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你很在意別人的眼光嗎?

還記得那些在雪梨近郊海灘曬太陽的日子,活了二十多年,人生第一次被羨慕的膚色🙈,外國朋友們一直說我的膚色好美、說我的黑髮很美,這些是我在台灣活了二十多年,從來沒有聽過的話,所以我格外珍惜。曬了一整天後,我的朋友因為還沒比我黑,用羨慕的眼神看著我,還說要每週末來曬…

台灣,應該說整個亞洲,包含日本、韓國、大陸,長年以來的審美價值都是,女生就是要皮膚白才是美,因此女性們要美白、要防曬,因為一白遮三醜。整個社會的風氣都在追尋女生就是要白,要不然就是醜、黑鬼。

人類是群居的生物,因此我們必須融入在社會裡面,必須在群體之中尋找認同感,否則可能會心理不健康。我們往往在群體中尋找認同感,因此社會規範的審美價值,往往讓我們定義了我們自己,是美還是醜。

記得,從小,我就是同學間膚色最深的那一位,同儕間的言論,往往無心的傷害了自己,有許多人問過我關於我的膚色,是怎麼回事了?也有親戚的小孩說過類似的言論。以前的我會很在意,我會裝作沒事,我會笑著說,對啊我就是很容易曬黑,但我其實會很受傷。記得國小曾有個同學,本來想邀我去她家裡玩,但後來她說了一句話,妳太黑了!我媽媽應該不想妳來!我還是故作鎮定沒有說什麼,但我記得我心裡很傻眼,想說… 是在哈囉?😤 小時候很常被談論的膚色,讓我對外表極度沒有自信,但後來越長越大,發現越來越少人在對你說你怎麼那麼黑這句話了,並不是我用了什麼了不起的美白偏方,也不是我整天防曬乳擦好擦滿,我還是一樣黑,只是也許大家不再在意了。

於是我繼續這樣穿著著小麥膚色的外衣,遊走在大街小巷,不防曬就是我的風格,因為不喜歡擦了防曬乳後流汗的黏膩感。

大學後去澳洲,認識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國的朋友,有歐美的朋友、澳洲的朋友們,所有人都異口同聲的說我的膚色很美、說我很美、說我的髮色很美… 我很訝異,我從小到大很少被稱讚外表,因此小時候極度沒自信。

我開始發現原來,就算我皮膚黑,在世界上是有很多人覺得這樣很美的,我發現原來不是只有皮膚白的女生才是美。這些年以來我開始接觸健身,許多國外健身的女生都會把自己皮膚曬的小麥肌發亮般美麗。以前小時候的我也覺得皮膚白好美,羨慕那些天生皮膚白的人,但我接觸健身後,看到很多外國人刻意曬黑,還被很多外國人讚美後,我發現原來美有很多種形式,而不是只有你被說美,你才是美,也許別人都看不到你的美,但你就是很美,只有你自己相信你很美了,你的美麗、你的氣質,才會由內而外,自然散發。

為什麼我想提到我自己的膚色的故事?我不怕別人知道嗎?我還真的不怕,現在對我來說,當別人說我很黑,已經不是一種批評了,我不會再覺得難過,不會再感到受傷而埋怨為何我沒有白皮膚,不會再羨慕那些皮膚白的女孩子。因為現在對我而言,當我聽到別人說,你皮膚好黑,我會覺得是種讚美,是種肯定,就像外國人,可以一個週末躺在沙灘上一整天只為了追求小麥肌,我不再覺得說我黑是種對我外表的傷害,我反倒覺得,謝謝,我也樂在其中。

這一切都要謝謝我曾到澳洲遇過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們,謝謝他們不吝嗇的讚美我,也許沒有去澳洲,我到現在都還是個明明很難變白卻想變白、沒有自信的女生。

人生也是如此,不是只有膚色,所有事情都一樣,當你太在乎別人的眼光,你會發現,你漸漸看不到自己的美好了,你開始因為別人說你是什麼,你就以為你真的是那樣。但很多事情是環環相扣的,如果你今天已經接受了他人對你的話、否定了自己,也許你便開始發自內心的告訴自己是我就是那樣,然後由內而外地體現出來… 但,你真的像其他人說的那麼糟嗎? 其實你一開始不覺得,你是從相信了其他人的負面評價開始的。

你在意別人的眼光嗎?你會把別人說的話都放在心裡嗎?別聽那些讓你否定自己價值的話語,倒要看中那些,肯定自我的言論。

#365天寫作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