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溫暖的事物」

「哇啊!」

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我試圖對著昏暗的湖泊吶喊,非常非常用力的那種。

灰暗的天空、被積雨雲遮蓋住的夕陽、平靜的沒有任何漣漪的水面,以及帶著有些慘淡心情的我。

今天被老師狠狠的痛罵了呢!

因為並沒有好好的按時交作業,而且還翹課。

還有被同學給討厭了呢!

因為喜愛獨自一人,不知不覺被拒絕在了小圈圈外頭。

不過,好好的對著這條河吶喊,一切都會解決吧?

應該吧?

不對,是一定得要解決才對啊!

不然的話,我還能做些什麼呢?

將撐在圍欄上的雙手收回,重新站回了橋面上。

我朝著昏暗的天空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彷彿像是要將我的一生都給吐出來一般,就是那麼長的嘆息。

雖然我的一生也不過15個年頭,短的不可思議。

那麼,我為什麼卻又在這裡一人獨自煩惱呢?

又不是沒有被討厭過,也不是沒有被罵過。

但每當面對那一雙雙銳利、刺人的視線時,我卻又像是啞巴吃黃蓮一般,一句正常的對話都吐不出來。

憤怒的教師很可怕?

討人厭的同學很可怕?

好像都不怎麼可怕,我卻總是害怕。

害怕著自己在他們眼中的模樣,害怕著自己被貼上「怪人」的標籤。

但我可能本來就是一個「怪人」吧?

明明是女孩子,卻總是跑在男生前頭。

明明是女孩子,卻總是和男生玩在一塊。

明明是女孩子,卻無法像其他女生般乖巧上進。

每每出事,總是我第一個帶頭領罰。

導師被我氣瘋的次數也早已數不清了,她甚至只差沒說出「沒救了」這句話吧?

「或許我天生就是生錯性別了呢!」

仰天長歎後,我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但那又有什麼辦法呢?

我從被賦予生命的那一刻,我便是女孩子。

既無法改變這樣的事實,卻又難以接受這樣的現實。

「妳整天到處亂跑,到處玩都沒關係,只要給我準時回家就好。」

平時總是一臉嚴肅,卻又愛操心的母親都如此說過了。

可能我就是天生少根筋,無法把自己腦袋裏頭的弦給繃緊吧?

「好!回家吧!」

爽快的吶喊過後,心情稍微舒暢了些。

我最終還是決定遵循和母親的約定,老實的趕在晚餐前回家吧!

畢竟,母親是唯一一個不論我再怎麼調皮搗蛋,都不會放棄念我的存在。

「回去之後又要被罵渾身髒了,嘻嘻!」

想到母親看到制服上的髒污時,不斷念我,卻又默默的把我的衣服拿去洗的情景,我就不自覺的笑了。

感覺心頭暖暖的,像是溫暖的太陽充斥全身般。

取代了頭頂即將降臨的黑夜,不再感覺到寒冷。

我加快了腳下的步伐,朝家的方向奔去。

.

.

.

(底下是圖片作者)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83759845)

小故事:「溫暖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