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原創小說】幻影晨天-夥伴5-4

風像孩童般感到雀躍,忍不住躍躍欲試,揮動幾下劍,只覺得輕鬆又自在,彷彿自身與劍同化,彼此相輔相成,卻又不知為何,有股力量從中作梗,破壞彼此的契合,讓劍變得沉重而難以握住。

「這把劍…」風不可思議地說。

「這是我用世上僅有的六片凝空石,耗費一年不眠不休鑄造而成,所以無論經過多長的歲月,依舊能夠完好如初。」波休斯驕傲地說出。

「凝空石!?記得百題猜謎上有提過…」夏蕾雅說。

「太古時期,女神用開創之劍劃破天際,從天上掉落的碎片便是凝空石。」風解釋。

「你說的沒錯!當年伊祐陛下將凝空石託付給我,以製作兩把對劍。」波休斯頓了頓,難過地說出,「只可惜,伊祐陛下的劍最後竟流落到我手中…」

武器成對的含意,是表示另一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甚至是犧牲自己的性命也無妨。

「對劍?那另一把在誰那裡呢?」夏蕾雅問。

「魔妖女王…」波休斯淡淡地說。

「所以伊祐陛下辜負魔妖女王的傳言是真的?」風激動地問。

「沒錯…這是真的…」

波休斯閉起眼。當初伊祐陛下擇選皇后,驚動到全世界;夏卡殺害人族君王,震撼著所有人,這一切一切的往事彷彿歷歷在目。

聽完,風低著頭,眼神滿是不解與痛恨,因由愛生恨,進而成為摧毀世界;夏蕾雅偏著頭,難過地皺著眉頭,神情複雜。

「我就將這把劍交付給你了…相信這是伊祐陛下的安排。」波休斯欣慰地點點頭,「這十三年來,很多人都拜託我給予一把劍,為了找尋承襲者,我都故意待在工匠街,等待魔妖來找碴,只可惜,先前那些人不是敗在魔妖手上,要不就是還沒開打就落荒而逃,害得我時常被請進監牢,幾乎將牢房給住透,最後是家人用一樣武器將我贖回去。」

「用武器贖人?」風疑惑地問。這還是他頭一回聽過。

「沒錯!帑特喜愛收集武器,他不殺我,也不對我動刑,無論用任何武器,就能將我交保出去。」

夏蕾雅低著頭,感到百思不解,據她所知,帑特根本沒那種嗜好,再說,從以前他只使用魔妖君王賜予的劍,從未拿過其他武器。

手持的劍失去劍鞘,而他恰巧只剩下劍鞘…風拿起腰際間的劍鞘,以僥倖的心態將兩樣合起,就在劍與鞘完全吻合的瞬間,風感到又驚又喜,彷彿失去的劍又再度重生。

風將劍舉到波休斯面前,氣勢十足地宣示,「我就不客氣將這把劍收下。」

「哈哈哈!真不虧是我看上的人。」波休斯爽朗地大笑。

※※※※

趁著夕陽餘光,他們一同下山到工匠街,此時,天空早已昏暗,幾盞殘破的路燈,不斷閃爍亮著,勉強照耀著道路。

「波休斯,我可以請教你一個問題嗎?」風想了許久,仍舊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你問吧!」波休斯笑了笑,似乎對此不感到意外,甚至是料想得到。

「既然這把劍原先在伊祐陛下的身上,為何最後會流落到你手上?」

「這把劍是我兒子交給我的,如果你想知道,就來我家吧!」

走了好幾條街,他們來到北區,此處氣氛活絡、開朗,是由人族聚集,鮮少有魔妖出沒。連棟式的房屋兩側排開,整齊劃一;街道用磚塊鋪路,每隔一段距離會拼湊花紋圖案,並栽種觀賞用的花草樹木,景象與戰前沒太大的改變。

波休斯站在其一的屋前,大聲吶喊,「我回來了--」

幾乎是在喊完的同時,門大力地被開起,一道爽直的聲音從門內傳出,「爸爸,你可終於回來了!我跟黎娜還以為你又被魔妖帶走,緊張得不得了。」

「抱歉!讓你們擔心了。」波休斯嘴角勾起幸福的笑意。

就在門完全被打開的瞬間,風與那個人的眼神對上,頓時愣住,只能說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薩凡.魯依達…」

那人一聽到,趕緊將門外的人請進去,然後觀察確認周圍沒別人之後,才緊張地關上門。

「我的確是薩凡.魯依達,不過現在的我叫做薩凡.迪亞。」看到風臉上的疑惑,才又趕緊補充,「曾參與晨天之役的我,為了躲避魔妖的追緝,將姓氏改成吾妻的姓。」

「原來是這樣。還有…」風還沒講完,就被一道聲音阻擾。

「親愛的,晚飯已經煮好了,快點跟爸爸過來吃。」

「好!不過妳得多準備兩副餐具,有客人來。」薩凡高聲喊著。

「我先進去幫忙。」波休斯不多問,只是笑笑地逕自走入。

薩凡轉過頭,一臉歉意地說,「不好意思,等我們吃完飯後,再到隱密的地方詳談,好嗎?」

風點點頭,表示同意。

在飽足一頓後,夏蕾雅幫忙黎娜收拾環境;波休斯閱讀製作兵器的書;風跟薩凡到隱密的房間討論。

關上房門,薩凡轉身率先開口,「說吧!你找我有什麼事?」

「這個。」風從懷中掏出項鍊。手持鍊子,象徵御將官身分的吊墜隨之擺動搖曳。

薩凡不感到訝然,似乎早已明白這天終究會到來。他緩緩地伸出手,感覺手指正在顫抖,甚至發軟無法順利拿起項鍊,此時,他才明白恐懼深植在心底。

「這一天…終究還是來了,我還以為能陪伴黎娜多一點的時間…」薩凡那微微發白的嘴唇,道盡無奈與害怕。

「你退出,相信其他人不會責備你的。」

薩凡激動地搖頭,並堅毅地拿起項鍊,「不、不行!我不能因為自己的私利,而辜負我的同伴、死去的父親、所有人民,以及伊祐陛下。」

風望著眼前的薩凡,早已不是那好玩、惹事生非的少年,而是身負重任的人物,也許那場戰役,一下子失去親愛的人,因而讓他脫胎換骨。

「還有件事情…為什麼這把劍最後會流落到你身上?」風將視線轉向腰上的劍。

見到那顆熟悉的藍寶石,薩凡眼神頓然憂傷,酸楚湧上鼻腔,擤著鼻,回憶起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往,「伊祐陛下被殺的那天,正是五年一度的女神祭,閒雜人等都必須退離芮希克偌島,我因為好奇偷溜到島上,結果發現…伊祐陛下、帕思芙皇后以及凱殿下被慘遭傷害…」

當時,他看到魔妖小女孩坐在渾身是血的凱殿下身旁,怒得失去理智,拔刀打算與她同歸於盡…

就在衝出準備下刀的瞬間,鏗的一聲!短刀被另一短劍所擋下,短劍的柄上還雕刻著魔妖皇族的記號。

「這…」薩凡憤怒地抬頭瞧看,竟然是魔妖族的五大將軍之一的克雷諾.羅特司傑。

正當他自認為死定時,只是淡然地閉上眼,不甘心地緊握著拳。

「克雷諾叔叔,饒了他吧!」

聞言,薩凡睜眼一看,想不到小女孩竟為他求情。

小女孩親密地拉了拉克雷諾的手臂,克雷諾的眼神頓時流露出幸福洋溢的笑容,還點頭表示願意原諒。

「我不殺你,不過…請你厚葬伊祐君王與帕思芙皇后,並將劍帶走。」克雷諾雖然語氣平淡冷漠,但不免還是透出些許的酸楚與悲傷。

「這就是為何我會擁有這把劍的原因…」講到最後,薩凡眼眶泛淚。

「等等!聽你這麼說,克雷諾只讓你安葬伊祐陛下與帕思芙皇后,但沒說到凱殿下…也許凱殿下並未死亡?」

「其實我也有這樣想過,只可惜,當時並沒有機會向前查看,所以凱殿下是生是死就不得而知。」

聽完,風萌生出一股希望,這其表示,凱殿下可能還活著!?

「對了!為什麼你會知道我是薩凡.魯依達,你認識過我?」薩凡困惑地問。

從小他幾乎都在皇宮待命,鮮少有機會到豐黎鎮,即使有,也都只是回家或到工匠街閒逛,在晨天之役更只有面對敵人,根本不會碰到風這種年紀的人。

「我以前是皇宮裡的僕人,多少有看過眾多大臣的容貌。」

「原來是這樣。」

薩凡走向窗口,星光閃爍,更顯得夜幕更加黑暗,寧靜的心泛起陣陣的漣漪,他嘆了口氣,平靜地轉過身,「現在很晚了,你們就待在這裡休息,明早再出發吧!」

「嗯。」

一早,他們起身出發,沿路上,夏蕾雅總默默地尾隨著風,也許是受不了她的行徑,風猛然回頭,嚇得她倒退幾步,躲在牆角偷看。

「我不反對妳跟我一起旅行,但是…在那之前,妳必須回答我幾個問題。」

「好!」

「為什麼帑特對妳如此有禮?魔妖女王究竟要討回什麼?甚至是必須帶妳回去?還有,妳為什麼會有魔星袋?」

「我的母親是魔妖,與皇族有很深的淵源,所以帑特對我如此恭敬,全來自於我母親的庇祐;至於魔星袋是我父親臨死前給我的…」夏蕾雅頓了頓,為難地道出,「至於魔妖女王要討回什麼,以及下令抓我回去,恕我無法直言。」

說完,只見風面無表情地獨自走掉,留下她在原地沮喪、無奈,這也難怪,誰會接受這樣的答案。

突然,風停下腳步,轉頭看著她,曙光照射著他臉龐,好似發光,令夏蕾雅的心臟撲通、撲通地狂跳。

「走吧!」

一句簡單的話,卻讓夏蕾雅高興不已,像孩童般又跑又跳地來到風的身旁。

「妳身上的衣服…」

風瞇著眼,此時才注意到她的打扮。洋裝襯托出她那優美的體態;整體以淡粉紅、純白做搭配,凸顯出吹彈可破的白皙肌膚;頭上的粉紅緞帶,與直順的褐髮帶出自然與協調;胸前戴著的裝飾性胸針,更顯得她清新脫俗、纖細優雅。

看著看著,風不由得看到出神,隨即想到什麼似的,搖了搖頭,趕緊將視線帶回,並為此感到懊惱,只能怪自己的定力還不夠。

夏蕾雅轉了個圈,確認無虞後,想了想,忘記自己是位通緝犯,穿這樣過於顯眼、引人注目。

「我去換套衣服,等我一下!」夏蕾雅尷尬地笑了笑。

「不用了…妳這樣很好看…」最後一句,風幾乎是在口中呢喃,小聲到難以聽見。

夏蕾雅微笑著,然後試著叫著他的名字,藉此增進他們的感情,「謝謝你,風.維爾斯。」

「妳怎會知道我的名字?」如果沒記錯,他根本沒介紹。

「先前在逃跑的時候,我有瞄到你對帑特報出名字。」

風無言…不曉得夏蕾雅是高手還是奇葩?竟然能邊救人,邊偷看他人的臉部動作,在那危機的狀況,還有閒情逸致做這種事…




#幻影晨天#橘柚子#自創小說#原創小說#風#夏蕾雅

最新消息會放在FB粉絲團,歡迎加入"橘柚子的創作天地"點擊按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