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廢文日記/提醒

「讀者的感受一定是真實的,但是他們不一定清楚知道自己的感受是怎麼來的。換句話說,讀者給的解決方法經常是失敗的,但這本來也是作者自己的工作。同時,這也回歸到目標讀者的課題上:我們無法討好所有讀者。好比說你今天就是選擇了小眾結果還要去計較文章娛樂性不足;又或者你就是想要賺大錢還要計較商品不夠藝術。當然很多時候作者自己也是動盪的,也就不好太苛責了。」

「喜歡自己的作品很重要,知道自己為了什麼開始寫很重要(那也是你喜歡的源頭)。只有持續地喜歡自己的作品,才會持續寫下去,越寫越好(或者說越靠近理想)。有時候羨慕別人,覺得別人寫得比自己好,那是沒問題的。但是要知道,即使是全世界最厲害的小說家也沒有辦法替自己完成自己的作品。

我有個朋友把寫作比喻成「降靈」,她說,她沒有辦法替別人代筆,因為她沒有那人的「靈」,怎麼降得出東西來呢?

所以我會說,才華這種東西不是拿來比較用的,不是說我一定要寫得比誰好才有資格寫作。因為比較這個行為本身就是個陷阱。每一個作品的形成都是各自獨立,不互相擠壓的(至少在進入市場之前)。你可以說,我的這個作品還沒有到達我理想的樣子,還不夠完整。那麼你只要好好地,把你還欠缺的「才華」踏實地補完就行了。但那是為了作品,或者為了所謂「初衷」,而不是資格。」

二月時的我,說話的語氣有多麼飽滿。提醒一下自己曾經有多麼好。

你曾經有多麼好。

2020.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