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溫柔備忘四九:似顏繪

:「您可以幫我寫字嗎?」

:「幫我寫:不要忘記做一個溫柔的人」

:「好喔~沒問題」

過程中她跟我說,以前的她也想要當一個溫柔的人,但後來她覺得溫柔太難了,所以她決定還是當一個善良的人,隨後也就沒有再多聊彼此對於溫柔跟善良的論點

.

那是在信義區的一個似顏繪小小地攤,正要走回捷運站搭車的途中剛好看到,目光就被吸引住了,反正時間還算充裕,就留下來了,一張100塊的價錢還算可以接受,畢竟我也沒有很懂這方面的行情,但我一直很喜歡相關的藝文產業,包括發展,所以就在一旁的石椅上坐了下來

等待前一個人還在畫的過程中,我拿出我的nikon FE2,拍了幾張有關於這攤位的照片,算是一個生活的紀錄,等到之後有洗出來,再跟大家分享,偶爾拍拍來來往往的人潮,在忙碌的信義區,我的心是相當慢的

我請她幫我畫了兩張照片,第一張是關於我自己,而第二張,是關於我某些文章裡面一直提到的她,不管現在的她到底離我多遠,當下卻還是想到了她,沒來由的,只是比較奇怪的是,情緒不再是那麼煎熬,反而是一種樂觀的心態,面對過去,還有面對她,像或不像,在妳心裡,會有一個早已刻畫好的模樣,再多的文字,或者是再多的照片,也沒有辦法清楚描摹,我相信任何人的青春都是,那些年歲的線條,是獨一無二的,我們藝術工作者所做的,只是做一個當下的紀錄,那關於情緒的最真實

畫完的當下,心裡還是蠻感動的,一部分也許是因為自己更可以好好去面對過去,另一部份,是又留下了一點溫柔,在那關於我放不太下的一個執念,以前,或許我在台北逛街,會一直專注於回她的手機訊息,不會注意到底會不會有類似的攤位,而現在,我留了更多的自己,在這異鄉的冷冽,開始會注意到也許這早就存在我身邊很久的東西,其實那張有關於她的圖,是會想要給她的,但在我們之間,早已錯別在這茫茫人海,不確定還會不會有見面的一天

.

「如果有機會」

當然,這是一個早已在心裡無限次設想過的問題,當然會想把那張似顏繪給她,但目前的我,其實沒有勇氣,關於那個勇氣,太難具體形容,是怕那已慢慢習慣的生活又突然變了調,硬生生的被剝奪,是無比難受的,我相信有人能夠了解我心裡的想法

.

簡單來分,失憶有兩種

一種是生病的那種失憶

而另一種,或許是被時間沖淡的那種失憶

不管是哪一種,我都好怕忘記,就目前的我來說,儘管思念是種痛,但與其好好痛過那些年歲,我真的不想忘記那些哪些曾經有妳的過往,不想變成一個只敢往前看,不敢面對過去的人,但總有太多不可抗的因素了,所以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忘記了一些事情,先跟大家說對不起,不管是妳,還是你/妳們,我其實都會希望好好把生活的一些事情紀錄下來,照片也好、文字也罷,那些過去的,我知道我沒辦法全部一一留下,但如果總有一個人,會這樣做的話,那它就還存在,存在這個我期盼是溫柔的聚合體的世界上

永恆

且不朽。

謝謝妳

依然還是要祝好夢

明天上課要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