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這是我唯一可以傷害自己的方式了

#日常閱讀

陳昌遠的《工作記事》總是讓我想到富士康墜樓員工許立志的詩〈一顆螺絲掉在地上〉:

一顆螺絲掉在地上
在這個加班的夜晚
垂直降落,輕輕一響
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就像在此之前
某個相同的夜晚
一個人掉在地上



以前以為「血汗錢」指的就是辛苦一點的錢,長大後才明白那是真的用血、汗去換來的,昨日看見一個工人職災的傷口,發現手指的消失就像每一個輕易會痊癒的傷口一樣,對他們而言是每天都可能發生的事;然而沒有就是沒有了,斷掉的指節、破掉的臟器,甚至一條命,都不可能再恢復成從前那樣。

若你問我「花已經凋了」是什麼意思,我會說花總是要凋的,所以凋謝聽起來像是「我剛吃了午餐」一樣平凡無奇,但對於花本身來說,那是他全部的生命。
就像每天報紙上的職災永遠都很類似,彷彿只是工人名字一直換而已,可是對每一個個體/工人/螺絲而言,那都是他們無可取代的一生,就像我們每一個人的一生。從這樣的角度來看,便遠遠不是「什麼什麼而已」了吧。



《26》

花也已經凋了
這是我唯一
可以傷害自己的方式了

親愛酒精,充滿香料的飮品
討厭與惡
往往量產在一條線上

幾次震響
在操作的拍子上

維修是這樣的,找錯
比除錯更接近愛

當機械也可以歌的時候
才是疲乏開工的時候。

圖字| #陳昌遠 #工作記事 26
圖| @unsplash

#閱讀 #詩 #新詩 #現代詩 #手寫 #手寫字 #手寫文字 #寫字 #花 #調色 #書 #讀書 #許立志 #一顆螺絲掉在地上 #工作 #工人 #勞工 #handwirting #handwritten #writing #written #flowers #wither #poems #poem #reading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