雜音。小麥是在很久以後才意會過來那是什麼聲音。小安披一身軟綿綿的睡袍走出來,站定在那裡;小麥不知道她在看什麼。浴室裡的蒸氣緩緩蒸出來,小安的身上也發著熱、汗,與蒸氣,她潮濕的頭髮,把睡袍都浸濕了。

「趕快把頭髮吹乾吧。」小麥說。她把吹風機留在床頭,自己坐在床尾,吹風機的插頭還沒有拔。小安在床中央坐下來,有一瞬間小麥以為小安就要靠近過來,往她的雙腿上倒下來。她潮濕的頭髮,水珠、汗珠浸濕了她的褲子。她看著她的側顏好美,散亂的頭髮也好美,有一點憂鬱的發白的臉,她這時候已經換上睡袍,兩者已是相襯的了。小安如果從小麥的雙腿起身,會留下一片水漬,看起來像尿褲子,也像。

吹風機的聲音轟隆隆的,像一面噪音之牆。小安在想什麼呢?小麥在想什麼。可是兩人在這聲音的庇護下都不必說話了。小麥起身去換了外出服,她可能根本忘了自己當時挑了什麼衣服,她應是盲著選的。小麥換好衣服,吹風機的聲音也跟著靜止了。她不知是有意或無意的?小麥想要趁著這一場,對話的終止,沉、默的崖,跌陷,她想要溜出去──然而小安把吹風機按掉了。她可以感覺到背後有一對視線,沒有盯住她,是那樣的落寞,與自己交錯開來。小安沒有在留她,以致於她更走不開了。

「你還穿著睡衣?」小麥問。「我不出門了。」小麥站在那裡有一世紀之久。她們兩人一高一低。本來是小安高一些,可是現在小安坐著,又垂著臉,就低一些,更低一些了。「那我先去上課了。」小麥想碰她,拍拍小安的頭。可是她不敢。小安說,「今天的課,明天的課,以後的課,都不去上了。」小麥轉過身又站住了;可是她想要出門,「明天的事,以後再說吧。」她走到門口前,就要旋開門把,

「你昨晚去了哪裡?」  

#文學 #小說

 

▲ 下一篇:《鏡子裡的人》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