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大餓——寫給不愛自己的人的療癒情書【#土撥鼠聊電影】


第56屆金馬獎歷經上一屆的國族認同風波,迎來了近年不曾見過的風景——沒有任何一部中國影片參加與獲獎,取而代之的是台灣和星馬等地的電影重回金馬門檻,共同競爭華語電影的最高殊榮。

在前所未見的激烈競爭中,《大餓》雖然不如《返校》有無與倫比的號召力和話題性,也不像《陽光普照》或是《夕霧花園》一般囊獲各項大獎,成為金馬獎大贏家,但這部小製作電影卻獲得多項影展的稱讚與好評,也進而引起我的注意。

世界充滿惡意,而我卻無法處理

最一開始,《大餓》的故事簡介是這樣的:女主角姜應娟(蔡嘉茵 飾演)是個體重高達105公斤的胖子,但她幽默,風趣,手藝更是一等一的好,在工作的安親班裡也深受孩子們的歡迎,唯一的缺點就是不像她的媽媽(柯淑勤 飾演)一樣,是個精緻美麗的女性。

這樣的她,因為一場意外開始熟識陽光外向的快遞員吳浩仁(張耀仁 飾演),兩人際遇類似,個性一拍即合,開始在意阿仁的阿娟努力上減重班,希望能變得更漂亮來吸引阿仁的注意。


乍一看,這部電影的主軸是講述胖女人如何脫胎換骨,追求真愛,但實際上進了電影院,才發現整部電影是想以鏡頭紀錄社會對於肥胖的歧視,以及胖子們的自卑感。好比電影開始沒多久,阿娟就因為過胖的身形先被不認識的屁孩羞辱了一番,後來被信任的鄰居差點性侵成功,卻還被懷疑是信口開河,無端造謠。

有些人似乎就是這樣懷著惡意活在世界上,你長得太美被性侵說是你活該,你長得太醜被性侵則說你自己幻想,加害者們似乎都沒有錯,而那些受傷的人則是咎由自取。阿娟就算有再多的苦衷都無法訴說,因為在這個扭曲審美的世界,她註定被淘汰,而為了活得舒服一點,她也得說服自己:

「我醜是因為我不努力,我並不無辜。」

我喜歡,那個你們不喜歡的我


故事的另一條主線,是安親班的孩子,小宇(張恩瑋 飾演)。


平時乖巧內向的他,就讀於阿娟工作的安親班。在一次意外中,被阿娟發現了他異於常人的性向。因為父母的反對,小小年紀的他早早清楚「想成為女生」是絕對不能做,也做不到的事情的事情,但小宇天生對於性向、渴望的追求,還是驅使了他偷偷穿上公主裙,成為一個他心目中最好的自己。

和小宇同樣對自我困惑、自卑的阿娟,從來不覺得他噁心,也不曾阻止他去探求自己真正想要的,相反的,她鼓勵小宇穿上每一條喜歡的裙子,並與她並肩去面對整個世界。

說實話,除了驚艷於導演將性別困惑的議題放進劇情中,我也很意外飾演小宇的童星張恩瑋表現如此亮眼,在我的印象中,這樣年紀的孩子對性別與性向是十分極端與敏感的,他們會藉由顏色和玩具來區別一個人是「男子漢」或「娘娘腔」,更會用這些東西來證明自已的性別傾向,因此讓這個年紀的童星演出這樣的角色,想必會比一般的演員來得更加困難,但他穿上女裝,不但沒有讓觀眾感受到他的抗拒,反而還活靈活現地演出小宇的快樂和掙扎。

小宇媽媽說,小宇這樣「是種病」、「已經矯正了很多次」,又說她「以後長大會被別人歧視」,這段劇情其實很老梗,但卻也經典得令人窒息,儘管台灣現在已經開放同性婚姻,但傳統性別觀念還是根深柢固在多數人的想法當中,文化上重視子嗣的華人家長更得以見之,所以我也同樣佩服張恩瑋的監護人,願意放下成見讓孩子出演這樣的角色。

電影的結局雖然不夠完美,但我想小宇仍是幸運的。儘管被強迫換上不喜歡的衣服和髮型,但她遇見了阿娟,還拿回了她的假髮和表演服。阿娟送給她的盒子裡,裝的不只是那天表演的道具,更是所有人都討厭,但她非常喜歡的,真正的自己。

讓世界不再只有一種樣子


會這麼喜歡《大餓》,除講述肥胖自卑,更在於它跳脫出一般自卑主題電影的形式,不去改變角色,不去讚揚「完美」,它想要講的一直都是「接受自我」。

反轉肥胖歧視與自卑並不是罕見的影視題材,相反的,無論是亞洲或歐美,吶喊著要世人接受真實的自己,愛自己就能夠被愛的影視題材屢見不鮮,但這些由編劇打造的童話故事,往往在劇本上仍落入「醜女配帥哥才能成為美好結局」的窠臼。

我們都明白,劇情為了扭轉歧視,證明內在美更重要,勢必得出現反差,而我們也理解甚至感謝,作品替觀眾製造了一個美好夢境,但為了凸顯女主角的平凡與逆轉人生的情節,劇本設計出一個從外表到內在都符合世俗審美的帥氣男主角,反而讓這些故事最原本的用意失去了初衷。

明明一開始希望的是這個世界能少一點對外表的偏見,多一點真實和內在,但最後平凡的成功標準線仍舊畫在好看的人身上。

但《大餓》與其他故事不同,劇本大膽地將男主角吳浩仁設定成一個曾經胖過的帥哥,因為被同事言語霸凌而極端減肥,他表面上陽光帥氣,甚至對阿娟毫無嫌惡之心,事實上卻極為在意他人的眼光與看法。這個理應是本片最不重要的男主角,卻在催吐減肥的那一幕,躍然成為故事的關鍵——他不再代表完美和進步,相反的,他帶給觀眾更多關於「自卑」、「自信」與「自愛」的詰問。


當那些夢幻泡泡破滅了之後,我們才會理解沒有人永遠都是光鮮亮麗的,在那些好形象的背後,他或許堆疊了比你我都還多的自我否定與偏見。

寫給不愛自己的人的療癒情書


本片的劇情高潮落在一無所有、人生墜落谷底的阿娟,發了瘋似的闖進減肥中心,在地上與她幻想中的代言人扭打成一團。由名模賴琳恩飾演的完美代言人,擁有讓所有人都羨慕不已的精實身材,態度卻高傲得不得了,在教室裡不斷地嘲諷、輕視阿娟,而阿娟最終展開了絕地大反攻,在一番衝突後最終獲得勝利,也成功得到心靈上的解脫。

這部分的場景和畫面設計其實很有趣,這個狹小的教室在幻想代言人出現的瞬間,便成了阿娟的內心世界模型,突然出現的高傲美女正代表阿娟希望成為的樣子,但也是她對自己的歧視和不滿,而教室裡充斥著減肥道具和隨處可見的鏡子,則讓她無所遁形,只能正面迎擊。

「我去你媽的更美好的自己!」,應該被很多人認為是本片最爽快的一幕,而且也正因為這句話,這片從胖子的生命紀錄,一躍成為一場與自己和解的生命旅程,更是一封寫給那些不愛自己的人的療癒情書。


一個人會討厭自己可以有很多原因,認為自己長得不夠好看、瘦得不夠漂亮,或是覺得自己沒有能力、沒有資格去做一些事情。要讓人去舉自己的缺點實在是易如反掌,簡單到令人懷疑這是否為人類的本能?當然我也不例外,我曾覺得這些缺點就是我自卑的理由,只有努力改變、不再成為這樣的人,我才能從這樣的自憐自艾中解脫。

但努力改變之後,我心裡的壓力不增反減。我開始過度關注自己的狀態,變得患得患失,想著要是失去了現在的自己,是否又得回到當初那個誰都不愛的自己?接著狀態越來越差,最後,我的改變成為徒勞。

這陣子因為想讓生活出現變化,我終於向公司提了離職,工作壓力隨之變小,也為了寫《大餓》的評論,我開始花更多時間去審視自己過去的想法,才發現我得先誠實地「接受」所有時刻和狀態的自己,持續愛著自己的好,放下不滿意和負面的情緒,之後無論改變與否,才會都還是那個你喜歡的自己。

說實話,我還沒完全接受這個「不夠完美」的我。每每照著鏡子,我還是能看出一大堆我不滿意的地方,但我也開始讓自己「只是去看」,學習用輕鬆的步調去讓自己變得更像心目中的樣子,累了就休息,倦了就停下,想努力的時候再多加把勁。

雖然改變很緩慢,雖然還是會煩躁,但我漸漸能跟這樣的自己共處。我知道還需要一點時間,但我不再像之前一樣擔心。


首先請先學會擁抱自己吧。 送給每個想對理想和美好比中指的人,你們並不孤單。