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結”(上)

聖誕”結”(上)

1988年12月24日......

沙...沙...沙...留聲機緩緩地又再度運轉著,熟悉的旋律傾瀉流出,男孩手中的那張手工書卡早已泛黃,早已無往日精緻的感覺。

桌上的那本日記被風隨意的翻閱著,一直到那一日"1988年12月24日"時間就這麼樣的靜止住,慢慢地倒流回朔.......。

男孩不自覺地搓揉著雙手,今晚的天氣真是該死的冷,男孩心中如是想著不知覺將大衣拉得更緊了一些。

台北的街上充斥著一片熱鬧歡愉的氣氛,路過教堂時總是聽到裡面傳來陣陣吟唱詩歌的聲音,但是男孩今天並不想去觸碰並接觸這股歡愉的氣氛,他只是更形加快腳步走著,只想加速逃離此刻歡樂的場所,趕緊趕到女孩身邊。

『喀達..喀達..喀達..』一連串緊湊的腳步聲跟在男孩的身後,男孩只是悶著頭繼續趕著路不想搭理,後頭的腳步聲更形加快了甚至小跑步了起來,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追上了男孩,男孩低著頭繼續趕著路一點都不想理那人。

「喂...你給我站住,你就真的要再去找那個女孩,她早已不記得你,你何苦非要執意去找她,對她而言你僅僅是個"陌生人",你就不要過去了省得她父母不給你好臉色看待,你是有沒有再聽呀?」中年婦女氣急敗壞但又苦口婆心的勸阻著。

男孩倏地停下腳步,差點就與中年婦女相撞,只見男孩轉過身面對著中年婦女,心平氣和地緩緩開口說道:「媽,假使今天躺在那裡的是老爸,換作是妳...妳會過去吧?她是我今生最愛的人,現在她有難了,雖然她的父母始終覺得這場意外是我造成的,他們也狠狠地阻隔著我與她之間的會面,但是媽...我這裡可不好受呀。」男孩指著自己的心。
中年婦女啞口無言地望著兒子,她心疼著這個傻兒子,她何嘗不知道兒子的內心感受,自從女孩出事到現在也已經過了三個年頭了,兒子始終每天去女孩家報到,每天甘願重覆面對被她家人拒絕在外的場景。

但是每回回來總是笑著對婦女說:「媽,我今天又更近一步聽到她的呼吸,她的求生意志還是像小草一樣強韌,我想再過不久她又會再開心地對我笑了。」想到這婦女眼眶不自覺泛紅了。

伸手觸不到心愛的人,那種痛她是明白的,只是她沒想到如今兒子也要跟她遭遇到同樣的命運,光想到這點她內心的不捨就更形揪著痛,無言再去阻止兒子的去路,只有默然點頭讓他再去觸碰那一鼻子灰。

待他回來後再聽著他始終重覆的那一段話「媽,我今天又更近一步聽到她的呼吸,她的求生意志還是像小草一樣強韌,我想再過不久她又會再開心地對我笑了。」

------------- 待 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